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二章 小静的回忆 2 柳下帝王宫

  柳下帝王宫,位于皇宫正东方,是个不小的宫殿,内部金碧辉煌,院中种有各式各样美丽的花草树木。
  据说,那些花草树木皆是由柳下帝收留的丫鬟们精心照料着的。
  在柳下帝王宫,你或许根本看不到主仆关系,你能看到的,也只有女子嬉戏,男子写诗作画,这也是皇宫难有的现象。
  “恭迎帝主!”
  此时院中嬉戏的女子,在看到柳下帝归来后,纷纷半蹲礼之,而后继续嬉戏。
  如若这种现象发生在其他宫殿,必会招来祸端,主子没让动,便自行解除行礼,自然是大不敬。
  但是如果发生在柳下帝王这里,便是完全可以的,如果不是皇上三番五次的要求,或许柳下帝都懒得让她们行礼。
  柳下帝身边的带刀侍卫已经回府了,此时仅有柳下帝和雪灵雀静回到了宫中。
  柳下帝拉着雪灵雀静的手在院中散步,然而雪灵雀静却始终低着头走在柳下帝身后,迟迟不敢多做什么动作。
  “没事的阿妹,来到这里,不必拘束,欢快些就好。”柳下帝一直在说着类似的话,但是这反而让雪灵雀静更加谨慎了。
  在雪灵雀静的心中,皇宫就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在这里边,只要做错一件事,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她极其畏惧。
  柳下帝看着她的面色,也知道她肯定会害怕,所以不着急,有些时候总是需要慢慢调解的。
  想到这里,柳下帝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雪灵雀静低着头,丝毫不敢迟钝的回答道:“十二岁!”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却很好听,这顿时让柳下帝更愿意跟她聊天了。
  “你真的没有名字吗?”柳下帝停下脚步,转身盯着雪灵雀静看。
  雪灵雀静不敢抬头,只能弱弱的回答:“贱女!”
  柳下帝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那不行,在我的院子里,所有人都配得到一个动听的名字。”
  “你知道吗?在我的宫中,那些本是丫鬟太监命的人,名字都是我给起的,别提有多霸气了,而且我跟你说,有好多人都很有才华的。”
  “你这样,一会儿我找人带你去你的房间,你洗个澡换身衣服,我今晚找人给你起个名字,你看怎么样?”
  柳下帝越说越激动,但是这反而让雪灵雀静不好受,只见她直接跪下哭道:“帝主大人,贱女不求别的,只求能吃饱饭就好,我会尽力干活的,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看着雪灵雀静这反应,柳下帝十五岁的年龄属实不知道怎么办了。
  “哎哎哎,别哭啊!我是不会杀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想?”
  雪灵雀静不敢大声哭,只能暗自抽泣。
  柳下帝没办法了,只能找外援了,于是他大喊道:“李母……”
  李母是太上皇安排给柳下帝,专门照顾他的保姆,所以仅凭一嗓子,便是轻松让柳下帝寻来了专业的外援。
  “帝主,您找我?”
  柳下帝看了看这个慈祥的老太太,而后惊讶道:“这么快吗?”
  李母笑着说道:“赶巧了,奴婢刚好就在附近修枝。”
  柳下帝点了点头,随后赶忙说道:“你快,快带她去后院找个好一点的房间住下,洗澡更衣,然后安慰安慰她,说一下我们帝王宫的规矩,我这边还有别的事情。”
  李母弯腰点头道:“遵命!”
  ……
  寒下有屋,二层东北屋内。
  雪灵雀静一脸情怀在心的表情,因为这样的回忆,是她永生难忘的。
  李布发现小静讲着讲着停了下来,于是开口问道:“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雪灵雀静嘟着嘴表示不满道:“哎呀!等等啦,着什么急嘛,人家这不也是回忆到了温馨的地方,想闭着眼睛回味回味,要你生生打断了。”
  李布耸耸肩膀道:“好吧好吧!我的错。”
  “这么说,你和柳下帝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呗?柳下帝十五,你十二。”
  雪灵雀静摆出无奈的眼神看着李布:“你自己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吗?柳下帝哥哥。”
  发现自己差点说漏嘴,李布尴尬的挠着后脑勺道:“哈,哈哈,不好意思,嘴瓢了。”
  雪灵雀静白了李布一眼:“自从你离开以后,我就再没有那种感觉了,曾经那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就好像春风吹醒久睡绿,帝宫安抚醉人心。”
  雪灵雀静一副花痴模样,两手抱拳托着下巴,左右摇摆还微微闭眼,不时吸一吸鼻子,俏皮模样着实惹人爱。
  在李母的细心开导下,十二岁的雪灵雀静第一次感受到了幸福和人生的快乐。
  不知不觉,坐在李布床上的雪灵雀静,再次进入了回忆当中,那是她十九岁那一年,柳下帝已经二十二岁成人,正值他们二人桃李弱冠年。
  “李春雪,我给你想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这一次绝对是美的。”柳下帝急急忙忙拿着纸,快步跑到了雪灵雀静的房间里来。
  雪灵雀静发现来者是柳下帝,便立刻行礼,而后说道:“柳下帝哥哥,又换名字啊?”
