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一百零八章 暗流涌动 下

  年轻公子买了个关子,将两个姑娘引导书房。
  这间书房,两个姑娘还是第一次进来。书架上的书可谓是品类繁多,色彩丰富。
  陈放书籍,应按书的内容和书本大小、颜色种类分门别类地排列于书柜之上,竖放的要接近隔板,横放的都尽量留出空间,使书籍陈列得简洁明快,疏密有致,富于装饰效果。
  很明显年轻公子是位典型的完美主义者。
  年轻公子看向习姑娘,笑道:“我一直认为,书房是陈放书籍的房间,或为读书人读书之房,是吸取圣人贤训的高雅场所。但不管何种意思,其中都蕴含着雅静之意。
  所以为了能够让自己的书房变得舒服,我便为这间书房确立了一个基调:雅与静。”
  习姑娘脸色柔和,这间书房的装饰装潢的确是围绕这个基调进行设计。
  雅,就要求书房装饰装潢设计突出书卷气,格调高雅,富于韵味性。
  静,就要求书房装饰装潢设计突出静谧感,气氛幽静,富于私密性。
  习姑娘知道公子做事向来严谨,因为书房是年轻公子读书、思考、写作的地方,如果饰物多而杂感觉就会破坏书房的宁静气氛,这会分散掉他自己的注意力,影响他的思考。
  所以年轻公子便让这间书房中的最基本“装饰品”是书柜和书籍本身。
  书桌前边,年轻公子左手习惯性的磨砂着,身子微靠在书椅上,略带着一丝疲乏与慵懒之色。
  他稍微挪动了下身上,使得坐着的姿势显得更加舒服些,年轻公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似乎因为是在书房里边,没有往日的庄严,外表看起来有些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又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剑眉之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他那纤长的手指拿着一张薄薄的信筏,上边正一点一滴记录着有关沈家赘婿唐逸的消息。
  习姑娘比较靠近,所以看到公子手上的信筏,倒是忍不住好奇,将美眸看向里边的内容。里边记录着唐逸参加寿宴诗会之事,又写满了零零散散的碎事。
  唐逸:男。
  年纪:十八。
  功名:举人。
  特长:话本写作。诗词书画。
  背景身世:孤儿。
  武功:毫无功法。
  后面陆陆续续记载了唐逸参加科举时考试写的文章,前往科考路上的人和事,曾收养唐逸的养父母都被深挖出来,事无巨细每一页都被人写密密麻麻的介绍和标注。
  年轻公子看向习羽翎,问道:“你曾见过唐逸,你觉得这个人如何?”
  习姑娘正在发呆,稍稍犹豫,说道:“他跟公子有些相像。”
  年轻公子微微停顿,看向习羽翎,笑道:“哪里相像。”
  “性格。”
  习羽翎直接说道:“看看起来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给人的感觉是个极其正义,但事实上是一个嫉妒自负,骄傲桀骜之人。”
  年轻公子点了点头,他的确是一个骄傲之人。
  墨灵儿对那个毫无兴趣,反倒是好奇公子刚才说的事情,问道:“敢问年轻公子,什么是男人之间事情?”
  “男人之间的事情,往往是跟女人的有关。”
  “跟女人有什么关系?”
  年轻公子笑了笑,他这两位女手下,一人钟情于茶道,一人钟情于素琴,对于所谓的男女情事,谈情说爱却从未有过半分兴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生得如此标致的女子,却对爱情毫无兴趣,对于男人们来说,的确是一大损失。
  年轻公子潇洒一笑,说道:“所谓男人情事自然是指……鸳帐深处,同心双绾,欢宴。当此际,红烛影中,檀麝飘香篆。掷果风流,谪仙才调,佳婿想应堪羡。少年俊雅狂荡,蓦有人言拘管。便携手,向花前月下,重门深院……这男人的事,只有男人之间才会懂,你们两个女儿是不会懂的。”
  墨灵儿撇了撇嘴,说道:“有啥不懂,公子所谓男人之间的事,说白了不就是寻个女人开心开心,乐呵乐呵!”
  “庸俗!俗不可耐,实在是太俗气了!”
