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八章 艰难的选择

  看着那柱香越烧越短,李布也越来越紧张,终于,在离武雄起身的时候。
  李布紧握拳头,开口说道:“好吧!我……”
  就在李布打算做出决定,挣脱绳子束缚,转身先跑为妙的时候,离文竹的声音出现了。
  “放开我的兄弟,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而后不久,离文竹才踩着台阶走进了大厅。
  见到来人,离武雄先是皱了皱眉头,而后越发开心了,因为他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
  离文竹来到大厅,站在了李布的身边,此时他看着前方座位上坐着的离武雄说道。
  “我朋友是从寒下有屋过来的,老爷您也知道,那边的少年普遍都是没有什么家教,所以不懂这里的规矩。”
  “还望老爷能够宽恕我的朋友,实在不行,就由我来代替他领罪吧!”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告诉我的朋友基本的规矩,老爷就让我来替他跪求您的饶恕吧!”
  离武雄始终在微笑,也不知是想要做些什么,反正那笑容看上去很怪。
  只见离武雄此时看着眼前的离文竹,发现离文竹的眼神一直在向下斜视。
  李布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把爹爹改口为老爷,离文竹一定很难受吧!这是李布此时内心的想法。
  上下打量了一番离文竹后,离武雄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求李布跪地求饶?”
  离文竹回答:“我在路上碰到了胖瘦门卫。”
  离武雄点了点头表示秒懂,而后问道:“你可知你的朋友都干了些什么?”
  离文竹摇头,离武雄眯着眼睛,气愤道:“你这个朋友擅闯离府。”
  离文竹接话道:“是我的错,我没有告诫他这些。”
  离武雄继续说道:“你这朋友可是还辱骂了我。”
  离文竹皱着眉头,瞪着眼睛,满脸的冷汗,而后迅速跪在地上说道:“是我的错,老爷,还请饶恕,我这就带我朋友离开这里。”
  离武雄听着离文竹所言,嘴角微微上扬,而后走到离文竹面前道:“你确定你要为你朋友赎罪吗?”
  离文竹说道:“是的,我朋友只是不懂规矩,冒犯了您,我替他向您赔个不是,我……”
  离武雄伸出手阻止了离文竹继续言语下去,自己则开口不急不躁的说道:“好好好,既然你已经决定要替你朋友顶罪,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且先听我说完。”
  “你这朋友犯的错呢!我可以归到你的头上,但是我给你母亲买药的钱,我要收回。”
  “这小子让我颜面扫地,所以既然你要顶罪,那么我便不再给你母亲续药。”
  “这也就相当是拿你母亲的药费给他赎罪了,也算是给我的一个交代,谁花钱不心疼呢?你说是吧?”
  “所以说,我肯定不会既掏钱买药,又去忍受一个黄毛小儿的侮辱,你只能从中二选一。”
  “不过既然你已经跪下求我,那么也就是说,你母亲的药费已经算是帮他赎过了罪,往后的药费,我也不会再出了。”
  “好了,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吧!”
  言罢,离武雄走到桌子前,背对着离文竹,就好像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似得,举止令人作呕。
  李布白了离武雄一眼,表示他真会吊人内心,一句话让人兴奋,再而一句话将人推入深渊。
  真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只是离文竹却不那样认为,听着离武雄的言语,离文竹可是急坏了,很明显他是被离武雄给吊住了。
  身为一颗棋子,离文竹却非察觉,见他赶忙跑到离武雄的面前,却又被孤灰银无情踹倒。
  离文竹哭丧着脸说道:“别,别这样,求你了老爷,为了向您借钱买药,我已经把挣钱的线路全部嘱咐交接在了您手上,我娘不能没有药啊!”
  “老爷,老爷,我娘不能没有药啊!”离文竹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说着。
  此时此刻,李布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开口说道:“离武雄,你还是人吗?你这种人真的没良心吗?”
  离武雄耸耸肩膀,示意离文竹,看看你的朋友,又开始侮辱我了。
  离文竹大喘着气,回头看了看李布,随后大喊道:“你赶紧离开这里,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不要再给我捣乱了。”
  发现自己被误会,李布皱着眉头回吼道:“醒醒吧!离文竹,这家伙有药可以直接治愈你的母亲,他只是吊着你利用你罢了!”
  离文竹压根不听李布说话,反而更加激动道:“赶紧走,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别再给我添乱了。”
  李布怒呼一口气,这种不被理解的感觉真的很不爽,他注视着前方,那个已经没有了往日模样的离文竹,一阵的心酸不由升起。
  “老爷,老爷我求你别断了我母亲的药,那药价钱颇高,全城只有您能买得起,您要是停了,那您要我怎么办啊?”
