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五章 离府离武雄

  “你就是离武雄?离家大老爷?”
  李布已经决定要帮离文竹,原因有三。
  首先其一,就是李布讨厌父母不认自己的孩子。
  其二是离武雄居然为了什么挣钱线路,找陈夺给离文竹的母亲下药。
  由此逼迫离文竹回家,顺利掌握离文竹的那条线路。
  李布认为,身为一个父亲,即便离文竹的母亲是卑微身份,离武雄那样做不觉得背后生风吗?
  最后,离文竹的母亲既是他的把柄,如果自己不帮他,根据人类那永远不会满足的心理,还不知离武雄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么现在,不论离文竹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也要一帮到底了,因为像离武雄这样的人,他压根没见过。
  就算是把离武雄干的这件事情写进小说,那都是扯淡的剧情,而且是无聊的剧情。
  还什么为了钱不顾一切,自己不想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找别人给自己的女人下药,由此逼迫自己的孩子,有没有良心。
  难不成这就是当今上层社会的风气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朝代都是一片黑气了。
  如果有一天到了燕长安,并且顺利进宫,有可能的话,李布有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登上皇位。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此时此刻,李布打算全心帮助离文竹。
  于是他一见到离武雄,便是开门见山的直呼其名。
  离武雄起先是皱了皱眉头,而后抬手,拦住了身后正欲要上前的老者。
  李布注视着老者,仅是他刚才的那一个动作,或许可以粗略的判断,老者可能是练家子。
  此时离武雄开口说道:“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布笑道:“我吗?我叫李布,是你门口的一胖一瘦给我送进来的,还说要你好生招待,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听着李布的言语,离武雄眯起了眼睛道:“小子,你知道你刚才的那句话,会给你的家人带去什么吗?”
  李布冷哼一声道:“我没有家人,而且我跟你说,我是离文竹的朋友。”
  离武雄眯起了眼睛,摆弄手中玉扳指的同时心想,离文竹的朋友,寒下有屋的那一伙吗?
  “是陈夺让你来的吧?怎么了?石牌换一次要求,反悔了?”
  “那你回去告诉他,当初可是他自己承诺的,石牌换一次随便的要求,并且绝不后悔。”
  李布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个离武雄,是把自己错认为是陈夺那一伙的了,不过这样也好。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李布便是将计就计的说道:“所以呢?你还记得你提出了什么要求吗?”
  离武雄突然微微一笑道:“什么要求?怎么,让他给一个人下药,生出后怕了?”
  离武雄冷哼低藐道:“小子永远是小子,老夫当初做这些事的时候,那是相当果断,并且之后根本没有什么后怕的,切。”
  李布阴着脸,几乎已经黑暗至看不到鼻子,他开口冷冷的说道:“你要求下毒的,那可是离文竹的母亲,离文竹是你的孩子,你真的忍心?”
  本以为李布会因为自己的话,而感到不服气,随后与自己叫板。
  再而开开心心吃顿饭,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并且还可以其中利用一下这个新出场的小子。
  只是没成想,李布的回答居然那么不给面子,这顿时让离武雄很不开心。
  “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李布点点头,表情十分坚定的回答道:“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离武雄大笑:“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你知道这么说话的后果是什么吗?就算你无父无母,寒下有屋的人我照样说话管用。”
  李布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膀道:“哦?是吗?你能把我怎么样?败类离老爷?”
  离武雄嘴角抽搐,拳头紧握,额头青筋暴起。
  自己的权利遭到了威胁,再加上被一个晚辈瞧不起,并且这小子居然还辱骂自己,这些足以令老爷子气愤了。
  “好,孤灰银,告诉他我当初是怎么让一个孤儿,彻底对我失去反抗能力的。”
  离武雄气的微抖,同时跟旁边的老者说,老者点了点头,十分平静的向前一步,只是还未等他开口,李布先开口了。
  “没事没事,不用告诉我,我已经知道了,你能狠心和自己的儿子断关系,并且出那么毒的招数威胁。”
  “做这一切,居然是为了点破财,你这种良心掉渣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活着侮辱金币,说话浪费息气,自私出阴注意,创造威胁游戏,怎么?我说错了吗?”
  “你抖什么呀?激动的?被我猜出来,心奋了?”
  看着离武雄瞪着眼睛,伸手指着李布,并且浑身怒抖,李布笑道:“这怎么还跳起舞了?打算用你的身姿迷倒我吗?我的天呐,这威胁我好怕怕哦!”
  拍着胸脯深呼吸了几口气,离武雄逐渐缓和,他怎么可能会被一个黄毛小儿给气着呢?传出去了脸面往哪搁?
  看着离武雄的动作,李布微微闭眼深吸一口气,随后睁眼大肆开口道:“离武雄,你最好可以拿出解药,让离文竹的母亲康复。”
  “否则等我抓着你去找的时候,你这种爱面子的老爷子,恐怕面子就要变成擦地布了,抬都抬不起来。”
  离武雄这一次真的愤怒了:“臭小子,我闯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打圈呢。”
  李布笑了:“老爷子,跟我比活得久?我独自承受压迫的时候,你还在另一个世界的底层爬基层呢!”
