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八十三章 耳朵恢复

  杨幺的话,说的离文竹一愣,李布不是一直都能听到吗?为什么要喊着来呢?
  想着这些,离文竹不解的问道:“杨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布不是一直都能听到吗?”
  似乎是因为离文竹突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所以杨幺也是显得格外不适应,因此有些乱了神。
  自我微微调整了一下后,杨幺开口说道:“你昨天跟我们不在一起,所以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离文竹皱了皱眉头,有些好奇,又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杨幺看了一眼李布,感觉他似乎并不在意,于是这才开始向离文竹解释了起来,就连前天晚上眼睛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离文竹听后,也是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又是他们,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们这样到处伤人有意思吗?”
  说到这里,离文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李布的眼睛和耳朵,接着使劲喊道:“李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离文竹的声音很大,李布几乎是听到了两个声音,雷脑预测的,加上耳朵听到的,两个声音一模一样,相互之间的延时也就一秒钟左右。
  因此,李布接收到的信息,也就像是回声一般的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李布无奈的推开贴近耳边的离文竹,而后开口说道:“没事,耳朵不严重,没昨天严重了,可以听到你们正常说话。”
  听到李布这样说,杨幺问道:“不会吧?真的吗?”
  李布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真的,而且确实是没昨天那么严重了,昨天是真的一点也听不见,今天可能孤独花粉已经匀称了,就差找到桑树芦荟消掉了。”
  杨幺笑着靠近李布,拍了拍他的胳膊道:“那是好事啊!只要在不耽误你听力的情况下寻到桑树芦荟就可以了。”
  李布点了点头,只是杨幺却开始苦恼了起来:“那不对呀!被泼了花粉的耳朵,难道第二天就能听到正常说话了吗?”
  听到杨幺这话,李布似乎也觉得有些离谱了,毕竟人家是大夫,老本行。
  然而李布自己呢?实际是没有好,一丁点都没有恢复,只是依靠雷脑才可以听到他们说话。
  但是雷脑,现在李布觉得还不能告诉他们。
  因为之前李布已经在杨幺的面前显现出了能够听到人正常说话的样子。
  所以他才因此编了一个耳朵已经不严重的说辞,来掩盖雷脑。
  没成想有了这样的一个尴尬局面出现,就像是游戏的错误程序似得,逻辑不通。
  这是李布在听到杨幺那句话后,心中所想的。
  离文竹则不同,当他听到杨幺那话后,有些小生气的说道:“杨幺,耳朵能听到难道不好吗?哪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离文竹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杨幺听到后挠了挠脸蛋说道:“能听到自然是好事,但是以我对孤独花粉的了解,李布这样的情况有些罕见。”
  离文竹接话道:“那有什么,历史上的古怪病,古怪药,药失效,甚至是草能治病等等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这算啥呀?”
  杨幺摇了摇头,不认可离文竹的言语,因为他说的那些,都是有依据的,此时再看李布现在的情况,就真的是奇怪了,毫无依据。
  昨天晚上杨幺可是亲眼看到李布受伤的,而且他昨天的嗓子,也是因为和李布说话导致沙哑的。
  就此而言,一晚上就恢复了这么多,莫非他的身体可以消解孤独花粉的特性吗?
  那也不对呀,就算是那样,他的眼睛为什么还会那么久都是模糊的呢?
  似乎是发现杨幺想不通在硬想,为了不给他添麻烦,李布开口说道:“其实也是可以解释的。”
  李布一句话,小矮子杨幺竖起了耳朵,想听听他会怎么说,毕竟他才是受害者,一切的感觉都只有他知道。
  发现杨幺和离文竹的视线来到了自己这边,李布笑了笑道:“不用那么沉重,耳朵能听到的原因很简单,其实昨天那两个小孩并没有完全把花粉泼进我的耳朵。”
  李布这样说着,实则这也是真话,昨天的两个小男孩确实是没那么大的劲全部把粉末泼进自己耳朵。
  虽然没有完全进去,但是那孤独花粉确实是霸道,仅是一捏的量,就能够把自己的耳朵搞成这样。
  听完李布的第一句话,杨幺疑惑道:“是这样吗?”
  李布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因为昨天那两个孩子站的距离比我远,所以并没有完全泼进去,效果自然也就会相对的弱一些。”
  杨幺开始摸了摸下巴道:“可是你昨天明明……”
  杨幺说了一半,李布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了,于是开口打断道:“昨天之所以听不到你说话,那是因为我有些慌张了,耳朵不跟话,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是这么简单。”
  “睡了一觉以后,今天清醒多了,也想开了,反正你不是说桑树芦荟其实很好找吗?”
  “所以我也因此,发现我的耳朵并没有多么严重。”
  李布耸耸肩膀继续说道:“我只是被自己的眼睛给吓到了,我以为耳朵会像眼睛那样严重,实则不然。”
  “我没事放心吧!现在差不多是可以隐约地,听到你们的正常说话。”
  李布的解释很全面,杨幺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原因。
  这正是因为李布说的都是真话,只不过就是孤独花粉较霸道,一点点就可以堵塞一个人的双耳。
  好在杨幺没有亲身体会过,所以也不知道孤独花粉究竟有多厉害,索性忽视了这一条。
  因为他相信的只是量少劲小,量多劲大,所以李布昨天被泼的粉末较少,也刚好对上了杨幺所认为的量少劲小。
  离文竹看着杨幺的模样道:“真是的,一遇到医学上的不通事,你就认真的像个考生一样,现在想通了吧?”
  杨幺羞涩一笑点了点头,李布也露出了笑容说道:“好了,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我们就该出发了。”
  离文竹想了想道:“我昨天已经和我爹打过招呼了,拿的东西也就是这些,我是随时都可以出发的。”
  杨幺同样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箱子,而后肯定道:“我也差不多都拿上了,该有的药材都有,加上这一沓纸,都是齐全的。”
  离文竹看到那一沓纸道:“你拿纸干什么?莫非也要像我一样写诗吗?”
  杨幺回过头来白了离文竹一眼道:“我这是学习记录用的,我写什么诗?”
  言罢,杨幺合上箱子对着李布说道:“我也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李布猛点了点头,激动的突然有些热血沸腾了:“好,我们立马就出发,现在开始,我们就都是逍遥游者团的一员了。”
  随着李布的话音刚落,他的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个,加入你们这个什么摇着的团用结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