  柳下帝卖了个关子道:“你猜猜看,这次的名字你觉得自己会不会喜欢?”
  雪灵雀静摇头晃脑,双手背后,在屋内哼着转了几圈后,轻跳到柳下帝面前说道:“肯定又是风景词吧!”
  柳下帝被雪灵雀静这句话噎住了,不过很快便释然道:“放心吧!这次绝对亮眼,这可是我苦思冥想了好些天取的呢。”
  雪灵雀静斜着脑袋看柳下帝,表示充分好奇,而柳下帝则拉着她来到桌子前,随后夸张的亮出自己的纸,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看。”
  “雀神果敢,罗密花香雪中有灵,且静嘚勒儿,佳。”
  雪灵雀静张大了嘴巴,内心顿时就好像万马奔腾似得震撼,同时思维跟不上柳下帝脑回路的节奏,而导致险些休克。
  “怎么样?”柳下帝激动的小心脏快要蹦出来了,他摆出一副蝴蝶扇翅的动作,急切的想要等待雪灵雀静的反应。
  雪灵雀静短暂无语:“这……也太长了吧!”
  柳下帝眯着眼睛贴近雪灵雀静的脸,这导致小姑娘紧张了起来。
  “跟你说,这都不算长了,你可知后院种桃花的那个女孩名字有多长?”
  雪灵雀静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猜测了一个人:“林姐姐吗?”
  柳下帝点了点头道:“对,没错,你们平常叫她林姐姐,或者小林,其实她叫……”
  看着柳下帝突然暗藏玄机的笑容,雪灵雀静准备好了完全的心理防御。
  “尼罗利亚,雪林山水画,且得而丝,托付罗尼……省略十五个字……忘确,林。”
  虽然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但是雪灵雀静还是震撼全身。
  柳下帝自认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喜欢,那就这个了。”
  雪灵雀静抓狂道:“人家哪里喜欢了。”
  接着委屈哀求撒娇道:“哥哥,哥哥,柳下帝哥哥,我选其中四个字怎么样?”
  柳下帝低落的看着那张纸:“四个字啊!那怎么选呢?雪灵雀静……”
  “太好了,我以后就叫雪灵雀静吧!”发现柳下帝说了四个字还要往下说,雪灵雀静直接打断并且认可了这四个字的名字,否则又要崩出一大堆了。
  柳下帝耸耸肩膀道:“那好吧!就这样了,你先玩吧!我还有事。”
  柳下帝言罢,离开了房间,雪灵雀静也松了口气。
  其实雪灵雀静原本并不在意名字,对于无父无母的她来说,完全不在乎,可她万万没想到,柳下帝居然能够让她打破那种不在意,简直是奇迹。
  “哈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回到寒下有屋,李布笑的前仰后合。
  “原来你的名字这么长啊!什么什么雀神果敢,勒儿?佳?”
  “哈哈哈……哈哈……话说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望着李布这个模样,雪灵雀静有些不开心道:“哎呀!柳哥哥,你能不能别拿我玩笑了?再说了,你每次给我起的名字我都记着呢好不好。”
  李布捂着肚子松了松气道:“好吧好吧!你还真认真啊!”
  雪灵雀静乖巧的“哼”了一下,然后自豪道:“你给我的所有东西,不论是名字还是什么,我都是很认真的收下。”
  “而且你是我的恩人,我这辈子最信任的大哥哥,我当然要认真了。”
  李布缓解了不少,随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从宫里出来了?”
  雪灵雀静听到这话,不由低下了头。
  “你走以后,我被李母安排给了新上位的轩下帝,做他的仆人。”
  “那几天,我感觉我回到了曾经养父的日子,所以我才哀求带刀侍卫李凯,把我送出宫外。”
  望着突然失落的雪灵雀静,李布叹了口气:“这个世界的皇宫,难道真的那么恶吗?”
  雪灵雀静默默滴下了眼泪,李布没想到这小姑娘变得这么快,只听她开口道:“哥哥,轩下帝欺负我。”
  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李布感觉自己的内心遭到了重创,一瞬间很想生气。
  雪灵雀静抬起头来,看着表情微微变化出怒火的李布,开口软软的说道:“哥哥,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帝主,其他的人根本不像你那么好。”
  李布其实很想告诉雪灵雀静自己不是柳下帝,而真正的柳下帝或许已经去世了。
  就在李布生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雪灵雀静再次冲到了李布的怀里。
  声音低柔,惹人喜爱:“哥哥,别离开我好不好……反正我不管,无论你去哪,我都跟着。”
  或许是那一瞬间,李布有了全新的想法。
  “小静,你还想回宫吗?”
  雪灵雀静抬头看了看柳下帝李布,接着剧烈疯狂的摇头,李布则继续开口:“如果我想回去看看呢?”
  雪灵雀静委屈的看着李布,接着低下了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