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姐姐和吴师父

  倾盆大雨,怒下了一夜,几乎是将杉村彻底洗刷了一遍。
  李布,杨幺,韩清三人也因为大雨的关系,在白医师的医家中住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雨停天晴,清脆的雀唱,青蛙的阵阵叫声,以及偶尔传来的鸡鸣,则是此刻杉村早上最美妙的音乐。
  当然,这无比清新的音乐,却也唤醒了睡梦中的李布。
  缓缓睁开了眼睛,清晰的视力,通畅的听力,舒爽的内心,便是李布此刻最大的幸福。
  坐起身来,李布看了看身旁的杨幺,随后推了他一下:“起床了,该走了。”
  杨幺皱着眉头,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只见他睡眼朦胧地看了看李布道:“天亮了?我们去哪儿啊?”
  李布扬了扬眉毛道:“睡懵了吧?不是要去山坡的另一边找离文竹他们吗?”
  杨幺听到这话,顿时白了李布一眼道:“谁睡懵了,你不是答应去韩清家吃一顿饭吗?”
  听到这话,李布一拍脑门:“哦!对,那走吧!去找韩清,陪她回去一趟,顺便我们也该道谢和道别了。”
  杨幺点了点头,随后去打水洗漱了。
  李布则是来到西屋,敲了敲门:“韩清?醒了吗?”
  李布是睡在东屋的,不得不说白医师的医家确实是大,东南西三个屋子,刚好可以住下不少人。
  虽然这种房子对于现在来说普通之余还有些寒酸,但是推前二十年来说,这房子却是实力的象征。
  由此可见当初的白医师,是多么的厉害,多么的有名望。
  “醒了,布哥哥等我一下,马上来!”
  屋里传来了韩清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没睡醒,又像是说梦话,反正有一种很是呆萌的感觉,讨人喜爱。
  等了不多时,李布听着屋内衣服的沙沙声结束,随后屋门被打开,韩清顿时出现在了李布眼前。
  望着早晨无比欢快可爱的清纯女孩,李布不知不觉有些看呆了。
  “布哥哥?布哥哥?我们可以走了。”韩清伸手在李布的面前晃了晃,接着开口说着。
  似乎是发现李布没有反应,于是韩清大声唤道:“布哥哥!”
  随着一声高呼入耳,李布惊醒,猛然晃了晃脑袋,李布尴尬道:“没睡醒,有些愣神了。”
  韩清噗嗤一笑道:“真的没睡醒吗?要不要回去以后接着补觉?”
  看着眼前的韩清,不知为何,李布总觉得自己紧张兮兮的,听着韩清的言语,他挠了挠后脑勺道:“现在好多了,不太困了,我们出发吧!”
  言罢,李布赶忙将眼神从韩清的脸上移开,同时看向杨幺道:“杨幺,准备好了吗?出发了!”
  话音刚落,只听杨幺那边传来:“没问题了。”而后没过多久,三人便是在院中会合了。
  李布此时开口道:“走吧!先去韩清家言个谢,道个别。”
  杨幺点了点头,韩清则是有些苦恼的底下了头,同时扣着手。
  就这样,三人便乘着昨日李布借来的马车,朝着韩清的家驾马而去。
  途中,韩清探出脑袋,对着正驾马玩的开心的李布说道:“布哥哥,我真的不能陪你一起去吗?实在不行带上我姐姐一起。”
  李布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道:“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带上谁,而是你的病态体质不支持你长途步行,我们是没有马车的,只能徒步行走,你会吃不消的。”
  听着李布这就像好哥哥般的语气,韩清回了车厢,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反正李布是猜不到。
  继续驾马,李布是越玩越开心,当初虽然也驾过驴车,但是那根本没法和马车比。
  “真不知道,原来马车这么好玩……得儿驾!”李布双手抓着绳子上下挥动,简直是兴高采烈到极致。
  如此这般,很快就到了韩清的家中。
  胖姐姐听到反应,走出家门,发现是妹妹回来了,于是赶忙跑了过去:“怎么样?解决了吗?”
  韩清叹了口气,姐姐看到这一幕则是皱起了眉头:“失败了?”
  “不是的姐姐。”韩清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被临十逐出来了。”
  姐姐听到这话,倒是显得比较平静了,看到这个反应,韩清奇怪了。
  李布这时拴好马车走过来开口解释道:“什么叫逐出来的,你师父不是说你已经可以出山了吗?他吴兵者说的话又不算数,不用太纠结这个的。”
  姐姐点了点头跟妹妹说道:“对呀!妹妹,别太纠结了,没事是,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此话入耳,韩清彻底懵了,怎么感觉就她不懂,其余的人都像是串通好了似的安稳自己?
  看着愣神的妹妹,姐姐开口笑道:“其实你姐姐我当初和吴师父是说好的,你这算是另外加的学位名额,所以也就是说你并不算临十的学员,怎么可能还有逐出山门一说?”
  “想要成为临十学员,我们家的基础无法将你改成临十学府的学员身份,但是又为了给你治病,所以才找了白医师和吴兵者帮忙。”
  “最终确定了一点,那就是你去临十治病,顺便还可以学点东西,与此同时无条件答应他们家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姐姐没了声音。
  顿了顿,姐姐开口道歉:“对不起妹妹,我为了救你所以才那样做,我们必须要无条件的答应他们家一件事情,但是我没想到他们的要求是和你成亲。”
  “我以为成亲其实没什么,但是你那天初次回家后,我感觉到了你对吴兵者强烈的抗拒与讨厌,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让李布去帮你的原因。”
  “为了你,我愿意得罪一切,我也愿意变成一个坏人,委屈你了李布。”说到这里,姐姐还看了一眼李布。
  “现在你应该是有了自我调理的方法,放心吧!姐姐不是食言之人,那一个条件,我去完成,你就好好静养就好。”
  听着姐姐说出这话,韩清担忧道:“姐姐,你……”
  姐姐此时一笑:“马车是他们的吧?我给送回去,顺便还了这一个条件,已经和吴师父达成一致,我把吴师父需要的东西拿到手了。”
  听到这话,韩清惊圆了眼睛:“姐姐,不会是你差点落下悬崖的那次取来的东西吧?”
  姐姐点头开口:“没错,我们不成亲,也是可以满足他们一个条件的,只要吴师父说得过去,这都没什么。”
  韩清点了点头,突然又有些皱眉:“那姐姐你为什么还要让李布去冒险帮我啊?”
  “哈哈,傻孩子,这不是为了不让你太难受吗?现在释然了吧?没有什么压力了吧?”姐姐刮了一下韩清的鼻子,如此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