  年轻公子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说你们家年轻公子我,如此才华横溢,英俊潇洒,才富五车,为何身边带着你们这两个女人,一个喜欢漂亮的女孩,一个喜欢弹奏素琴,竟然都没有好好的谈过一场情事。”
  习姑娘妖媚的脸庞一副若有所思,墨灵儿则是意兴阑珊:说道:“跟男人谈情说爱,臭烘烘的有什么好的!还是跟女孩子来得好,多香啊!
  再说,这男的跟女的谈情说爱能没有什么好处。”
  年轻公子脸色严肃,说道:“这男人跟女人的谈情说爱的好处可多了,不对,确切的说,在谈情说爱的过程中,女人的好处可多了。
  人常说十个男人九个好色,这句话应该是对的,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就是女人的好处,也是每个男人的需求。
  你看外边那些男的,哪个许久见不到自己老婆的男人,在街上看到女人肯定要看上几眼,来满足一下他的需要,可能他们还时不时的会从喉咙里发出“嗯”或把口水咽下去。
  遇到很妖娆媚骨女性,有的男人可能很快就会产生反应,同时心跳加快,如果有可能的话,男人有时候还会主动或故意的上搭话……能说不能说的,敢说不敢说的,想说不想说的,这女人轻轻一个妩媚眼神就能够将他们心里的话全勾出来,你说这女人的好处是不是非常多?
  所以,女人的好处就是能让男人产生好色,能让男人沉醉于温柔乡……也能让男人放弃挣扎,沉沦美色,醉生梦死,直至死亡!”
  似乎早已习惯年轻公子此等惊世骇俗的言论,墨灵儿自个倒了杯茶水喝了起来,脸色平淡,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习姑娘轻抚素白琴弦,似乎是在思考年轻公子说的每一句话,这是她养成的习惯,若不是对年轻公子性格的了解,平常人听到这一番言语,定会将年轻公子认为是个语气轻抚,性格放荡,只懂得女人的纨绔公子。
  但他不是!
  公子乃是一个雄才年轻略枭雄盖世俾睨天下的人物!
  这些年来墨灵儿和习姑娘一直跟随公子左右,无论是搅浑朝廷这一摊死水,还是制衡整个朝廷的平衡,亦或者是利用手中权力将各个门派皆掌控在手中,更是将朝中的各个门派悉数掌握其中,便是在众人猜忌到公子的心思时……圣上却传来龙体欠恙,整个大乾无人治理,四处都能纷乱之声,北部凶敌不断亚境,朝中上下竟是无人敢上前领兵,原以为定是国难当头了。
  但素来行事低调,不过问军事的公子,竟是毅然决然的领兵出征,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凭借高超谋略直接平定了北方的凶敌,使得大乾如今可以这般安定生平。
  但安定生平只是短暂的,大乾平静如水的湖面底下依旧是暗流涌动。
  墨灵儿绝不相信年轻公子是为了所谓女人的事,像年轻公子如此大才之人,身边有怎会缺少女人?
  但谁也不知道年轻公子想要做什么,即便他们能够猜测得到,但最后却总是跟他们心里所猜想的大相径庭。
  年轻公子将烧开的热水浇到茶具上,冒气了阵阵白色氤氲的雾气。
  他用茶夹将茶渣自茶壶夹出,用温水洗净,侧置茶杯于茶船中旋转,以热水温烫后,又取出置于茶盘中。
  将茶叶拨入壶中,青顶的茶形宛如一位身着精致旗袍的女人,芽叶紧裹,秀颀饱满,视觉清爽,堪称清丽,水浸入其中,纤毫四游,却亮却透,一如女子的黛眉水眼。
  待得茶水入甘,年轻公子给两人各自倒了杯茶水,墨灵儿眸子微亮,看着眼前的茶水就像是看着美人似的,竟是有些爱不释手。这世上她喝茶无数,但从来只喝自己的泡的茶,别人泡的她觉得难喝极了,但唯独年轻公子泡的茶水,总令她难以忘怀。
  年轻公子看着墨灵儿,问道:“墨灵儿,你所谓品茗的高手是什么样子?”
