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八章 牛素

  虽然不知道沈留想到了什么,但是李布看他那幸福的表情,大致可以判断出一点。
  那就是沈留这位前辈,绝对美化了自己对他的看法,导致现在一副被夸赞的模样。
  李布看着沈留,无奈至极,最终也只能选择躺在地上,闭眼闭耳,自我冥想休息。
  不知不觉,时间也是过得飞快,午时饭点刚过,银赛也就此开场了。
  休息的差不多了,观战的人数也只剩下当时开赛的一小半。
  判官站在高台上,天韦王站在他身边,双手背后,威风霸气,此时判官高呼道:“银赛,现在开始。”
  本以为银赛还是选人的李布,上前正准备要选择沈留,打算先把这位老者打败,却在这个时候因为判官的一句话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银赛,我们选择抽签的方式。”
  判官一句话,李布脸黑了,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自己走上前的时候说。
  这个时候,众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李布这边,以及老者沈留偷笑的面孔。
  看到这个偷笑的表情,李布就知道自己是被沈留给带偏了。
  沈留他肯定知道最后不是选人,结果自己还就把这句选人记在了心里。
  此时目光集聚,李布略显尴尬,为了缓解,李布抬起双手,做了个伸懒腰且不耐烦,想要立刻开战的举动,最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判官看到这一幕接话道:“哦?看我们的参赛者李布已经迫不及待了,那我们就立刻抽签,选出对战方。”
  话音刚落,擂台上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系着深绿腰带的胖子,他的手里拿着签筒,里边放着四个签。
  胖子晃了晃,晃出了两个签,签掉在了地上,沈留急忙上前捡起就看。
  李布看着沈留的表情,注意着他那由紧张到放松,再到开心的表情,就猜到肯定不是沈留对李布。
  胖子开口宣布,果然如同李布所想,确实不是沈留对李布,而是李布对牛素。
  牛素一直是个比较猛的参赛者,与他对上的人,无一例外的受伤颇重。
  确定了对手,沈留和另外一个参赛者便被安排下去了,因为银赛和之前的不同,到了这里,才是真正实力的较量。
  牛素一瘸一拐的站在李布的面前,绷紧了自己胳膊上的肌肉,眼睛中流露出了十足的战意。
  看到这样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对面,李布总有一种欠了他钱的感觉。
  牛素表面看上去气场强大,实则心中也在盘算,对方李布是个奇怪的高手。
  经过多轮的比拼去看,李布他每次淘汰对手的方式都不一样,而且玩心很重,似乎都没有露出过自己真正的实力,自己能有把握赢李布吗?
  况且自己的腿,在之前的比赛中也受了伤,险胜了四强的一个参赛者,现在对上毫发无损的李布,胜算堪忧啊!
  这都是牛素自己真实的想法。
  李布自然是不知道牛素在想什么,因为牛素之前的战斗都很猛,几乎就是蛮打蛮胜的,所以李布也是很警惕。
  即便是对方有一条腿受了伤,也不能小看,否则必然吃亏。
  二人都在心里猜测着对方的实力,导致开始很久了都没人动作。
  判官打了个哈欠道:“二位,可以开始了。”
  判官一句话,导致其身旁的天韦王怒拍了他一下,随后又瞪了他一眼。
  在武者的战斗中,每一秒都是细节,怎么会是你这种外行能够打断的?
  判官秒懂天韦王的意思,不敢再说什么话了,想挣钱想不受伤,就不能在天韦王面前造次。
  不过因此也可以看出,天韦王对待比武,是多么的尊重和认真。
  因为判官的这句话,李布也是选择了先下手为强,往常都是先防御找破绽,再而选择进攻,这一次他想要改一改了。
  率先进攻,李布习惯性的挥起拳头,朝着对手牛素捶去,就像只猫一样,抬起爪子猛然压下。
  看着李布这毫无武功韵味的拳头,牛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抵抗了。
  比武的赛场,有人不按照套路出牌,就会出现另一个人愣神的情况。
  虽然李布这一拳较小儿科,但是这并不会难倒身经百战的牛素,只要躲开,待对方正式出手的时候再战即可。
  牛素的想法一出,便选择了一直躲,李布就挥舞着拳头一直追,过分的时候居然还转起了圈。
  两臂侧平举,拳头握紧,随后顺时针转圈,朝着牛素就旋了过去。
  李布越来越小儿科了,牛素也越来越无奈,丝毫提不起战斗的热血来。
  最终,牛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一出拳就朝着李布的腰打去,李布微微一笑后轻松躲开。
  牛素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可不行,李布总是变着花样的进攻自己,自己一直躲的话太不利了。
  首先腿上有伤,这就是不利条件,其次就是体力问题,伤腿就是累赘,会增加他的体力消耗。
  但是想要进攻的话,却又未必打的到李布,不管怎么来,都很难占据上风,或者是平分秋色。
  李布的攻击很随意,压根就是那种小打小闹的方式,也不甚消耗体力,不像自己,却要拖着腿各种躲闪。
  牛素这样想着,当他的多次攻击再次被李布花式躲开后,他也终于是沉不住气了。
  牛素是个粗人,不是什么雅士,容易生气,更讨厌有人玩笑自己。
  此时李布的不认真,以及各种各样开玩笑似得武打,就是对他的一种轻视,所以说牛素因此而难以忍受。
  “喂,可不可以认真些打?玩儿呢?”牛素心烦道。
  李布听到对方说话,知道他必然是急躁了起来,这便是李布的目的,因为急躁多出错。
  就如同玩游戏,心平气和,往往惊喜巧合连连,而且还容易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力。
  一旦心态爆炸,急躁了起来,那就容易失败,并且错误不断。
  李布开战前就在观察着对方的神情,那一副被人欠了钱的表情,还有一些细节非常到位的认真举动,就知道牛素大多是一种理智的状态。
  有了这个发现,以及那个急躁多出错的想法,李布才决定先让对方急躁起来,这样的话自己的胜算会大一些。
  如此这般,也会更有利于自己,毕竟自己除了身体肌肉记忆,柳下帝武学记忆和雷脑的帮助外,本身就是一个武学学渣。
  现在看来,牛素确实是急躁了,但是还不够,李布需要做的就是继续如此,让其更加狂怒起来。
  李布的想法已经确定,牛素这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对策。
  牛素肯定是不论如何,也不愿意再被玩笑了,所以这一次他要先选择进攻,用自己的武功拼一下。
  起手招式,就是他的看家本领,猛虎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