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九章 雪灵雀静是帝后?

  “刘顺,你们这是怎么了?”
  李布蹲下身子,望着刘顺急喘的胸脯,还有他那一脸的绝望。
  “一切都晚了……”刘顺自言自语。
  李布皱着眉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站在不远处的一个陌生驼背男吸引了他的注意。
  “难道!”
  由于是驼背的模样,而且还在那里低着头蹲着玩土,所以之前李布并没有太在意,把他当成了路人,转念一想,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有路人。
  李布放下刘顺,起身警惕观察驼背男,就在此时,他的身后,陈夺等人追了出来。
  陈夺一看前方驼背男,立刻乐了出来,其余六人则半蹲而下。
  “杜猩,你怎么在这里?”
  杜猩,五兽侠盗之一,是按照猩猩来培养的武功人。
  五兽侠盗团,五个孤儿自小经历残酷训练,五人分别按照不同的猛兽去训练,其武力颇高,难以对付。
  雪灵雀静在耳边给李布简单介绍了一下五兽侠盗团,李布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
  发现杜猩因为陈夺的喊声抬头起身,雪灵雀静立马低下了头,躲在李布身后遮上脸,同时用着蚊子声回答:“那是轩下帝的手下,安插在各个地方完成秘密计划,哥哥,借你身子躲一躲。”
  陈夺绕开李布,来到杜猩面前问道:“寒下有屋那边怎么样了?”
  杜猩回答道:“五兽侠盗已经汇合,范大力那边正在收尾,我提前来看看你这边的情况,接上你之后,差不多我们也该走了。”
  陈夺兴奋的问道:“这么说,石牌和图都拿到了?”
  杜猩点了点头。
  陈夺猛然一拍抬起的大腿:“太好了,我们辉煌的时候终于就要到了。”
  杜猩也微微一笑:“是啊!咦?赵山胡呢?”
  陈夺尴尬中嘴角抽搐:“我们稍微等等他吧!他可能正在奋战……”
  杜猩疑惑:“奋战?在哪?我去帮他。”
  陈夺赶忙阻止:“哎哎哎!算了吧算了吧!随便找个人去就好了,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杜猩点了点头:“那好吧!范大力那边收完尾会朝着阔城那边走,我接上你们以后,咱们走东山。”
  陈夺点了点头,随后赶忙安排了一个六大主力的人:“快去告诉赵山胡,掏出来以后门口汇合,告诉他杜猩在这里,任务已经完成,就等走了。”
  刘顺此时颤抖着身体站了起来:“什么?任务完成?这么说石牌和图都……那段翰他们呢?”
  杜猩道:“你说的是那个弹琴的吗?我走之前他还有口气。”
  刘顺瞪大了眼睛吼道:“什么?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
  杜猩看着刘顺的模样,突然来了兴趣,想要吓唬吓唬他,反正此时等人,也是无聊,倒不如寻些乐子。
  想到这里,杜猩便一步一步朝着刘顺走去:“没怎么样,我们五人去了寒下有屋后,发现范大力动作太慢,我们只能帮他助助力,所以就稍微教训了一下挡路的小孩。”
  刘顺差点再次倒下,身子抖动更加严重:“段翰,为了守护,你已经尽力了……”
  发现刘顺毫无反抗的心思,李布不解,于是他打算把最终疑问问出来:“刘顺,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守护石牌和图纸?”
  刘顺咳嗽,其中带着哭腔,带着回忆中的情怀,带着李布都感受不到的心境:“那是寒下有屋的灵魂,决定着寒下有屋的存在。”
  “寒下有屋的意志,就是为了守护石牌和图纸。”
  “之前寒下有屋曾来过一个狼狈的老人。”
  “老人袋子中放着多个石牌,还有一张寻宝图。”
  “我们觉着可怜,收留了老人,给他饭吃,老人便与我们玩笑,那晚简直是寒下有屋最热闹的时候。”
  “老人很厉害,当时段翰是个骨瘦如柴的流浪孩子,已经快要不行,吃喝难以下咽,结果老人上手,没几天就有了好转。”
  “不仅如此,老人还治疗了寒下有屋多数得病的少年,我们对老人也是感激不尽。”
  “老人走的时候,跪在地上求我们一定保护好石牌和地图,万万不能落在别人手里,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们哪里受得住老人一跪?所以赶忙拉起老者反跪回去,结果老人就拿出了一大袋子钱。”
  “老人说是一生的积蓄,求我们万万别把石牌地图交给别人,后来我们才知道,老人的时日无多,所以才最后求我们守护,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我们也能够感觉到这东西的珍贵,所以分开房间藏进密室密道,又将图撕碎,也分开藏起来,并把它定义为寒下有屋的意志。”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夺去,那是老人生前最后的遗愿,不管石牌地图怎样珍贵,怎样讨人爱,我们都要守住。”
  “我想,老人特意选择柳桉乡,肯定是不想让人发现,真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为此算计……”
  看着刘顺的表情,那份自责,那份后悔,李布终于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这种时候,按照自己的立场分好坏,在李布眼中,好坏已是一目了然。
  此时杜猩早已站在了李布和刘顺身边,触手可及的距离,李布扭了扭脖颈,松松筋骨,咔吧咔吧的声音展现出了李布的预热。
  猛然抬手一拳,李布朝着杜猩打去,杜猩抬起那够粗的胳膊,硬生生挡下了李布大力一拳。
  李布震惊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挡住了他的拳头,并且还一动不动,就像是一个孩子打在了大人的肩膀上一样。
  “怎么会这样?”