  离文竹再次起身来到离武雄身后,接着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哀求。
  虽然此时的离文竹很痛苦,但是离武雄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李布望着离武雄的表情,看着他那享受的表情,只见他压根没打算说什么,反而一脚再次踹开了离文竹。
  之后的一幕,就连李布,也觉得看不下去了,没办法,李布只能开口说道。
  “我不需要你替我赎罪,离武雄,刚才离文竹的求饶压根没用,我死都不会向你这种人求饶的。”
  离武雄眯着眼睛,离文竹则大喊:“你怎么还不走?还想多管闲事吗?别再这里捣乱了,赶紧出去!”
  离武雄笑了:“哦?是吗?你忘了我们刚才的约定了吗?”
  李布想起之前离武雄的那句话,顿时有些气急败坏道:“你……”
  离武雄则是幸灾乐祸,离文竹回头埋怨道:“你是傻吗?已经原谅你了,你走就完了,哪那么多话?”
  李布深呼吸一口气后说道:“离文竹,我此次前来是寻你有要事,我不会走,我也不会让你用你母亲的药来帮我赎罪,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良心过不去。”
  在说“良心”二字的时候,李布故意增高了声调,离武雄眯着眼睛,他自然知道李布的言下之意。
  离文竹接着李布的言语吼道:“赶紧走,赶紧走,找我能有什么事?寒下有屋已经废了,你我已不再是兄弟。”
  李布冷哼一声道:“离文竹,你还真的是无私,啊?用你母亲的命来换我赎罪,你……”
  未等李布说完,离文竹开口打断道:“我不会怪你的,赶紧走吧!你还想看我笑话多久?”
  李布:“我……”
  离武雄大笑:“哈哈哈,听到了吧!就是因为你的出现,离文竹母亲才失去了药,现在你可以走了,好自为之。”
  李布皱着眉头,他真的很想给这离武雄一巴掌,奈何孤灰银在身边,他无法动手。
  就在此时,外边跑来一个小矮子,开口便是:“离文竹,你娘她又开始犯病了,可是药已经用完了。”
  离文竹听到这话,突然紧张道:“什么?现在我娘亲怎么样?”
  小矮子焦急道:“快些拿药过去,晚了只怕挺不了多久,我不能出来太久,不然怕你母亲出事,我先回去了。”
  听到这话,李布与离文竹同时慌张了起来,然而很清楚药性的离武雄则是大笑不止。
  “哈哈哈,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拿到药,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离武雄这样说着,离文竹不敢耽搁道:“老爷,还请速速相告,人命关天啊!”
  离武雄眉毛一扬道:“你确定吗?”
  离文竹点了点头,同时一脸慌张的看着离武雄,离武雄则大笑不止。
  “好,既然如此的话……”离武雄说了一半,转头看向孤灰银。
  孤灰银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一把刀丢在了离文竹的脚下,离武雄这才说出另一半的话。
  “拿起刀,一根手指头,等于一袋子药。”
  听到这话,离文竹皱起了眉头,李布则是着急吼道:“离文竹,别相信他,他明明可以直接治愈你母亲,他只是在吊你。”
  看着脚下的刀,想起之前小矮子的言语,又看了看离武雄,离文竹捡起刀来,捧在手上。
  李布持续焦急大喊:“离文竹,不要干傻事,会害了你的。”
  离武雄此时开口说道:“既然你那么担心你的母亲,那就把这份担心,换成药吧!”
  “都说手指连心,痛过了,担心也就消失了,来吧!药就在这里,一根手指头,我扔给你一袋。”
  离武雄拿出多袋药来,摆在桌子上,离文竹看着那些药,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再想一想母亲此时的痛苦。
  那是一种极其古怪的病症,需要药物持续维持,一但断了,则会痛苦不堪。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摔进滚烫的热水,或者是身上爬满虫子咬你,反正就是一个字“熬。”
  闭着眼睛深呼吸几口气,离文竹咬咬牙道:“豁出去了……”
  手指张开放在地面上,举刀将落,白刀也将变红,李布此时看到了孤灰银给他的眼神。
  “这是……我懂了!”李布瞬间明朗。
  正当离文竹就要刀落斩指的时候,李布猛然挣脱开绳子,接着就是千钧一发的大脚。
  踢开离文竹的同时,李布趁离武雄不注意,拿起一沓大概五袋子药,期间还不忘扇了离武雄一巴掌:“卑鄙无耻!”
  做完这些,李布赶忙领着离文竹拔腿就跑,此时此刻真的是恨不得变成百足,否则都觉得不够极速。
  孤灰银向前跳了一步,眼神顿时犀利,接着追了出去,离武雄傻眼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太快,太震撼,而且还满眼冒星,导致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跑出大厅,孤灰银立刻来到了李布身后,对着他的耳朵,孤灰银开口说道:“小子够蹬鼻子上脸,别忘了你答应的事情,到时我们必然会在槐树林相见。”
  言罢,孤灰银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李布也没有多管,而是带着离文竹,听着他的指挥,一路朝着他母亲的房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