  离武雄以为李布是在学他说话,其实事实正如李布所说,毕竟年纪和记忆是有着某种关系的。
  离武雄点着头,表示他已经记住面前这个青年了:“好,你有种,不愧是住在寒下有屋的寒酸小子,果真是无父无母无家教。”
  “现在我就教一教你该如何跟长辈说话,还有,你喜欢多管闲事是吧?你最好别后悔。”
  言罢,离武雄大喊一声:“孤灰银!”
  听到喊声,老者正要上前,李布伸手拦住:“等等。”
  接着李布对离武雄说道:“提醒一下,我这不是多管闲事,而是帮我兄弟,既然你和他已经不是父子关系,那我也没必要跟你这人渣讲什么礼貌。”
  老爷子冷哼一声,也不多说什么,省的到时候又被面前这小子一顿羞辱:“把他给我带到大厅,跟个臭小子废了这么多话,大好的心情也扰的一丝不剩。”
  孤灰银点了点头,离武雄继续说道:“对了,还有门口那两个也给我带过去,随随便便放外人进来,还是寒下有屋的人,必重罚。”
  孤灰银抱拳轻弯腰道:“知道了。”
  言罢,离武雄转身就要离开,李布本想伸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也好给他点颜色瞧瞧,只可惜手伸到一半,便是被那叫孤灰银的老者接住了。
  李布皱了皱眉头道:“老人家,我并不讨厌您,也不想伤您,还请借过一下可好?”
  孤灰银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上来便是刀掌劈李布,李布惊讶这个速度,随后预测先知能力轻松躲开。
  “老人家,你可不要欺负我不动手?”
  孤灰银发现李布躲开了,顿时眉毛一扬:“突出者?”
  听到这话,李布皱紧了眉头,老人不一般,这是此时李布心里唯一出现的五个字。
  孤灰银突然笑了,只见他甩了甩自己的右胳膊,又甩了甩自己的左胳膊,随后的一幕,李布看呆了。
  通过潜开的预测先知能力,李布看到老者的天灵盖,左手,右手,分别开始发热,温度高于体温。
  “这是什么情况?”李布低声自言自语。
  与此同时老者闭眼做出一个不知名功法的起手式,挥拳滑掌脚画圈。
  随后猛然一睁眼,一股气劲冲击着李布全身,李布一瞬间腿软骨松,如果不是有点毅力,或许他已经倒下了。
  “气劲?”
  老者呼出一口气道:“知道气劲?看来你也并不是毫无基础。”
  言罢,孤灰银开始展开进攻,李布慌忙躲闪,好在预测先知能力之前上了一个阶段,否则换做之前,根本不行。
  孤灰银攻击频率不大,似乎在有意放水:“臭小子,帮老夫一件事情可好?”
  李布还在全神贯注的躲闪,当听到孤灰银的话声后,李布抬头去看,发现孤灰银压根就是在练拳吧!即便如此自己也是躲闪极限。
  “什么意思?”李布疑惑的问,然而孤灰银则是笑了。
  此时,离府大厅内。
  离武雄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一直在桌子前来回转悠。
  “怎么还不来?”
  “来人。”
  “在。”
  “把看门的那两个小吏带过来。”
  “是!”
  言罢,离武雄坐回到了座子上。
  由于离府大小有限,于是大厅内的摆设也显得相对紧凑。
  正直入门后,首先看到的肯定就是墙上那副画,画中的便是皇朝九大战将之一。
  画下是一张桌子,桌子两边和向前两排都是椅子,中间空出一个空地,这便是大厅的具体摆设。
  不多时后,胖瘦小吏被带到了大厅空地上蹲下,对于老爷叫他们过去所为何事,他们自己也是心知肚明。
  离武雄严肃的开口问道:“知道,我把你们找来,是因为什么吗?”
  胖小吏已经吓得两腿哆嗦了,瘦小吏则是心跳声越来越急,只见瘦小吏开口回答。
  “老,老爷,我们不是故意把那家伙放进来的,是真的打不过他呀!”
  离武雄一拍桌子,冷哼一声,这一声吓的胖瘦二人一哆嗦。
  “那小子当着下人与孤灰银的面羞辱我,用不用我给你们重复一遍听听?”
  胖小吏点头道“嗯!”,离武雄则是瞪眼提升“嗯?”瘦小吏立马狠踹了胖小吏一脚,连忙对着离武雄说道:“不用了不用了,老爷恕罪,老爷恕罪啊!”
  离武雄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开口说道:“想要免罪可以,一会儿等那小子过来以后,让他跪着求饶,我就恕你们的罪。”
  离武雄一句话,堵的瘦小吏说不出来,心下里顿时开始左右为难。
  似乎看出了瘦小吏的心思,离武雄开口道:“放心,他不会还手的,有孤灰银在。”
  此话一出,瘦小吏这才笑了出来,而后立马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