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六章 李布的道歉

  李布答应了帮助孤灰银一件事情,尽管时间还早。
  但是相对应的,孤灰银也还了李布一个重要的时代信息,以及一个保命锦囊。
  保命锦囊自然是关键时刻才能打开,至于那个时代信息,却是此刻收获最大的消息。
  时代信息,就是已经不在流传的远古故事,具备绝对有利的作用。
  根据孤灰银的言辞,李布得知,原来他所拥有的这个突破性能力,并不叫预测先知能力。
  而是有一个比较久远的称呼,其全名为动物突破术,李布所具备的,便是动物突破术的其一,雷脑。
  得知这个,李布苦恼,这所谓的古代唐朝,还真的是特殊,加个“祥”字,一切似乎都不平凡了。
  这么说,曾经的什么气功,五禽戏之类的,或许就是类似的东西了吧?
  李布一边想着,一边开始了雷脑的由来。
  远古时代,有一位战士名为江刑亥,根据历史记在,雷脑首次出现,便是在他的身上。
  由于当初没有名字,所以江刑亥想了想,要么说古人智慧古人智慧,就是通过雷天,江刑亥才美其名曰雷脑。
  原因是雷天先闪后响,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即便是闪电出现,倘若你没注意,那你可能就错过了一次观赏大自然之美的机会。
  因为闪电已过,为时已晚,响声后而出现,你便什么都看不到了,唯一有的,也仅仅只是惊人巨响。
  相对于战斗,别人已经打在了你的身上,你因痛而知晓被打,正如你因雷响,而知闪电的到来是一个道理。
  所以,雷脑一词的出现便有了解释,提前看到接下来会出现的事情,正如你看到闪电,肯定接下来会出现巨响亦是一个道理。
  雷脑,便是李布的预测先知能力,作用就是提前看到接下来敌人的攻击轨迹。
  根据孤灰银的告诉,李布得知,雷脑一共四个阶段,自己现在是到达了第二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雷脑是被动性启动,也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察觉到本体有危险,从而启动。
  缺点就是无法掌控。
  第二个阶段,雷脑则是可以通过本体的思想去选择开,或者不开,同时出现一个耐久期。
  耐久期分九层,李布现在刚好是第二层。
  缺点就是害怕偷袭。
  第三个阶段,耐久期,疲劳期都已经度过,此时雷脑已经开关自如,并且附带被动。
  假设,你此时是雷脑关闭状态,但是你被人偷袭,雷脑便会被动开启给你察觉。
  缺点就是无法预测,无法先知大范围中高等气劲,它的攻击轨迹,并且能够使你的雷脑麻痹。
  第四个阶段,开关自如,附带被动,不论对方是不是气劲武者,攻击轨迹与真实攻击会同时出现在你的眼中。
  除此之外,你的眼前会出现慢动作,也就是大脑已经做到了雷电的速度转动,所以你看到的就是慢动作。
  气劲武者这个时候,也会拿你没办法,只要不被气劲攻击麻痹,你的预测先知,便是一种无敌的存在。
  但是四阶段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人体无法承受那样的能量。
  根据孤灰银所言,李布判断,或许雷脑四阶,就等同于大脑开发百分之三十,所以人体无法承受。
  但是既然有记载的四阶,那么就足以证明还是出现过的,不过四阶对于李布来说,还太遥远。
  领了孤灰银的时代信息,李布也答应了他的请求,帮助他完成那件事情。
  至此过后,孤灰银还是残忍的打倒李布,将他的胳膊向后捆绑了起来,同时送去了离府大厅。
  “怎么才来?”离武雄严肃的问着孤灰银,孤灰银则开口回答道:“稍微有些难对付,不过姜还是老的辣,终究还是他太年轻了。”
  不得不说,孤灰银这样回答离武雄,李布居然有些许开心。
  因为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有他和孤灰银知道,毕竟周围的人,乃至先前的那两个下人,都已经被命令离开了。
  而且主要的时间,都浪费在了交谈和讲故事上边,具体的战斗时间,几乎不出两秒。
  所以在孤灰银说出稍微有些难对付的时候,李布自我感觉倍儿有面。
  虽然不知道周围听到此话的人会怎么看待自己,只要自己有那感觉,就足够了,因为自娱自乐,仅此而已。
  虽然被抓住了,但是李布压根就不紧张,因为孤灰银没怎么绑紧,只需稍稍用力,便可挣脱。
  到时候只要有危险,李布必定选择挣脱,但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正常被人放开为好,否则孤灰银不好解释。
  虽然之前孤灰银也有自己准备好的说辞,那就是前后呼应。
  前句:“稍微不好对付。”
  假若李布顺利逃脱,那时孤灰银的说辞便是:“这小子有些实力。”
  如此一来,刚好与之前那句话相互呼应,也不会引起怀疑。
  “说……说,你擅闯离府,打伤我二人,你可知罪?”
  李布还在放松心情地看着周围环境,突然身旁响起熟悉的声音,李布扭头看去。
  “哟,这不是那个看门的吗?你什么时候来的?好巧啊!”