  杜猩微微一笑:“力气太小了吧!”随后迅速飘到了李布左侧打出一个巴掌。
  预测先知能力启动,李布惊愕失色,因为他发现,杜猩的巴掌仅仅只慢了预测先知能力约一指的距离。
  这是什么速度?
  啪……
  杜猩一掌拍飞了李布,李布空中翻了一圈倒地,而后嗓子一甜,吐出一口血。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李布回忆,当时突然出现的战将,给他的感觉就是这种。
  难不成,这杜猩的实力与那战将差不多吗?
  回想到雪灵雀静似乎刚才说过,五兽侠盗团是当今轩下帝的手下,难道另外四人的实力也同他一样吗?
  杜猩嘲讽:“以为你有多厉害,不过如此,没那点鸡毛,不要表现的太洋气,懂吗年轻人。”
  怒火,怒火,怒火,来自身体右边,空气中的怒火,吸引了嘲讽中的杜猩。
  “好奇特的感觉?莫非……”
  杜猩立刻转头,于身旁右边看到了雪灵雀静,顿时双眼一亮:“哎呦!这不是帝后吗?我王可是寻你很久了,原来你在这里?”
  “为什么我刚才没看到你,哦!我知道了,你怕被我发现,所以躲在了那个小子身后,你还真是鬼机灵,啊哈哈哈。”
  “我就说,是什么人,居然遮着脸躲躲闪闪,我还以为是个毁了容的女子,搞了半天……等等……这气势……该不会?”
  “。。。。”
  由于杜猩打伤了李布,雪灵雀静气愤,于是也没多听杜猩说话,也没有再躲躲藏藏,因为她已经愤怒到毫不在乎了。
  发现了雪灵雀静的状态,杜猩头皮发麻,赶忙极速远离她百步,接着熟练的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开始全神贯注的看着雪灵雀静。
  “帝后发火,强而难躲。”
  砰……
  一声气劲传出,雪灵雀静飞速朝着杜猩跑去,接着跃起一个翻身回转踢,便是踹在了杜猩的胳膊上。
  先前李布一拳纹风不动的杜猩,却因为这一脚,后退了不少,并且还翻了一圈,显得很狼狈。
  不过杜猩却笑了:“威力大不如前,看来之前用过一次了。”
  言罢,杜猩大方来到雪灵雀静身边,朝着她后脖颈一拍,拍晕她后,抬起扛在了肩上。
  正巧这个时候满脸通红的赵山胡出来了,他的身边,六大主力之一的那个男人,一脸嫌弃的提着手中的黑布袋。
  陈夺看到这一幕,对着杜猩说道:“这回可以走了。”
  杜猩点了点头道:“那好,人已齐,今天收获满满,轩下帝一定会开心,我们走,回宫。”
  陈夺兴奋点了点头,随后正打算习惯性的与赵山胡勾肩搭背,突然想起什么,便转念与杜猩搭了起来。
  发现他们要走,李布想要起身去追,却发现自己没有了那个力气。
  “可恶啊……你们要把小静带去哪里?”
  无法起身,李布只能大喊,这时杜猩回头看向李布:“小子,留你一命你就乐去吧!还有,别小静小静的叫,帝后是你这种人这么叫的吗?”
  李布疑惑:“帝后?什么帝后?”
  杜猩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而是带着陈夺等人离去了。
  李布只能看着,却无法做些什么,直至杜猩等人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刘顺起身来到李布旁边,看着此时脸肿的恐怖的李布,摇了摇头:“这一掌力度很大,你无法起身是因为被打出了腿软心理,李布,你是不是没有真正战斗过?”
  突然听刘顺这样说,李布惊讶的看着刘顺:“什么意思?”
  刘顺叹了口气说道:“初次战斗,如果被打压,并且触及内心恐惧,就会出现腿软站不起的情况,这是常见的腿软心理。”
  李布沉默,当初战将出现,自己也出现过类似的状况,不过没这次严重。
  难不成是战将放水?还是战将没有杜猩强?
  刘顺再道:“你先缓一缓,深呼吸一下,我去看看离文竹他们怎么样了。”
  李布点了点头,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了什么,便是开口疑惑问道:“鸡蛋呢?他去哪了?”
  刘顺回头无奈的看了看李布道:“因为杜猩的出现,他直接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布皱着眉低下了头:“杜猩放跑了他吗?”
  刘顺继续解释:“是我们三个一起上的同时,他跑了,所以可以暂且当成,是我们掩护了他的逃跑。”
  李布苦笑一声:“看来他明知杜猩的恐怖,所以跑掉了吧!”
  刘顺耸耸肩膀:“或许吧!”
  猛然间,李布再次疑惑的问道:“刘顺,你怎么恢复的那么快?”
  刘顺无奈了:“你好多问题啊!这叫气功,医学中的运气,可以有效恢复气血,是要求我们保护石牌的老人教给我的,回去我教给你啊?”
  李布再次苦笑,刘顺伸出手阻断李布:“别问了,我去看看离文竹他们,你先自己调解一下心情。”
  言罢,刘顺头也不回的去了另一头,李布耸耸肩膀,他现在十分在意雪灵雀静,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突然好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