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七章 离文竹出现

  “孕山海之气,育川流之势,借月在上精华,敢接吾一脚否!”
  雪灵雀静大跨步奔跑,双腿前后呈现出一个前倒横摆的“7”字,在距离闻羽狐约两步之遥时,她猛然跃起。
  于空中转体,修长的双腿摆放一字马,左腿做前,右腿位后做攻,顺着身体转动,借最大惯性,脚后跟便是狠狠地击向闻羽狐。
  闻羽狐被雪灵雀静这一套夸张的体术吸引着,眼神痴痴望着那柔软的身姿,却疏忽了防范,虽然他未必防得住。
  但仅是一秒愣神,雪灵雀静的攻击便是到了闻羽狐的肚子上。
  被这一记奔跑转体回旋踢加合的力道击中,闻羽狐喷出一口水,喊声都发不出,似有做哑。
  向后翻滚了几圈,闻羽狐蹲在地上起不来,肚子被狠踹,一时间只觉得浑身无力。
  一脚将闻羽狐战力踢无,雪灵雀静拍了拍手,仰头傲气道:“敢偷袭我哥哥,这就是下场,给你个警告你要记住,如果我想,你现在就能去做太监了。”
  雪灵雀静如此一说,众人浑身不由一抖。
  鸡蛋这时跳到李布这边,刘顺也同样站了过去,这都是因为雪灵雀静那一脚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他们才得以脱身。
  李布拍拍身上土,擦掉嘴边血站了起来,同雪灵雀静居中,鸡蛋刘顺站两边,四人并排站立。
  随着一股冷风袭来,吹动着四人的头发及衣服,也更让他们坚定目标,就好像是老天在给他们打气似得。
  六大主力已经站到了对立面,陈夺赵山胡并排,六大主力在后,旁边还有一个不明真相,却蹲着因难受而无法起身的闻羽狐。
  陈夺看着对面四人,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好玩方法,只见他对着六大主力其中一个交代了一番后,那厮离开了,接着陈夺邪邪一笑的看着李布等四人。
  李布刘顺同时皱眉,李布仅是好奇,而刘顺却握紧了拳头,心头大感一丝不妙。
  陈夺这时开口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回寒下有屋,因为我的任务,就是拖住你们。”
  刘顺开口对话道:“那可未必,凭借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的人,想拦住我们简直痴心妄想。”
  陈夺单眉一挑,自信道:“哦?是吗?我们三脚猫功夫,也足够拉住你们这些大脑不灵光的家伙了。”
  刘顺眯眼收瞳,死死盯着陈夺,同时猜想他会施展怎样的轨迹。
  “该不会……”刘顺想到一种可能性,即是立马神色大变,李布看到这一幕,疑惑道:“怎么了?”
  刘顺瞪着眼睛看着李布,正当他要解释的时候,那个之前离开的六大主力之一回来了。
  他的手里拽着一根粗绳,源于另一头,便是被绑的结结实实的离文竹。
  正如刘顺猜想那般,他们果真是拿离文竹来要挟,此时情况大不妙了。
  李布看到这一幕,内心也有些震撼,怪不得一天也没见离文竹,原来早被算计了。
  离文竹此时满身伤痕,脸部几乎已经被血浑洗,不仅如此,他的手背,脖子,破洞的衣服里边,也皆是划痕。
  “你们,你们干了什么?好歹一起住了多年,陈夺,你怎么忍心把他打成这样?”一直沉稳的刘顺,此时看到这一幕有些忍受不了。
  陈夺耸耸肩膀满不在乎地说道:“问他吧!这小子很有骨气,死活不帮我演戏,一直在反抗,实在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不过我之前小看离文竹了,他的骨头倒是够硬的,不管怎么把他放倒,他都能站起来,可惜不愿意加入我们,否则也是个不错的同伴。”
  陈夺一直说着,还不忘轻轻踢了踢离文竹,这一幕激怒了刘顺。
  刘顺指着陈夺怒喊:“现在,放了离文竹,否则我让你后悔。”
  陈夺冷哼一声:“你以为你现在还很厉害吗?被我们下了药,你的身体三日之内都无法恢复正常,你现在就是个废物。”
  赵山胡突然不舒服了一下,因为他总感觉陈夺也在骂他,毕竟刚才自己和刘顺打了个平手。
  “呵呵,看来,是我眼拙了,那位兄弟,实在对不起……咳咳……”
  闻羽狐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腿软,但是勉强能站起来了。
  “看不出,陈夺你原来是这样的人?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寒下有屋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羽狐一边一瘸一拐的朝着李布四人靠近,一边冷眼看着陈夺。
  “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闻羽狐再次抬腿挪了挪。
  “离文竹是你的兄弟,这你都忘了?”闻羽狐继续挪动着身体。
  然而,这在外人看来,就是闻羽狐说一句话,便朝着李布四人这边靠近几分。
  就这样,说一句,挪一下,说一句,挪一下,因为他的举动,也导致众人的眼神一下又一下地在眼眶里朝着李布四人齐聚。
  陈夺嘴角抽搐,你要去就赶快,为什么还走一步骂一句?这顿时让陈夺忍无可忍。
  “闻羽狐,你到底站哪边?”