  李布发现刚才说话的,正是先前大门口的瘦小吏,于瘦小吏的身后,便是低着头的傻憨憨胖小吏。
  听到李布那并不注重自己的言语,加上那个令他难受的眼神,瘦小吏顿时心生怒火。
  想起之前离老爷的交代,以及此时孤灰银也在场,瘦小吏的勇气一下子大增。
  与此同时,之前李布那一拳下巴的疼痛,也在一时间忘却了几分。
  “放肆,怎么说话呢?你可知上边坐着的那位老爷是谁?你信不信老爷一句话,能让你后悔一辈子?”
  听着瘦小吏的威胁,李布一脸的无奈,加之更多的瞧不上表情,外人看来夸张到极致。
  李布说道:“哎呀哎呀!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话了,告诉你,你说的那些压根威胁不到我,说了等于白说。”
  瘦小吏冷哼一声道:“哼,那你是还不知道老爷的权威。”
  “告诉你,现在跪下道歉,并且帮我们老爷去请一位画家。”
  瘦小吏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忘注意着离武雄的脸色:“然后画一幅老爷的站立模样,否则你这辈子就后悔去吧!”
  “再而拿着画来求饶,我们离府大老爷或许可以免你罪,否则的话……”
  还未等瘦小吏说完,李布便打断道:“行了行了,还找个画家,画个画,再拿去道歉求饶,你要是想做,那你去做好了,我何罪之有?”
  “你……”瘦小吏想起之前离武雄的言语,必须让这小子求饶离老爷,否则自己那看门的差事不保。
  严重的话,老爷一句话,自己一家子都要挨饿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想到这样的后果,瘦小吏狠狠掐了胖小吏一下,胖小吏反应道:“对,对,求饶,道歉,要不然……要不然我们全家都要挨饿了……呜呜……”
  胖小吏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压力,离老爷的要求,加上难以说服的李布,以及之前瘦小吏偷偷告诉他的那丢掉差事的话。
  一时间左右为难,况且她还要养母亲和女儿,绝对的压力,导致心理素质较差的胖小吏崩溃至哭。
  瘦小吏察觉到了离武雄的眼神越来越冷,心下里也有些慌张了。
  于是瘦小吏对着李布说道:“兄弟,算我跪地求你了,你就给老爷道个歉可好?”
  “你看我和小胖子两个人上有老母亲,下有一儿半女的,我们也要养家糊口啊!”
  “老爷说了,你求饶,免我们的罪,如果不求饶,我们便是戴罪之身,是会丢掉看门差事的。”
  望着瘦小吏那一脸的恶心模样,又看了看胖小吏哭丧的脸,李布笑道:“那你跪呀!”
  瘦小吏被这一句惊愕:“出去,出去给你跪,我发誓,你可不可以先给我们老爷道个歉?”
  李布耸耸肩膀,摆了摆脑袋道:“那不行,你必须先给我跪,然后我再决定要不要道歉。”
  瘦小吏愁苦这脸:“你说这,这么多人,老爷也在。”
  望着纠结的瘦小吏,李布大喊:“什么?你说跪求我给离武雄道歉?好呀!你跪吧!跪了我就知错道歉求饶。”
  李布突然喊出了声,瘦小吏面色大惊而后通红:“你……”。
  李布给瘦小吏眨了眨眼:“总是说悄悄话谁听得到?”
  瘦小吏急了,他直接给被绑了胳膊的李布来了一巴掌:“混蛋,敬酒不吃吃罚酒吗?赶快给我们老爷道歉,不要胡搅蛮缠,胡乱改变我的言谈。”
  一巴掌,导致李布头被扇动,嘴角还流出了血,正是之前孤灰银导致,自己憋住的那口血。
  李布动了动下巴,接着愤怒的看向瘦小吏,瘦小吏也豁出去了,大口喘气瞪着眼睛看着李布。
  “还不道歉?找抽呢吧?”瘦小吏正欲要再次动手,就在此时,胖小吏直接上前,随后干脆了当的跪在了李布面前。
  这一幕惊到了李布,也惊呆了瘦小吏,更惊呆了座子上的离武雄和旁边站着的孤灰银。
  胖小吏哭着说道:“我跪了,你自己说的,会道歉的是吧?求求你,我家里有人要养,我真的玩不起,玩不起……”
  胖小吏越说声音越低,似有哭泣,似有害怕,似有慌张。
  李布低头皱眉望着他,望着这个为了家而放弃自己尊严的男人。
  李布叹了口气,瘦小吏看着胖小吏笑了,而后对着李布威胁:“看,看到了吧!跪了,你之前自己说的,不能食言,去吧!向我们老爷道歉求饶。”
  李布耸耸肩膀道:“好吧!道歉。”
  话音刚落,李布站在离武雄面前大声道:“对不起哈!离武雄,之前偷听了你们家下人的对话,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不然我也不知道你这么人渣,是吧?是我的错,不小心把你的另一面偷听到了,实在不好意思,我李某在这里赔个不是。”
  言罢,李布转身看了看瘦小吏:“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道歉了,只能这样说了,怎么样?这回满意了吧!道完歉了。”
  离武雄一脸黑线,他握着拳头,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怒火道:“你们两个,可别忘了,我是要让他跪着,跪着向我道歉求饶。”
  “来吧!我等着呢,你们有一炷香的时间,否则的话,你们家人也不用再在离城住下去了。”
  听到离武雄的话,李布也终于冷了下来,胖小吏干脆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