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三章 行动

  夜晚在雪灵雀静讲故事,以及与李布的交谈中逐渐到来。
  “李布,在里边吗?”
  陈夺此时站在李布房间门口,一边敲着门,一边开口问。
  “在,稍等一下。”李布安抚好雪灵雀静后,起身走到门前打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脸紧张的陈夺。
  李布疑惑的问道:“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陈夺压低声音,贴到李布耳朵边说道:“准备准备,我们今晚就行动。”
  听到这话,李布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么快吗?不是还有两天吗?”
  陈夺四周望了望,随后接着说道:“特殊情况,今晚时机刚刚好。”
  李布看着陈夺这紧张模样,耸耸肩膀道:“好吧!我也不懂你究竟想干什么,反正我就是去取点被盖,前提说好了,如果他们那边也很苦,我可能会放弃这个想法。”
  陈夺严肃且坚定地说道:“苦?他们四处抢夺,欺压软弱,虽然报着乞丐的名声,实则富裕超过不少高商。”
  李布听到这番解释,也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么说的话,是应该给他们点教训了。”
  “不如我们直接报官抓他们算了。”李布提议,不过却被陈夺当场否决了:“不行。”
  陈夺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们不想报官?当今皇室压根不管这些官人,你有所不知,这乞丐一派的靠山,就是官府的人,而且地位还不小呢。”
  “报官等于自讨没趣,而且这一帮寒下有屋的有志青年,根本没有信心战胜邪恶,他们只想求个生计,同时满足自己的愿望。”
  陈夺说到这里,伸出手掌大力拍在了李布肩膀上:“所以说,这种事情就轮到我们来声张正义了。”
  听到了拍肩膀的声音,雪灵雀静走到了门口:“柳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巧在此时,雪灵雀静与陈夺对视,时间略有些许长,李布感觉很不对劲,于是只能伸手遮住了陈夺的视线。
  陈夺回过神来过后,好奇的问李布:“这位姑娘是谁?”
  未等李布回答,雪灵雀静直接抱住李布的胳膊,脑袋很自然的躺在了他的肩膀上,还时不时的卖萌撒娇。
  “我是他最爱的妹妹。”
  虽然雪灵雀静自己感觉没什么毛病,但是在外人看来,这种气氛简直甜蜜到给人暴击。
  陈夺突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比较尴尬,于是他只能对着李布说道:“准备准备,大门口集合。”
  言罢,陈夺留下一个似是委屈的眼神,离开了二层东屋这边。
  雪灵雀静目送陈夺离开后,好奇的拿脑袋顶李布的下巴,同时疑惑道:“柳哥哥,你们聊了什么?”
  李布低头看着雪灵雀静的脑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没什么。”
  关上房门,李布带着雪灵雀静来到床边,随后开口说道:“你先睡吧!”
  雪灵雀静双手互握,自然垂于前下,随后天真的说道:“我睡床吗?”
  李布点了点头,雪灵雀静继续说道:“那你睡哪里?”
  李布无所谓道:“我是男人,身子骨硬,睡哪都一样,你是女子,就睡床上吧!虽然这床啥也没有,但是这里暂时只有这个了。”
  雪灵雀静安静的“哦!”了一声,自觉躺在了床上,下一秒直接闭上了眼睛。
  李布发现雪灵雀静这么自觉,也暗自松了口气,还以为要一番解释,看来不需要了。
  自己要去乞丐一派的居所,这自然是不能带着雪灵雀静走的,太危险了,李布不确定自己的武功是否能够应对,所以自己去那边是最好的选择。
  等了些许时间,在听到雪灵雀静呼吸变缓,似乎是睡熟了,李布这才悄悄的吹灭灯,缓缓关门走出了房间。
  来到寒下有屋大门口,李布发现人还不少。
  赵山胡,刘顺,陈夺,两个不认识的少年,以及自己。
  “咦?离文竹呢?他不是也要去?”观察了一圈,发现没看到离文竹,李布便开口疑惑的问道。
  陈夺低声解释:“他已经去了,我们走吧!”
  李布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发现的是,此时刘顺看他的眼神,充满了自责与惋惜,别有深意。
  “柳哥哥,我们去哪儿玩呀?”
  耳边突然出现的女声,令李布浑身发毛,他猛然转身,发现雪灵雀静刚好就站在自己身后。
  “你怎么跟来了,回去睡觉去。”
  发现李布异常的激动与震惊,陈夺挠了挠后脑勺道:“难道不是你带出来的吗?她不是一直跟着你走到这里的吗?”
  李布听到这话,越发震惊了:“什么?你一直在跟着我?我怎么没感觉呢?”
  雪灵雀静显得很失落道:“切,柳哥哥察觉力变差了呢?以前不论如何都能发现,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李布差点晕过去:“我怎么……”
  陈夺发现情况有些糟糕,为了不破坏计划,只能打断道:“哎呀!行了行了,走吧走吧!时间紧迫。”
  李布看了看陈夺,又看了看雪灵雀静,最终说道:“你们先走,我稍后跟上。”
  看到这一幕,其实大家都知道,李布是要劝说雪灵雀静不要去,所以也都没有强烈制止,这都是为了计划考虑出的结果。
  陈夺道:“那你知道方向吗?”
