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九十六章 吴师父

  临十学府,乃于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上建成,每个山峰都是一个字的学门,每个字的山峰后都会具备一个巨大的练武台。
  果门的练武台,就在果门山后不远处,那里亦是一座山峰。
  练武台所在的山峰本似一颗巨大树根,就如同山顶被巨人用斧子横劈出一个空地,面积够大,百人不挤。
  巨大的空地,就是建练武台的地方,此时此刻,李布已经站在了那里,偏中心北方的一个位置,吹着山风,等待吴兵者的到来。
  这一场的战斗,就是李布帮助韩清的关键,如若是吴兵者战败,在那么多观战弟子的面前,还能反悔约定不成?他必须遵守承诺,不再打扰韩清,同时放弃成亲的想法。
  “不行,我一会儿还要再次和他确定一下,不能走了岔路。”李布自言自语。
  李布深知,刚才吴兵者的通知就等同于人传人,并非公告。
  人传人的缺点就是一个人一句话不同的结果,所以说李布才会决定,一会儿一定要和吴兵者再次确定一下约定,这一战必须帮韩清扳回一局来。
  韩清扶着李布到了练武台后,便不知去了哪里,可能是寻了个位置坐下等待观战了吧?
  此时独自站在练武台上,李布已经全关了雷脑,但是警觉力还在,预防偷袭。
  现在的李布就是光靠听力,来辨别周围的动静,安静的听着,似乎是有人在陆陆续续地进场,并且或多或少地议论着自己。
  “我听说有个男人今日突然从荷清圣女的马车上下来,一下车就和圣女相公娘子相称。”
  “可不是?我也听说了,还是我们的大师兄吴师兄给识破的,他就是冒牌的,还说什么是圣女相公,这不,为了争夺谁更适合荷清圣女,来这里决斗了。”
  “看他那个样子,蒙着眼睛,听说还有病,眼睛看不见,啧啧啧,真是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多,总结一句话就是:“看不起李布。”
  又不知过了多久,李布都站着有些不耐烦了,正是此时,他听到了除嫌弃自己外的其他声音。
  “恭迎大师兄,吴师父,荷清圣女!”说话的弟子众多,声音洪亮,几乎在这山顶传出后,满是震撼的回声。
  看来是人齐了,战斗就要开始了,李布深呼吸了一口气,顿时之间有些紧张。
  这种感觉李布熟悉,正是当初在离城中心比武场的感觉,战斗开以后自然就没了。
  这就像是上台演讲,之前你会觉得紧张,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就会逐渐的放松下来,发挥出更好的实力。
  似乎刚才听到了荷清圣女四个字,难不成韩清在把自己送到这里后又离开了吗?可能是他们的吴师父要来,有些礼仪习俗需要她不得不去,毕竟刚才众弟子的呼唤中,还有一句吴师父。
  “李布,我想你应该准备好了!”吴兵者的声音传来。
  李布听去,随后仔细思索,声源是西南,也就是自己的右侧方向,看来是还没站在练武台上。
  李布回答道:“早就准备好了,就怕你不敢上来决斗。”
  一语言罢,李布能够感觉到吴兵者传来的深深不屑。
  吴兵者冷眼看着前方的李布,随后对着身旁自己的父亲开口说道:“爹,就是那个家伙,一来就说是荷清儿的相公,好在被我给识破,现在正要和我决斗。”
  吴师父看了一眼前方站着的李布,深皱了皱眉头,虽然对方是个看不见的人,但是怎么总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劲在压抑着自己?
  发现了师父的表情,吴兵者疑惑道:“怎么了爹?”
  吴师父说道:“儿,你与其都定了什么?”
  吴兵者回答道:“也没什么,就是我和他谁更有实力保护荷清儿,同时败者不能够再打扰荷清儿,自觉远离。”
  吴师父皱着眉头,阴沉着脸道:“儿,小心谨慎,为父看不出他的实力如何。”
  吴兵者疑惑道:“不会吧?爹爹您都看不出?您可是皇朝都认的高手,什么人能逃得了您的法眼?”
  吴师父摇了摇头,吴兵者笑着说道:“没事的爹,忘了和你说了,他就是个普通的兵,小王哥告诉我的,没什么武功,难怪您看不出来。”
  “他确实是入不了您的法眼,更别提逃了,没事的爹,交给我就成了。”吴兵者毫不在乎地说着。
  发现爹爹没有反应,还是在盯着李布不放眼,吴兵者也只能说道:“那我就去了爹爹!”
  吴师父这时才说道:“小心谨慎,万万不可大意。”
  吴兵者已经走出了三步,听到父亲的告知后,转身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一脸怒色地朝着李布走去。
  “今日,我定要你颜面扫地……”吴兵者低语。
  练武台的周围,就是观战的地方,韩清与临十果字吴师父已经盘腿端坐在了那里,除此之外,所有的果字弟子也全部围坐在练武台的周围,四面八方齐齐将练武台围住。
  吴兵者朝着练武台走去,路过一个弟子的时候,从他的那里取来了一把剑,抱在胸前,无比傲慢地站在了李布的面前,也就是练武台中心偏南地。
  看到吴兵者拿着武器上台,韩清心中有些替李布的安危担心,虽然她很想告诉李布对方有剑,但是有规矩观战者不能在决斗时出声打扰,因此也只能在心中担忧:“别出什么事啊!布哥哥。”
  听到了对面的脚步声停下,李布知道吴兵者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面,于是开口说道:“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长时间了,还以为你怕了,晾我在这里取笑我。”
  吴兵者冷笑一声道:“哈哈哈,笑话,我吴兵者向来说到做到,都没担心你会跑,你倒是先担心我了。”
  李布抓到了关键词:“你刚才说什么?你说到做到?”
  吴兵者不耐烦道:“打不打啊?那么多问题?”
  李布微微一笑:“不着急,你先告诉我,我们把一切都说在前头,说好了再打也不迟。”
  吴兵者呼一口懒惰气息道:“行吧行吧!你说吧!”
  李布开始左右行走,他要先确定自己的周围安全,然后运转雷脑。
  如此这般,李布便是一边行走,一边蒙着眼睛四处去看,就像是能看见似的。
  “你倒是说啊?故意浪费时间吗?你不说我可就上了!”吴兵者皱着眉头道。
  李布则是慢悠悠的回答:“着什么急,我听一听周围除了你还有没有偷袭我的。”
  吴兵者嘴角抽搐:“没有,赶紧说。”
  “好吧!听好了,既然你向来说到做到,那我们有必要把一些话说在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