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五十八章 鸡蛋羹 上

  温陵冬天的雨不威猛,不暴烈,更不会闪电交加。大雨拍打着窗户,到了夜晚雨滴的声音滴滴答答,好像淙淙的流水。下了雨温度便会大降,尤其是半夜冰寒刺骨。
  夜深人静,沈府书房里边,唐逸正在看一些税簿。作为地方县令,平常工作大抵可归为钱粮赋税、司法刑狱、文教宣化、交际应酬四类。但是他不善饮酒,所以酒桌应酬之类,其他同僚就将他撇除在外的,却无人胆敢孤立他。
  如今知晓内情,都知道唐县令是知府大人身边的红人,温陵县衙里边更住着一位御史大人!
  除了交际应酬,最为重要的就是钱粮赋税。王政之基,在于农桑。如果收不来税,其他一切政治制度都是虚幻的,任何上层建筑都得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
  钱粮赋役,可以说是地方官员的头等工作。
  这是老百姓要交的、最基本的“皇粮国税”,有赋和役。赋也叫作田赋,类似于一种土地税;役也叫作丁役,就是免费给国家服徭役,无偿地提供劳动力,打更、修运河等,老百姓要轮流做。
  田赋和丁役是古代老百姓必须交的,也是官府最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
  因此,大乾考核一个官员最主要的标准,就是能不能足额、按时地上缴皇粮国税。所以,大乾每一个地方官上任,要找的第一个师爷都是钱粮师爷,帮他处理钱粮税收问题。
  但是,这些事情杂而乱,唐逸直接当起甩手掌柜丢给贾似言去安排,过后再简单扫视一番,确认无误也就行了。
  作为县衙先生的贾似言虽然心有不愿,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至于闲暇时候,唐逸喜欢泡壶香茗,洗漱完毕,坐在方屏之前撰写话本小说,因为这个地方宁静。
  屋外冬雨的脚步声竟穿窗入帘,在耳边荡起悠悠的旋律来了。唐逸倒是有点喜欢冬雨,不疾不徐,犹如仙女一般的飘逸,润台湿瓦,集滴成渠,涓涓如丝。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正当唐逸正撰写到:
  【本是欣赏普救寺美景的张生,无意中见到了容貌俊俏的崔莺莺,赞叹道:“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为能多见上几面,便与寺中方丈借宿,他便住进西厢房。】这一段情节之时
  服侍沈清柔的的小丫鬟果儿忽然从前线送来紧急战报,原来连续几日下了冬雨,使得气温大降,沈清不小心柔染上风寒,高烧不退。
  果儿已是将自家小姐发烧之事告诉沈荣富,只是沈荣富有商事暂时无法离开。作为沈清柔的未婚夫,如今媳妇生病,唐逸自然是要去看看。
  唐逸急忙跟随丫鬟来到沈清柔的房外,丫鬟让姑爷稍等一下,说是大夫正在里边看病。
  稍顷,
  丫鬟打开房门,让姑爷进来。
  唐逸走进房间,一股香气扑面而来,目光环往四周,房间桌椅上都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靠近木窗旁边,那花梨木的桌子上正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几只毛笔,宣纸上是几株含苞待放的梅花,细腻的笔法,似乎在宣示着闺阁的女主人也是多愁善感。
  木窗上挂着的是紫色薄纱,随窗外徐徐吹过的风儿而飘动。
  丫鬟轻声说道:“姑爷稍等,大夫正在里边给小姐看病。”
  唐逸点了点头。
  大夫给沈清柔号脉诊治,开了副清热解毒的药方,果儿叫了名小厮跟着大夫到药房抓药,她神情担忧、待在沈清柔身边半步不敢远离。
  这个时代大夫对于风寒高烧,大多采用顺势疗法,热者清之、寒者散之,有邪祛邪、表虚补气,最终使身体内在的达到稳定平衡。
  简单通俗点的理解,就是利用自身的免疫力来治愈感冒。
  临近中午,暴雨依旧
  果儿走到唐逸身边,犹豫了下,说道:“姑爷,果儿得先去准备午饭,能麻烦姑爷先在这里陪陪小姐吗?
  果儿怕等会小姐如果醒来,会没人照顾。”
  唐逸眉头轻皱,笑着问道:“当然可以,只是这午饭不应该是交由厨房来做,怎突然变成是你来准备了。”
  果儿看了一眼小姐,轻声说道:“小姐有个习惯,以前每次风寒之时,夫人都会煮一碗鸡蛋羹给小姐吃。如今夫人不在,所以这事都由果儿来准备。”
  唐逸眉头微皱,自然不会说出什么感冒吃鸡蛋不好的言语。
  他点了点头,笑道:“你放心的去准备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们家小姐的。”
  果儿高兴地点了点头,拿着油纸伞向着厨房跑去。
  待得小丫鬟离开,唐逸来到床铺旁边,目光又看了看四周,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媳妇的房间。
  女红衣物、幔帐屏风、梳妆琉璃,摆设整齐,若说房间里边唯一比较吸引人的,便是床边那张堆满书籍宣纸的书桌,其中还有几本经商书籍。
  毕竟是沈家大小姐,想来平常时候沈清柔也会看些经商知识。
  绕过旁边的火炉,唐逸轻轻地将床帘掀开,病倒在床上的沈清柔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挨着两鬓,细致松散的头发,披于紧致的锁骨之上,给人病厌厌的无力之感。
  沈清柔身上穿着白色纱衣,里边则是一件素淡白色的薄薄内衬,想来这便是女子内宅香闺,或者只与丈夫相处才有可能的穿着打扮。
  沈清柔柳眉微蹙睫毛颤颤,似乎是在做着噩梦。
  唐逸将沈清柔放在胸前的手,轻轻地捻起再放进薄被里头,又将薄被往上提了提,盖住上边的大片春光。
  如今已是十一月份,冬雨瓢泼,气温大降,沈清柔身上流着冷汗,高烧没有退却,现在外边又刮风下雨,温度降低若是不注重保温,发烧很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
  唐逸想了想,轻声说道:“流了这么多汗,若是再着凉了就不好……还是帮她擦擦身子吧?”
  ……
  ……
  ps:今天周末,不用上班,我就提前更新了,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