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八章 李布的计划

  翠绿石牌,本是一个双手掌大小的圆盘状石雕牌,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其碎裂了许多块。
  有小部分碎片,此时正藏在寒下有屋各个房间,大部分碎片,则已经被范大力等人掌握。
  或许出于某种同伴之间的警惕,范大力一伙人的碎片并不是一个人保存,而是多人各拿着一至两块。
  陈夺这边正巧拿着一块,不过此时那一块却跑到了李布的手里。
  陈夺浑身摸索了许久,最终他还是摸不着头脑,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到李布那里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要石牌少那么一块,整盘石牌似乎就都不值钱了吧?”李布开口微笑着发言。
  陈夺皱着眉头,此时双方互握把柄和弱点,一时间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只能开口问道:“李布,你什么时候偷去的?”
  李布大笑道:“偷?这算偷吗?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拿好吧!”
  其实在刚才的战斗中,李布运用预测先知能力到了极限,也不知是出现了幻觉还是什么,李布异常发现,位于陈夺胸口,似是放置着一石牌。
  起初他还没有在意,当闻羽狐出现的时候,在他推开陈夺攻击自己的一瞬间。
  可能由于力度过大,导致石牌掉了出来,正巧被李布接住,不过李布也因为接石牌,而导致猛中了闻羽狐一击。
  当然,陈夺也因为被推开,所以视线在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石牌已经掉落,自打那个时候起,李布便开始思索计划了。
  “陈夺,现在做个交换,你把离文竹放了,我还你石牌。”李布这样说着。
  陈夺握剑的手偏抖,他望着对面五个微笑的家伙,总觉得这场交易并不简单。
  想起先前他们似乎有了什么计划,便越发不信任李布的话了。
  微微思索了片刻,陈夺笑道:“如果我现在解决了离文竹,然后打败你们夺回石牌,岂不更有利于我自己?”
  李布似乎早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是开口说道:“那你看看你身旁的赵山胡,是不是已经开始偷袭你了?比如给你下药?”
  听李布这样一说,陈夺猛然回头去看赵山胡,赵山胡立刻摊开手表示我是无辜的。
  正好就在此刻,闻羽狐邪邪一笑,他立马展开扇子,从里边划出一小片飞刀,接着迅速打出。
  只见一条白光闪过,当陈夺回头之时,他的手背已经开始流血了。
  看到这一幕,陈夺冷哼一声,而后立刻伸出另一只手,赶忙捂住血口道:“小聪明,不过如此,你以为这样,就能够使我无法用剑吗?”
  陈夺嘲讽似得抬头,不料正是此时,他手中长剑由自己手掌中划出,咣啷啷的掉到了地上,场面一度陷入沉默。
  “。。。”
  “怎么会这样?”
  闻羽狐霸气的一擦鼻子说道:“你以为,我的刀片只是纯刀片吗?”
  随着闻羽狐的解释一出,刘顺径直朝着对方冲去,丝毫不给陈夺任何思考和休息的机会。
  靠近陈夺,一击飞踢,踹开对方后,雪灵雀静也在此时跑了过去,将离文竹拽到了安全的地方松绑。
  发现形式转变,所有人都开始准备动手,李布此时喊道:“住手,否则我让你们再也见不到石牌。”
  随着声音的传来,正欲要动手的陈夺一伙,匀齐刷刷看向李布。
  李布此时拿着石牌,做出一个砸东西的动作:“我想,如果砸成碎石,会怎样?”
  看到这一幕,陈夺笑道:“哈哈哈,你以为石牌是什么?说砸碎就能砸碎?”
  李布眉毛一扬道:“要不试试看?”
  言罢,李布便要去砸,陈夺这时想起李布似乎拥有着怪力,便也不敢随便让他尝试了。
  “好好好,停停停,都住手,都住手,别乱动。”
  看到这种效果,李布笑道:“原来威胁人,是这种感觉呀!怪不得有些人总是那么卑鄙,喜欢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欺负人。”
  鸡蛋此时贴近李布道:“别说了,你这样的指桑骂槐,会把自己也骂在里边的。”
  听到这话,李布尴尬的停止了。
  “好吧好吧!各位,按计划行事,你们赶快去寒下有屋帮忙,我来拖住这边。”
  因为之前已经计划分配妥善,也没人多说什么,只见闻羽狐快步跑到离文竹这边,抱起他就跑,刘顺鸡蛋相跟在后。
  六大主力看到这种情况,想要去追,却被李布一句话喊停了:“都别乱动,小心我手不稳。”
  与此同时,李布转头看向那边的厕所,那里便是他的逃跑防范计划。
  目送着刘顺等人离开,李布挺直了腰板,雪灵雀静优雅的走到李布身边,二人憋笑中看着陈夺,这导致陈夺浑身升起不少鸡皮疙瘩。
  陈夺,赵山胡,六大主力八人此时看着李布,李布也看着对方,同时将石牌交给了雪灵雀静。
  只要他们不动,李布就不动,能多拖一分是一分。
  陈夺看到石牌落在了一个小姑娘手中,而后深深呼出一口气,低声道:“还等什么?抓住她啊!”
