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四十八章 姑娘乃是戏子,不可啊!

  尽管唐逸与眼前的姑娘是第一次见面,但习羽翎即便是面对场间三位大人,脸上始终带着如沐春风般的温柔笑容,完全没有出现丝毫的怯场,大方温婉,自然柔和。
  她就像是与厢房里边的三位大人极其熟稔,柔声笑道:“妾身未到温陵,便已是听闻知府大人的盛名,每日为温陵百姓劳苦案牍之事,温陵百姓能有知府大人这般为民请命的大人,实乃温陵百姓的福分。”
  这话落在陈知府的耳中,可谓是喜上眉梢,嘴角笑意实在是合拢不上。他心里高兴极了,今晚将御史大人邀来看戏果真是明智之选。
  习羽翎又看向御史王阳明,福身行礼,先是寻问王阳明是否喜爱戏剧,而后便开始攀谈起有趣的曲目。
  整个过程可谓是点到即止,她既没有刻意恭维,也没有故意疏远。
  交流过程中,几乎是在顷刻间便能够讨得对方好感。
  这一幕幕落在唐逸眼里,倒是有种意外之感。倒不是觉得习羽翎的圆滑通故,而是觉得这女的竟是这般落落大方,想来是常年跑江湖的缘故,见识的人多了,知晓如何对付。
  最后,
  习羽翎再次看向唐逸,抿嘴笑道:“初来温陵,这几日时常听闻唐大人刚正不阿,乃是一位铁面青天。
  今日亲自一见,倒是令妾身有些意外。”
  眼前的女子行事非常优雅,这样女子往往是爱美的。从她的装扮中,唐逸发现习羽翎挺有品味,懂得如何穿着打扮,懂得如何色彩搭配。
  她没有花枝招展,也没有简朴素衣,卸下戏服之后,身着一袭红色纱衣,勾勒出婀娜身姿,显得十分得体。
  这个时代懂得心灵与外形协调的女子不多,所以,唐逸能够清晰感觉到,眼前的姑娘非常骄傲。
  尤其是那一份从容的优雅骄傲,仿佛是一种高贵的气质,这和一个人的财富没有关系,是一种来自骨子中与众不同的美丽、自信、高雅、智慧、浪漫和独立,显的现在不可觉察的交谈之间,给人一种具有情趣和情调之感。
  唐逸目光平静如水,看向习羽翎,问道:“有什么意外?”
  习姑娘莞尔一笑,说道:“温陵有人称颂,说唐大人您,清心治本,直道身谋。秀干成栋,精钢无私。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悲。史册有遗训,毋贻来者羞!
  原以为唐大人是一位性格僵直,铁面无私,如今见识却觉得唐大人温柔极了。”
  唐逸说道:“你我不过第一次见面,又怎能立马就看穿呢。”
  习姑娘媚眼微抬,靠近唐逸一些,说道:“听御史大人说,唐大人您喜欢写话本小说?”
  脂粉香气袭来,唐逸向后退开一步,平静说道:“兴趣而已。”
  习姑娘注意到唐逸的动作,莲步微微靠近,脸上笑意更盛,说道:“唐大人喜欢什么类别的小说?风花雪月?鬼魅魍魉?”
  唐逸退开一些,说道:“只要是好看的都喜欢看。”
  发现唐逸又向后推开,习姑娘目光剔透,忍不住笑道:“御史大人方才已是命令妾身,要跟唐大人您好好交流交流。
  既然唐大人喜欢话本,妾身房间书架里边放满了话本,不知唐大人可否一同前去观摩观摩。”
  很显然这是赤裸裸,红赤赤的邀请。这习姑娘也没有丝毫避讳,直接是当着王阳明跟陈知府的面前问了。
  王阳明立马起哄,说道:“如此甚好,唐兄刚好可以同习姑娘交流交流。”
  陈知府应和道:“唐县令你便先过去看看,我跟御史大人在这里多听一会儿戏。”
  唐逸微微皱眉,这两位明显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他如今已是有婚约之人,且先不说拈花惹草。今日若是跟着习姑娘去她的房间,恐怕过了今夜之后,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定会传遍温陵大街小巷。
  唐逸对待女人素来不懂得应付。
  他直接拒绝道:“多谢习姑娘好意,唐某还得留在此处陪同御史大人跟知府大人,就不便过去了。”
  闽剧班的老板王礼翁微微诧异,如今想要进入习姑娘香闺的温陵才子可以说是从城头排到城尾,若是叫这些人知晓。唐逸竟然直接拒绝习姑娘,不知道会不会将他挖坑活埋。
  王阳明看到唐逸脸色为难,忍不住心中好笑。毕竟,唐逸整日在他面前都是绷着一个脸色不苟言笑,似乎泰山崩于前依旧面不改色。所以,他难得有机会看到唐逸如此慌张难堪,自然不会放弃这样得机会。
  他直接说道:“没事没事,我跟知府大人一同看戏就好。唐兄你就跟习姑娘过去看看书,聊聊话本小说,又不是让你干什么事情!”
  唐逸正准备再次拒绝,陈知府忽然大声咳嗽,看向唐逸时目光充满跪求之意,如今他好不容易寻得跟御史大人独处机会,正好可以说一些私底下才能说的话。
  唐逸无奈,看向习羽翎,点了点头说道:“那唐某就打扰习姑娘一会儿,还望习姑娘多多包涵。”
  习姑娘嫣然一笑,说道:“唐大人不必客气,请随妾身前来。”
  唐逸跟随习姑娘后边,两人身影刚刚出现在走廊,底下有眼尖的立马认出唐逸,紧接着看到他前边的习姑娘。底下观众先是陷入诡异的安静,众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紧接着唐逸能够清楚感觉到,一双双充满冰冷的目光看向自己。
  唐逸有所察觉,目光瞥向底下,只见底下坐着的观众正看着他,目光里边夹杂着各种情绪嫉妒、艳羡、愤恨以及羡慕。这无疑让唐逸立马成为众人的焦点。
  唐逸无奈叹了口气,跟随习姑娘上了阁楼一处房间。
  唐逸目光扫视房间一番,其中有个书架倒是吸引了唐逸的注意,那上边的确是装满了许多琳琅满目的书籍。
  习姑娘来到桌前为唐逸泡了一杯热茶。
  稍顷,
  习姑娘发现唐逸目光始终落在书架上,尤其是一些戏剧话本上。
  “若是大人不想看戏剧话本。”
  她略微沉吟,看着唐逸说道:“而是想看妾身的话,妾身可以先脱衣裳。”
  “嗯?!”
  唐逸脸色微变,急忙说道:“姑娘乃是戏子,不可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