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一章 离文竹的加入

  指头上的疼痛,导致李布额头落汗,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受骨伤。
  李布身旁的那个男人,此时紧握着李布的三指,李布身体微微颤抖着。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们谁也别想健全的回去?”
  “哈哈哈,你怕不是在痴人说梦话吧!你自己现在都不保,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真可笑。”
  随着李布身旁的男子话音刚落,其他的两个便开始大笑不止。
  离文竹看着李布的表情,生怕他做出什么事请来。
  闷响突然从后边传来,离文竹慌忙去看。
  “站起来,站起来……”
  母亲身旁的男子又开始欺负母亲,离文竹再次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娘……”离文竹大喊一声,便是要去那边替母亲挡脚,只可惜他身旁的男子却屡次阻拦。
  “别忘了,如果你敢乱动,以后这药也就没了,你也知道,这药必须是老爷才能搞到。”
  听着男子的威胁,离文竹双手抱着额头,指尖狠狠扣着头顶,欲哭无泪中夹杂着更多的无奈与压迫。
  李布此时也不好受,那厮除了抓着李布的三指不放以外,居然还来回扭动。
  这导致扎心扎肉,刺激神经的疼,总是传遍李布全身,也让李布更加愤怒。
  离文竹看向李布,又看了看母亲,所有的压力都集在了他的身上,自责无能累赘等词,始终在冲刷着他的大脑。
  李布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他身旁的男子则是更加蹬鼻子上脸。
  “喂,小子,跪地上求我,我就放开你,听到了吗?”
  李布忍受着,可以看出,他还是尊重离文竹的想法的,虽然与离文竹关系不深,但是他却愿意帮助这对母子。
  多么温暖的画面,如果自己不是孤儿,或许也可以体会到吧!
  不得不说,离文竹之前讲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李布,那份母爱,这份回恩,多么有爱的场景。
  如果可以的话,李布不希望这对母子的任何一个人出事,没有这份亲生骨肉之爱的家庭,始终都是不完美的。
  “跪地求我听到了吗?”
  男子发现李布一直闭着眼睛,也不搭理自己,就好像不疼似得,于是便开始变本加厉。
  男子抓住了李布剩下的两根手指,同时嘴角微微上扬:“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什么是痛。”
  李布睁开了眼睛,接着站了起来挺直腰板,他已经不再去管疼痛的手指,因为愤怒已经压过了疼痛。
  握紧另一只自由的拳头,李布斜视着身旁男子。
  “看什么看?”男子正欲要掰手指,李布此刻猛然爆发了。
  李布拳头握的紧紧的,随后蓄足全身最大的力气,接着腿部绷紧,腰部带动肩膀,肩膀带动手臂,手臂肌肉绷紧,带动着拳头。
  画风此时突转,李布就如同那奔跑中的猎豹,面部就似风吹歪,牙齿紧咬,眼睛怒瞪,眉毛狂皱。
  拳头生风,胳膊带动其朝着男子挥去,望着那满是摩擦产生的幻想黑线,就好像风被撕扯,可见李布这一记力道不轻。
  男子被这一幕吓傻了,李布的拳头直接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导致其瞬间失了意识。
  揍飞那个蹬鼻子上脸的男人后,李布的手指也呈现出了一个恐怖的形状。
  “你……你你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离文竹身旁的男人喊道。
  李布平平淡淡的回答道:“我当然知道。”
  言罢,李布看向离文竹道:“对不起兄弟,我不是那种一忍再忍的人,我先动手了。”
  离文竹虚脱了,李布这一下可以说是已经无法回头,再而笑了笑,离文竹站了起来,一脚踢倒身旁那位。
  离文竹可以说是忍受到了极限,极限再到极限,此刻看他,已经开始暴揍那个男子,几乎是将全身怒火和压迫都释放了出来。
  母亲身旁的那个,发现情况不对,正准备要走,小矮子在这一刻灵活的爬上了他的脖子。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小矮子骑在那厮的脖子上,双手似乎是在疯狂点按着各种穴位,并且速度极快。
  如此这般,便使男子头晕目眩,左摇右晃,小矮子还没停手,只听他的嘴如同车轱辘一般速度道。
  “说我矮?是吧?说我没战力?是吧?要不是因为兄弟,你早就倒地上了。”
  “狗腿子,小害子,拍拍叫叫称汉子,其实就是懒皮子,以为自己是牛子,没了老虎你就是胆小如鼠的小虫子。”
  这麻利的口才,李布都惊讶,看着小矮子逐渐把一个比他高不少的人打晕后,李布更是产生了拉人入团的心思。
  “娘,你怎么样了?”离文竹揍晕那人后,立刻跑去看母亲。
  而此时小矮子则是来到了李布身边:“别动啊!忍住了,只是简单的错位,看不出,你这身子骨真的是够硬的,那样都掰不断你,真羡慕。”
  咔嚓,咔嚓,又是几度骨头声,李布强忍着,看着小矮子慢慢地正骨,最后恢复如初。
  “谢谢你。”李布礼貌道。
  小矮子则是耸耸肩膀道:“这没什么,不过你的错位也导致伤了里边的经脉,可要疼好久才能恢复呢!”