  随着话音刚落,六大主力这才迈开腿朝着李布跑去,李布给了雪灵雀静一个眼神,她顿时心领神会。
  雪灵雀静转身朝着墙角厕所跑去,李布则挡住了六大主力的去路。
  六大主力,此时在李布的眼中,都不及之前战斗的那个黑汉强,只见他纯依靠蛮力,一边轻松躲闪,一边一拳一个的便是轻松压制。
  望着去的的快,倒地更快的六个人,再望着逐渐远去的雪灵雀静,陈夺急了。
  “你拖住李布,我去追她。”陈夺说着,赵山胡点了点头。
  “想走?”李布微笑着开口,正要去挡陈夺,刚好是此时,赵山胡出现在了李布面前:“休想坏事。”
  李布眉毛皱了皱,随后根据预测先知能力,短暂看到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而后他邪邪一笑道:“你才是坏事的吧!”
  李布看到赵山胡会跳起,同时给自己侧面来一脚,也好不让自己干扰陈夺。
  方法挺好,错就错在他要起跳,一脚绊倒赵山胡后,李布伸手去抓陈夺。
  第一下抓空了,李布便也学着赵山胡,起跳侧踢了陈夺一下,陈夺身子蛮壮的,不过李布有怪力在身,所以这一脚也不轻。
  陈夺因此步子变缓了一下,不过已经足够了,李布伸手轻松拍在了陈夺肩膀,硬生生将他拽回了赵山胡摔倒的位置。
  陈夺着急了,他狠踹了赵山胡一脚:“废物。”然后与李布开始了对抗。
  李布满不在乎的躲着,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之前既然能够躲闪他们二人的攻击那么长时间,此时对付陈夺,那也是绰绰有余。
  赵山胡被陈夺踹了一脚,导致二次倒地,不过很快他就起身,帮助陈夺对付李布。
  这一下子李布显得有些忙乱了,不慎挨了几拳,嘴角留出了血。
  由于先前已经精神疲惫,稍微回复了点,也在刚才消耗的差不多了。
  李布快速转头看向雪灵雀静,发现她已经站在了厕所边,随后李布回过头来,发现六大主力六个人由于缓和,也能站起来了。
  时机已到,李布猛然后退几步,随后朝着雪灵雀静那边跑去。
  陈夺被李布猛退那一下闪了一拳,不过好在稳住了身体,但是赵山胡由于过分认真用力,导致他直接来了个婴儿摔,样子诡异丑陋可笑。
  陈夺越看赵山胡越生气,索性不去管他,而是追着李布跑去。
  就在这时,雪灵雀静笑了,这一笑意味着很多事情。
  注视着柳哥哥,发现他就要靠近自己的时候,雪灵雀静直接将石牌扔进了厕所坑中。
  随着一个落水拍水的声音,清脆响亮且扎心的传出,李布对着小静竖起大拇指,雪灵雀静骄傲中可爱呆萌笑。
  由于乞丐一派厕所的简陋,所以他们的坑也是露天的,只有一圈围墙,想要往里边扔东西太轻松了。
  发现石牌被那姑娘扔进了厕所坑内,陈夺便是气不打一处来。
  此时李布拉着雪灵雀静朝着大门方向跑去,根据之前的交流,他已经从刘顺那里得到了回去的路线。
  李布雪灵雀静朝着大门跑去,陈夺一时间不知该追还是该掏。
  他回头看向自己的队友,一个吃土,六个哼哼唧唧,没一个靠谱的,顿时气的差点窒息过去。
  赵山胡赶忙说道:“陈夺,你去追,这里交给我。”
  听到这话,陈夺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赵山胡,随后追着李布跑去。
  赵山胡起身拍了拍土,然后看向身后的六个人,只见那六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一齐开口:“赵哥威武。”
  话音一落,六人便是留下鼓励信任的眼神,也同陈夺的方向跑去。
  赵山胡嘴角抽搐大骂:“我靠,你们这群吃里扒外,忘恩负义的家伙……给我回来……”
  众人速度飞速的跑没影了,赵山胡无奈看向厕所,拳头紧握,牙关紧咬,最终只能选择硬着头皮上。
  离开中心场后,陈夺等七人齐追李布雪灵雀静。
  “别跑……”
  李布本以为他们没有理由再追自己,但是没想到,居然一来就是七个人,看来赵山胡是被坑了呀。
  “李布,我已经放走了三个,这次绝对不能再把你放跑了,寒下有屋多一个人,我们便少一份希望。”陈夺大喊。
  李布怎么可能会停下,他拉着雪灵雀静的手,二人随风奔跑,模样相当唯美。
  雪灵雀静头发飞起,李布亦是如此,就这样,二人直至大门口。
  砰……噗……
  刚刚抵达大门口,李布便看到浑身是伤的刘顺倒在了自己面前,不远的一边还有同样伤痕累累的离文竹和闻羽狐。
  此时李布身旁的刘顺,捂着胸口说道:“有高手……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