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五章 刘利树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剩余的八位参赛者,现已全部站在了擂台之上。
  规则不变,还是由一号开始,按照排序的方式选择对战。
  同之前说好的,沈留没有选择李布,而是选了一个陌生的比武者。
  比赛开始,这一次大家长了记性,因为见过老者展现的真正实力,于是纷纷投了老者沈留赢。
  站在擂台上,看着那些举动一致的观战,又看了看沈留对战的那位比武者,看那一副堵心的表情,李布也是无奈一笑。
  老者沈留似乎并没有把对发放在心上,而是开始寻观众开心。
  比如假装就要跳下擂台,或者是把后背给对手看,随后又让对方打空,以此来挑战着观战投牌人紧张的心。
  沈留很是淘气,那副模样不仅仅气的观战吹鼻子瞪眼,就连对手,也是一副窝火样。
  窝火也就是憋屈的气愤,没地方发泄,这份心情李布也是可以理解。
  换做是谁,对战一个打不着,还频繁戏耍你的对手,谁又能够心平气和?恐怕也只有大师了吧?
  不过换个思维一想,似乎大师也未必沉得住气,因为他们爱面子啊!
  如此一来,也就只有山里的隐居高手,才能够沉得住气了。
  但是对战沈留的那人,既不是大师,又不是隐居高人,窝火应该就算正常情绪了。
  沈留似乎也注意到了窝火的对手,于是他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啊!玩过了,我们现在开始吧!”
  对手嘴角抽搐,一脸黑线,看到这副模样,沈留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好吧!不要生气了,我让你打我十下。”
  听着沈留这种口气,就像是在安慰自己的孩子似得,这必然会让对手愈发气愤了。
  有便宜,谁会不占?既然他说了让,那就别怪自己大话毁掉排名。
  对手是这样认为的,于是他朝着已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沈留冲了过去。
  沈留一直在微笑着,看着这个表情,李布就知道他的对手已经算是凶多吉少了。
  对手靠近沈留,果不其然,沈留也不知干了什么,速度极快,直接让对方疼的趴在了地上。
  沈留歉意的看着自己的对手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这不是头发要散开了,我紧一紧,没想到你就冲过来了,巧了。”
  听着沈留的解释,李布才算知道了,原来刚才是沈留要扎头发,所以用已经抬起的胳膊肘,击了一下对手,导致其痛趴地面。
  李布此时脸绿了,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你确定你是不小心吗?你确定这仅仅只是巧合吗?这准确度,未免表现得太巧了点吧!堪比彩票中奖啊?
  李布肯定不相信沈留是不小心的,因为谁扎头发抬手那么快?知道的以为你要扎头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拔头发呢。
  其实对于沈留,李布自打之前就有一个粗略的判断,这沈留或许有着类似雷脑的能力,也就是俗称的感知。
  击趴下了对手,似乎因为用力过度,再加上集中的位置是下巴,所以对方很明显是还在晕眩之中。
  沈留看了看,最后一脚送其下了擂台,这场比赛结束,沈留获胜。
  接下来的比武,没有人选择李布,李布也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也就是没得选。
  随想既是现实,果然论到第四个人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没得选了,因为就剩下他和李布了。
  场上此时就剩下五个人了,等李布这最后一场比完,淘汰完这一组以后,也就剩下四个人了。
  四人场也就是银场,胜者得银两,最后是金场,也就是决赛,决赛胜者的奖励,会由原本的银两换成金子。
  李布这最后一场开始了,对手是个瘦高个子,名叫刘利树。
  刘利树一出场,就摆出了一个武学功底该有的起手式,两只手呈现一个喙状。
  看着对方喙状手,在身前交替环绕,就像是一只活灵活现的生物一样,李布瞬间就因此认真了起来。
  看模样就是个有功夫底子的人,而且再者说,能走入最终场八强的,能差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李布就无比兴奋,或许对方能够让自己探索出一点柳下帝的武学知识来。
  似乎刘利树尊崇的是先下手为强,所以他先动手了,李布虽然因为模糊眼,看不清楚对方的脸,以及具体的动作。
  但是基本的方向还是能够判断的。
  刘利树的手很快,似喙的双手,在身前飞速的啄着,就像是老鼠挖洞时的那个速度,极快无比。
  李布慌忙躲闪,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慌了,看不清楚,李布总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物体绊到脚。
  皱着眉头,依靠着雷脑,勉强可以躲开进攻,眼睛看不清,但是身体其他的机能还是正常的。
  好在头脑没有昨天那么痛了,否则今日是必败的,如果败了,之前的努力也就打水漂了。
  不得不说,刘利树很快,而且力道不小,根据雷脑,李布居然浅略的接收到了一些未知的信息。
  信息主要内容,讲的就是速度武功,速度快,武功厉害,因为速度有的时候也是决定力道的。
  看到这里,李布好奇,于是伸出两只手臂,摆成一个叉状,直接去抵抗刘利树的一喙。
  李布的力道他自己是清楚的,基本上算得上是上成了,也就是所有人平均值中,力量大的。
  但是当他抵抗那一喙的时候,他发现一道够强的力由那只手中传来,这仅是一只加持速度的手喙而已。
  随着被抵抗,刘利树第二只手也击了过来,速度快到无法反应,毕竟两只手是交错进攻的。
  随着第一挡的开始,李布便不知不觉地抵抗了好几喙击,叉状手臂都开始红肿了。
  赶忙躲开,李布揉了揉手臂,对方刘利树再次摆出了起手式。
  皱紧眉头,这时头脑中出现了攻其下盘的信息,好像是一种意识,也就是柳下帝身体中早已保存的潜在意识。
  有了这样一个提示,李布苦苦一笑,对于武功他压根不了解,仅是凭借着灵活的躲闪感知,以及够大的力量混到现在。
  这时对付一个真正的武者,你跟他说攻其下盘,就好像是比赛时的打游戏,你告诉了一个技巧,但我却因为没练习过,导致无能为力一样。
  想着这些,刘利树已经再次展开了进攻,李布站在原地,开着雷脑,同时看着他的腿部下盘,心中想着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