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九章 出卖

  离文竹将赵山胡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给了陈夺,陈夺依旧严肃的问道:“那你们最后把他怎么样了?”
  离文竹捏着下巴,随后微笑着卖了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陈夺的脸色冷淡,离文竹与陈夺沉默许久,最终离文竹终于受不了了:“好吧好吧!我和李布把赵山胡绑在了小仓库里,等待明天那群窃贼来了以后,一网打尽。”
  离文竹言罢,陈夺在屋内开始转悠,同时思考着什么,猛然间,陈夺转身看向离文竹。
  “你真的确定他们明天肯定会来吗?”
  离文竹点头肯定道:“对呀!他们的交谈我全都听到了,不会错的。”
  陈夺还是不放心,并不是不相信离文竹,而是怕离文竹不相信叛徒是赵山胡。
  同时,陈夺也不觉得离文竹会信任李布,虽然不了解李布,但是他了解赵山胡,只怕是会暴露什么。
  于是陈夺问道:“你确定他们还有李布不是在跟你演戏?”
  离文竹无奈道:“演戏?不可能的,李布和他们都不认识,而且我和李布之前可是偷听啊!安静到没有蚊子声大,他们根本没发现我们。”
  “难不成他们还能无聊到两个人去河边演戏?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我都没听过,必然是乞丐偷东西一派的人。”
  虽然离文竹较夸张的拿蚊子描述了一下,不过当时他确实是很小心,只可惜他发现陈夺的警惕心一直都在上升着,从未下降过。
  “这陈夺怎么突然这么奇怪,之前也不见他这么多疑问啊?”离文竹低声说着。
  到了第二天,按照原计划,大家再次像前一天那样大肆宣扬了一整天,直到即将夜幕降临,他们这才回到寒下有屋再次埋伏了起来。
  “李布,山胡怎么办?”
  离文竹此时开口问道,陈夺也随着这句问话看向了李布。
  李布示意二人靠近,随后开口说道:“为了保证不被山胡逃走报信,我几乎一整天都在看着他。”
  李布说到这里,眼神转移到离文竹这边,对着他说道:“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再随我走一趟。”
  “我会在陈夺你们包围他们的时候带着山胡出现,待到那时,就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刻。”
  陈夺点了点头,李布带着离文竹来到了小仓库。
  小仓库的角落,赵山胡翘着二郎腿躺在木板上,见他闭着眼睛似有享受的意思,离文竹便是气不打一出来。
  “嘿,醒醒!看把你给舒服的!”
  听到离文竹的声音,赵山胡睁开眼睛,接着坐了起来,不过他似乎是直接无视了离文竹,而是直接看向了李布。
  “师父,你终于来了?”
  听到这个称呼,离文竹惊讶的看向李布,随后又瞅了瞅赵山胡。
  “师父,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放开啊!”
  赵山胡的左右手被绑在了一起,同时还和角落的一根铁棒一齐拴着,所以他的活动范围小的可怜。
  离文竹此时忍不住开口问李布:“他什么时候改口叫你师父了?”
  李布耸耸肩膀:“自从我轻松打败他之后,这小子的眼神看我便是自带阳光。”
  离文竹羡慕嫉妒恨的撇了撇嘴,随后对着赵山胡厉声道:“别想了,到时候抓住你们一帮人以后,你们就要受到惩罚,还想着拜师,心可真大。”
  听着离文竹的话语,赵山胡仅是白了他一眼,同时不忘带上一句:“切,小屁孩。”
  离文竹嘴角抽搐,似有抓狂道:“你说什么?”
  离文竹的脾气较大,这个李布也是了解的,看他现在的样子可能容易坏事,于是李布抬起手制止了他们二人的交谈。
  离文竹虽然气愤,但还是明白大局为重,所以李布的一个手势,他便消停了不少。
  不过赵山胡笑了,他再次开口说道:“对,就这样,乖一点,省的让我和师父两个操心。”
  离文竹握紧拳头,眼神满满的都是怒火,李布一捂额头,这可不是好征兆。
  靠近离文竹,李布在他的耳边说道:“忍一忍吧!等我们带他出去以后,你想怎样就怎样。”
  不得不说,这句话效果还是很高的,至此之后,不论赵山胡如何挑畔,他都是笑一笑忍了下来。
  不过这对于离文竹来说,可都算在了包围乞丐一帮之后,到时算账,先集怒火,离文竹蓄势待发。
  李布这边已经准备就绪,陈夺也没有差到哪去,没过多久,位于寒下有屋的外边,果真传来的嘈杂的脚步声。
  脚步声虽然轻,但是由于人多的原因,也无法完全静音,陈夺他们自然是听到了:“所有人,埋伏起来。”
  大门轻轻被打开了,一个长相酷似大哥的男人鬼鬼祟祟的看了看,接着让底下人走进来探路,发现没事以后,他才带着弟兄们全部进来。
  “告诉你们,山胡那小子说过,这里的粮食已经全部分开,所以知道为什么今天把你们带来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大哥,你是令我们见见世面。”
  啪……
  “混账,是为了能够快速搜找,人多速度快懂不懂?”
  “都给老子听好了,一定要轻,不想饿死就给我轻点。”
  “知道我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吗?除了食物以外,那个秘密财富。”
  “明白了大哥。”
  躲在二层的掩体后边,陈夺听着他们的交谈,这时,他朝着一个确定的方向丢了一块石头。
  随着石头落地,大门也在这个时候关牢了。石子落地,寒门紧闭,这是先前就确定下来的暗号。
  这一举动顿时惊了乞丐一伙。
  “怎么回事?”
  时机已到,陈夺直接大方的站了起来:“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原来所谓的盗贼团老大,就是这寒下有屋曾经的骗子范啊!”
  这个声音显得很突然,范大力等人纷纷被吓了一跳,随后便看向二层,发现是陈夺,便松了口气?
  “陈夺?大晚上不睡觉,你躲在那里干嘛?”
  陈夺冷哼一声,随后拍了拍手,所有人全部跳出,几个呼吸之间,便是将乞丐一伙全部围了起来。
  数了数,范大力他们大概仅来了七八个人,顿时寒下有屋众人松了口气,人数碾压,没什么可紧张的了。
  本来还以为不会打拳,会被对方压着来,现在这种顾虑完全没了。
  陈夺这时开口道:“范大力,我就说为什么每次都抓不到你,现在想来倒也是,你可是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啊!”
  众少年的出现,给范大力等人更是来了一记惊上加惊,不过很快便平复了。
  范大力看着这些少年,又看了看陈夺,以及他脸上那个三番计划开始的暗号动作,范大力心领神会的笑道:“哈哈哈,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早不抓晚不抓,偏偏在我决定来看一看的时候,你动手了,哎!”
  “不过,你真的以为我就这点能耐吗?”
  陈夺对着范大力眨了眨眼,而后装作警惕道:“什么意思?”
  范大力大喊道:“赵山胡,去寻救兵!”
  这时,一个很奶的声音传了出来:“是滴大哥,胡胡这就去!”
  随着声音刚落,李布与离文竹笑着走了出来,同时手里还拽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还绑着一个人,正是赵山胡。
  看到这一幕,范大力有些头晕了,这三番计划开始的突然,没想到苦色位居然是赵山胡来做。
  于是范大力还有些想笑,但是为了计划,他忍了:“山胡,你怎么……”
  赵山胡此时叹了口气,随后跪在地上哭道:“对不起大哥,我出卖了你们。”
  就这样,一场戏中戏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