  刘顺此时立刻插话:“我可以带他走。”
  随着刘顺话音刚落,赵山胡与陈夺同时制止道:“不行。”
  而后陈夺靠近刘顺道:“别想企图做什么,松绑放开你是因为人数不够,别等我拿出你的把柄,那个时候只怕你哭都来不及。”
  刘顺听着陈夺的言语,仅仅只能紧握拳头忍受着,而做不出任何的反抗。
  看到陈夺刘顺这般,赵山胡叹了口气:“我留下,你们走,我知道地方,我带李布过去。”
  迅速决定后,陈夺带着另外的人离开了,留下了赵山胡,李布和雪灵雀静。
  李布今晚不论如何,肯定都不能让雪灵雀静跟着自己走。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李布极力劝说,不多时后,他还是带着雪灵雀静,跟随赵山胡赶上了陈夺等人。
  “劝说失败了?”陈夺疑惑的问着李布。
  李布一脸郁闷道:“没什么,不要问了。”
  陈夺摸不着头脑,于是不自觉的看向赵山胡。
  赵山胡憋笑了好久,最终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真没想到,李布居然输在了口才上。”
  “我跟你说陈夺,你是不知道,刚才李布劝说这位姑娘,结果反到成了姑娘劝说李布了,我的脑袋都转不过弯来。”
  李布瞪了赵山胡一眼,赵山胡自觉捂住了自己的嘴:“师父,我不是有意的。”
  就这样,几人路上趁着无人冷清,于有说有笑中,来到了目的地,期间,雪灵雀静还讲了不少笑段子,得到了不少好感。
  到了目的地,他们也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威风霸气,李布,雪灵雀静,陈夺,赵山胡,刘顺,还有两位寒下有屋的同伴,七人并排行走,直至站在乞丐一派的居所门前。
  “我来说一下接下来各位需要做的。”陈夺低声开口,众人不乱排面的听着。
  陈夺每安排一个人,便有一人飞速行去,看样子个个都是有些武功底子的人。
  由此这般,一直到最后,场上仅剩下李布,雪灵雀静,陈夺三人。
  “我们一起行动,你不是想要拿点行李吗?跟我走,我带你去看看乞丐一派究竟有多险恶。”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便是跟着陈夺来到了后围高墙地。
  “……他们也是翻墙吗?”
  陈夺尴尬一笑道:“我们这不是特殊吗?他们有密道,我们计划有限,只能这样翻墙了。”
  李布一脸黑线:“开玩笑的吧?这么高?”
  陈夺耸耸肩膀:“不高啊!我不是很轻松的上来了?”
  李布郁闷了:“大哥,你有轻功,我和小静没有啊!这……”
  还未等李布说完,雪灵雀静便轻飘飘的上了墙,同陈夺一样分腿坐下,二人同时看向李布,李布沉默了。
  “。。。”
  “上来呀!柳哥哥,秀一秀你的单腿轻功。”雪灵雀静焦急的说道。
  李布听到这话,一秒被扎心,轻功倒也算了,居然还有单腿的?演电视剧吗?你以为这是吊威亚啊!
  李布一拍脑门说道:“你们先翻过去,我稍后就来。”
  陈夺点了点头,便是侧身翻到了墙的另一边,雪灵雀静也同样翻了过去。
  李布站在墙外,呆呆的盯着高墙,有些不知所措,让他们翻过去也并不是因为他有方法,完全是因为被他们那样盯着看更加尴尬。
  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闭上眼睛,回忆一下,看看能否挖掘到柳下帝的某些武功记忆,尝试秒学轻功。
  反正身体是柳下帝的,只要自己照着记忆来,或许能够翻过这面墙。
  只可惜,使劲想了半天,除了肚子有些饿外,啥也没想出来,倒是越想越离谱了。
  “原来我适合写玄幻小说。”李布想着想着,猥琐的笑了出来。
  此时只听墙的那边传来声音:“柳哥哥,好了吗?怎么还没来?不会又丢下我了吧?”
  李布嘴角抽搐,同时心中吐槽,你以为我不想啊?这不总要有点底子吧!现在可是完了,被陈夺坑惨了。
  被逼无奈,实在没办法了,李布只能勇敢尝试了,只见他退后几步,随后开始飞奔。
  根据李布的想象,还有看电视剧的一些“基础”,他认为,只要速度够快,或许能够完美的飞过去。
  按照自己的想法,李布单脚猛蹬地面,接着奇迹发生了,李布真的跳起好高来。
  李布乐坏了,原来他能跳这么高啊!这完全有打篮球的天赋了吧!
  紧接着,便是完美的撞在了墙上,不高不低,刚好正中间。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