  墨灵儿想了想,认真说道:“奴家当年开始入门时,觉得喝茶舒服、有品味、爱屋及乌喜欢茶具;
  成高手时,便感受香、醇、韵、滑等等,看出品种、产地、制程等;后来,从茶汤看见春天、看见人生,进而看见宇宙甚至无极;
  最终,茶汤,还是茶汤,是真水无香,是无味之味。”
  年轻公子笑了笑,说道:“跟你不同的是,我从品茗得出的是人的性格。”
  墨灵儿脸色好奇,年轻公子徐徐说道:“人如茶,当如沸水一般的困难来袭时,有的人会抗争不息而浮水面,有的人会躲避屈服而沉杯底。茶如人,初沏的茶色绿味香,一如青春的活力;久喝的茶色淡味寡,一如暮年的衰老。”
  墨灵儿心中顿时千般思绪,一直在琢磨着年轻公子这番话语,最后心直口快的她,直接问道:“公子,你就别卖关子了!你让我来温陵的目的到底是为何?
  你这欲说不说这不是让奴家觉得难受极了!
  公子你实在是太坏了!”
  年轻公子笑了笑,说道:“灵儿,这次把你从天都叫来,是想让你去接近一个人。”
  墨灵儿眨了眨眼睛,说道:“哪个人?不会是哪个漂亮姑娘吧?好好好!”
  年轻公子摇了摇头,说道:“等唐逸去往江南之后,我希望你能趁机接近唐逸,最好是能够让他喜欢上你,发挥属于你女人最大的资本慢慢的接近他。”
  墨灵儿没有拒绝,耷拉着脑袋,说道:“所以这个唐逸到底是谁,为何从刚才公子还有习戏子一直都在说这个人?
  公子让我接近我自然是答应,想要让唐逸喜欢上我自然是简单。但公子难道忘记,我只对女人感兴趣,对于男人却是恨之入骨。
  只怕我到时候接近,一不小心可是会将那唐逸杀了的。”
  年轻公子敲了敲书桌,微微思量,沉吟说道:“你这般说来倒是有些道理,不过男人的心思你比较擅长,羽翎她已经接近过唐逸一次,若是再接近的话,只怕会引起他的提防。”
  “他不会提防我。”习羽翎美眸看向年轻公子,说道。
  年轻公子敲击书桌的手指一顿,好奇说道:“习姑娘,此话何解?”
  习羽翎解释道:“当初在西熙园的时候,我未曾说过我的身份,他只知道我是为了王阳明而接近他。不过,当时他曾跟我立下过一个约定。”
  年轻公子问道:“什么约定?”
  “唐逸他似乎对武功非常感兴趣,当时在西熙园的时候,他曾冒着生命危险跟我定了个约定,如果我叫他功夫的话,他将会对我绑架之事守口如瓶。”
  年轻公子脸色微滞,而后忍不住笑出声,说道:“有趣!有趣!这唐逸当真是有趣至极!竟然为了修炼武功,愿意跟你订下约定。”
  习羽翎说道:“我当时并没有答应他,不过,若是想要接近唐逸的话,倒是可以通过这个约定。”
  “怪哉!怪哉!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不是,我们漂亮的习戏子竟然愿意主动去接近一个男人……渍渍渍,难不成习戏子终于是春心荡漾了?”
  墨灵儿眨了眨眼睛,说道:“这唐逸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习戏子失手,又让公子你如此看重。我终于是有点对他好奇了。”
  年轻公子抿了一口茶水,说道:“既然如此,倒是以这个借口接近唐逸。”
  习羽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便转身向着外边走去。
  墨灵儿急忙说道:“哎!你们还没告诉我,这个唐逸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公子你要接近他啊!”
  年轻公子将茶杯放下,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唐逸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一个人却是知晓。”
  习羽翎离开的脚步不由得放满,墨灵儿好奇问道:“谁知道?”
  年轻公子看着摇曳的烛光,温柔一笑,
  “王先生。”
  ……
  ……
  ps:今天依旧是万字更新,牛逼轰轰,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