  李布握着受伤的手道:“这都是小事,谢谢你了。”
  小矮子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两人一齐来到了离文竹这边。
  李布好奇的问道:“这三个来这里干什么?没事干找人欺负吗?”
  离文竹将母亲抱在怀里回答道:“我们被我父亲赶出来了,药停了,屋子不让住了,马上就要改茅房了。”
  李布皱了皱眉头道:“这都什么人啊?还有完没完了?”
  离文竹苦笑道:“李布,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决定了。”
  李布看向离文竹,他此时的眼神很是坚定。
  离文竹道:“我决定加入你们,一起去燕长安,在此之前,我想要给我的母亲治好病,安顿稳妥。”
  听到这份话,李布笑道:“愿意加入了?”
  离文竹点了点头,此时的他拳头紧握,似乎不想再被任何人摆布了。
  李布伸出手道:“那好,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最好的兄弟了。”
  离文竹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弄到那袋真正有用的药吗?”
  李布低头思考了片刻后说道:“我们可以让你父亲亲手拿给我们!”
  听到这话,离文竹好奇道:“你有什么对策吗?”
  李布微微一笑道:“有,或许管用,我们先走吧!找个地方住下,慢慢商量。”
  “既然被赶出来了,我们总不能在这个院子里过夜吧?”李布说道。
  离文竹点了点头:“也好,我有个地方可以去,跟我来吧!”
  小矮子此时开口说道:“哎哎!我家可不行哈!我父亲可是禁止你们去的。”
  离文竹微笑道:“不是你家,放心吧!跟我来吧!”
  言罢,离文竹抱起母亲,李布和小矮子则跟着离文竹走出离府。
  随后他们朝着离城大街道走去,途中经过药铺的时候,小矮子便与之三人分开了。
  位于离城城门外不远处,经过一片草地后,便有一小土屋出现在眼前。
  离文竹开口解释道:“这是我当时行商的时候,与那知音认识的地方。”
  “这房子在这里很久了都没人住,所以有的时候,这里也就成了我歇脚休息的地方。”
  推开屋门,里边仅有一张较厚较宽大的铺,望着那破破烂烂的铺,离文竹立刻将母亲放了上去,叫她安稳的躺下。
  “这里还是很暖和的,不进风,但是角落漏雨。”离文竹解释。
  李布一边听着解释,一边看着离文竹的母亲,想来她是由于痛苦,所以一般都是皱着眉头强忍疼痛,便也因此很少说话。
  离文竹来到铺的空处盘腿坐下,李布便也过去寻了一个空地。
  离文竹安抚着母亲道:“娘,您先休息一下吧!都是因为我,您现在是不是疼痛更严重了?”
  母亲颤抖着嗓子回答道:“还……还好!”
  母亲嗓子沙哑,离文竹心疼,他转头看向李布,李布摸着下巴想了想,而后开口。
  “你还能寻到你商财的线路吗?”
  “我觉着既然离武雄这么在意钱,如果他一直赔的话,会怎么样?”
  “就是说,如果我们拿住他财线的把柄,是否就能找回点主控权?”
  李布这样说着,离文竹眼神飘来飘去,想了想而后说道:“那条线路其实就是大城市没人买的首饰,通过我那个知音朋友,转到我们手里,我们再去卖给附近小城的人们。”
  李布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否有机会断了这条线?”
  离文竹摇了摇头道:“难断,毕竟这条线很稳,大城市的商人们巴不得把那些没人要的,或者是回收的首饰低价卖给我们。”
  李布想了想说道:“也不是没可能,你母亲现在的药还够几天?”
  离文竹看了看算了算说道:“差不多七八天吧!”
  李布点了点头道:“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运首饰的吗?线路呢?”
  离文竹想了想道:“知道一条来这边运首饰的线,他们一般是马车,或者是骑马。”
  李布心中多少有些谱了:“如果我们中途抢了那一批首饰,是不是就会给你父亲造成损失?”
  “但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也给你的知音朋友造成了损失?”
  离文竹回答道:“不会,我那朋友很会挣钱的,再者说,这条线路也不归他管,他只是认识的人多而已。”
  “不过我父亲确实是有损失,因为那边都是先付后到的原则。”
  李布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办了,我们去劫道,他们一般多长时间运一次?”
  离文竹回答:“每天都有不同的。”
  李布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你觉得呢?”
  离文竹低下了头想了想说道:“这样真的会拿住我父亲的把柄?我们能玩过他吗?”
  李布耸耸肩膀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