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太岁官婿 > 第九十章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林巧巧气得气得脸色涨红,此时心里边窝了一肚子怒火,她出生在温陵的商贾之家,在家里骄生惯养,父母宠着、长辈爱着,从来就未曾没受过半点儿委屈。
  即便是爹爹都得对自己礼让三分,爷爷见到自己都得敬着爱着,虽然她也知晓自己体型肥胖,但这件事情就像是林府禁忌,上到林府老爷,下到丫鬟小厮,都无人敢提此事,就连相关的铜镜都被收了起来。
  这有一件让林巧巧心里非常的不悦,从小到大她就被迫跟沈家的女儿沈清柔进行对比,毕竟两人都是温陵有名的大家闺秀,只是这沈清柔生得花容月貌,她却是管不住嘴变得越来越胖,经常被人取笑,性格也就变得更加阴狠泼辣。
  到了婚嫁年纪,无论她如何装成乖巧懂事、费尽心机的讨好那些公子,他们都是对自已一幅不冷不热的嘴脸。可要是沈清柔站在半天不说话像冰块似的,那些公子却能乐上半天??!
  有一天,林巧巧听闻沈清柔取了个无能官婿,心里边可谓是乐开了花!
  最后爹爹给她安排了一桩婚姻,据说是嫁给一位温陵高中的解元!
  林巧巧毫不犹豫立马就答应,她自认为自己终于赢过沈清柔一次了!!!
  她的丈夫是温陵范解元!而她沈清柔的丈夫就是个垃圾,无能之人!
  但令林巧巧万万没想到的事,船舫诗会之后,范进竟然没有夺得诗魁,最后夺得诗魁竟然沈清柔的丈夫唐逸!
  这一次无疑是点燃林巧巧心中滔天的妒火!
  所以,方才在许府门口,林巧巧刚下轿,立马就用肥胖身体挡住唐逸跟沈清柔的去路。并在许府门口,冷嘲热讽,故意当着沈清柔的面怒骂唐逸。
  谁知道性子冰冷的沈清柔,不仅作诗骂她,还暗讽她是一只肥猪!她怎么说也是温陵有名的大家闺秀,林府的大小姐,范解元的妻子……这沈清柔竟然敢骂自己是猪?她怎么能忍受这般侮辱???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骂我!!”林巧玲狰狞着嘴脸,反手一巴掌向着沈清柔脸上煽去。
  啪!
  林巧巧的手没能打在沈清柔的脸上,唐逸早已留了心眼,在这个疯女人伸出手的一瞬间,护着小媳妇。
  林巧巧大力挣扎,但唐逸力道太大,抓的她的手火辣辣的生疼。
  “你想做什么?”唐逸寒着脸,冷声问道。
  林巧巧气急,想要挣脱,但唐逸手腕太大,她一个叫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如何有力气。
  “你快给我放手!不过是沈家的一条狗东西!快给老娘放……”林巧巧扯着尖锐的嗓子,大声喊道。
  啪!
  许府门外,再次响起了清脆至极的耳光声。
  沈清柔这一巴掌,打得林巧巧懵在原地,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林巧巧声音颤颤,说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就打你,还用挑日子?”
  沈清柔俾睨目光犹,如实质的冰刃刺向林巧巧,此时的她仿佛是站在雪山之巅的高傲的冰雪女王,冷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
  “我家相公,岂是你能辱骂?”
  林巧巧懵了,围观的书生们愣了,想不到性格冰冷的沈清柔,生气起来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唐逸却是露出欣赏的笑意,记得城主找事,面对兵马她敢拦住城主去路;今日林巧巧这个疯婆子肆意怒骂,小媳妇直接对她耳光伺候……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林巧巧自幼养尊处优,何曾受过如此委屈,再一听沈清柔说的话,一直压抑住的妒火瞬间被点燃成滔天烈焰,嘴脸狰狞,气急败坏的像是发了狂的疯婆子准备扑向沈清柔。
  “住手。”
  远处有个轿子停了下来,从轿子里边下来一位肥胖臃肿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的身后跟着一位公子,正是今年秋闱考试的解元范进。
  林巧巧美眸一亮,大声说道:“爹!”
  林天傲目光幽幽,深深看了一眼唐逸,走到众人面前,行了一礼,说道:“雪天路滑,我令下人走慢些,不仅耽搁了时间,还差点出了大事。
  唐大人,我这个女儿从小就不听话,想不到竟然会对唐大人您不敬!还望唐大人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女的唐突。”
  林天傲看向沈清柔,温和一笑,问道:“沈侄女,你没事吧?都怪林叔叔没有管好巧巧,让你收到惊吓了。我替巧巧给你陪个不是。”
  “范进,带着巧巧先到寿宴里边休息。”
  范进点头如捣蒜,急忙扶着巧巧进去许府。
  没有强词夺理,也没有声张造势,林天傲就像是一个亲切和蔼的长辈,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说道:“许府寿宴已经开始,唐大人,您先请。”
  唐逸客气一笑,说道:“林商贾客气。”
  唐逸目光欣赏,这位林家家主林天傲能够创办醉仙酒楼,更能够在消寒诗会将名声打响,最后更是在船舫诗会成为赞助,有着如此商业头脑,又能够审时度势,懂得收势气息,的确算是一个难得的经商人才。
  唐逸带着沈清柔走了进去,许府寿宴诗会可谓是热闹非凡,众人围坐一圈,当筵歌诗,投壶唱词。
  不时有好句好段被人争相传阅,又有歌姬名伶竟在诗会上来回穿插,若是有才子作出不同凡响的诗词,便会被歌姬名伶们互相争抢,想要用作曲词唱歌。
  怎奈天空开始不作美,到了晚些时候开始大雪滂沱。
  整个许府挂着的红灯笼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文人墨客身上也是一片雪白。
  酒桌之上,许老夫人开始剧烈咳嗽,坐在一旁的许先生脸色紧张,却见老母亲脸上仍是开心的笑容。
  他踌躇犹豫最后,说道:“娘,天色已经不早。现在雪下得这般大,又要开始降温了,我还是扶您回房歇息吧。”
  许老夫人笑了笑,说道:“再等等,再等等。”
  许先生疑惑问道:“娘,您这是在等什么?”
  徐老夫人欣喜笑道:“咱们温陵诗魁还没出现呢!”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急忙跑了进来,激动说道:“老夫人!老夫人!来了来了!唐大才子来了!”
  远处,唐逸跟沈清柔刚刚走进许家庭院,立马有小厮大声唱和,唐逸的名字一出,众人立马哗然。
  ——唰!
  场间的文学才子,神情激动地看向他。
  唐逸无奈一叹,果然跟看耍猴似的……
  ……
  ……
  ps:来啊!互相伤害啊!晚点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