  闻羽狐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挪动一脚,接着又冷哼一声道:“你把离文竹搞成那个样子,已经违反了寒下有屋的规矩,我自然是跟着刘顺哥走。”
  陈夺咬牙切齿,终于火气冲击大脑:“那你就赶快去,一挪一挪的,你螃蟹啊?浪费时间。”
  怒吼一声,发泄完毕,陈夺冷冷轻咳一声,然后对着李布等人说道:“我相信你们不会放下离文竹不管的,告诉你们,不要乱动,否则我不确保自己会对离文竹做些什么。”
  刘顺握紧拳头,低压着声音道:“可恶啊!”
  因为离文竹在陈夺手中,李布几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这时刘顺对着李布说道:“李布兄,你回寒下有屋帮忙,我们对付这边。”
  李布看着刘顺,摇了摇头:“不行,我找不到路。”
  刘顺继续说道:“没事,我有办法让你找到,你听我说,石牌和图纸非常重要,现在它们就在寒下有屋藏着。”
  “绝对不能让乞丐一派的人找到,否则后果很严重,至于石牌和图纸我稍后给你讲。”
  “我只希望你可以回去,然后阻止他们夺取这个,我会代表所有寒下有屋的人感谢你。”
  李布叹了口气:“我知道石牌和图纸的作用,但是你真的信得过我吗?”
  刘顺低着头摇了摇:“我不清楚,但是我现在只能信任你了,离文竹的安危我们不能放任不管。”
  “我和闻羽狐等四人在这边,你且快去寒下有屋帮忙。”
  听到二人的对话,雪灵雀静靠近道:“我反正陪着哥哥走,他去哪我去哪。”
  与此同时,鸡蛋也说道:“那我也要走,我的目的就是找范大力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一幕震惊了刘顺,一走走三个,那么此时剩下的也就是他和闻羽狐了,这结果可有些不那么好。
  皱着眉头,刘顺看向闻羽狐,闻羽狐摇了摇头:“我要救离文竹,我不能离开。”
  刘顺握紧了拳头:“我现在武力不够,回去也是累赘啊!”
  李布也发现了形式不对劲,于是细细思考片刻后,开口自信说道:“要不这样,我……”
  “谁也别想走。”李布五人的对话,陈夺自然是听到了。
  也不知陈夺从哪里取出了一把长剑,斜竖在了躺倒的离文竹脖子前,依此来压迫着李布五人。
  刘顺气急败坏:“可恶陈夺,你看看你现在都在做什么?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陈夺自信道:“我当然知道,拖住你们,然后享受荣华富贵,哈哈哈……”
  刘顺冷笑一声道:“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的动作,你是把刀架在了你最好兄弟的脖子上你可知?”
  陈夺眯起了眼睛:“你想表达什么?”
  刘顺继续说道:“你忘了我们过去的时光了吗?”
  “你,我,离文竹,刘顺,段翰,还有众寒下有屋弟兄……等等……段翰?”
  说到一半,刘顺突然扭头对着闻羽狐说道:“段翰是不是今天回家?”
  刘顺这举动顿时让陈夺不爽了起来:“我靠,你好歹把话说完啊?突然无视我什么意思?”
  陈夺骂骂咧咧的吐槽,刘顺全部无视,同时与闻羽狐对话。
  闻羽狐说道:“对,他已经回去了,就是因为收到了他的消息,我才决定返回寒下有屋的,否则比赛时期,我怎么可能回去?”
  刘顺眼神变淡:“你刚说什么?通知了你?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闻羽狐被噎住了:“我……这种细节就别在意了,嘿嘿嘿……”
  刘顺无奈:“又被骗了吧!”
  闻羽狐尴尬了起来。
  “算了算了,就知道是这样,你这个毛病什么时候改一改,不过好在段翰回去了。”
  刘顺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突然兴奋道:“如果主力都在这边,也就是说去寒下有屋的乞丐都是普通人了呗?”
  “那么依靠段翰的实力,应该是可以守住的吧?”
  此时鸡蛋站了出来,开口就是打击:“没用的,他们有防范计划,如果说这边的防范计划是离文竹,那么那边就是五兽侠盗。”
  刘顺突然心下一紧,鸡蛋继续说道:“那五人实力在范大力之上,并且各有特点,凭借这个,就是不可逆的。”
  “即便是我们都在那边,也需要点功夫才能拿下。”
  刚来的希望,再次被扑灭,刘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冷眼看向陈夺。
  陈夺被这个眼神看的很不舒服:“看什么看?无视我一通你有理了?”
  李布这个时候微微笑了起来:“不如,我们解决了这边,一起回去,刚刚就想说,被打断了,不过也正好也让我多想了一个防范计划。”
  听到李布这样说,众人眼神聚集在李布身上,李布自信道:“陈夺,你看这是什么?”
  李布拿出了一个物品,陈夺看到后,立马脸色大变。
  与此同时,李布开始给众人讲解自己的计划,还不忘低声把防范计划告诉给了各位。
  有了目标,有了信心,心情果真不一样了。
  李布,雪灵雀静,刘顺,闻羽狐,鸡蛋,五人突然严肃,且并排站齐,一同朝着陈夺走去。
  看到这一幕,陈夺顿时有些措手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