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三章 假首饰

  跑下高坡,听到背后传来“扑通”的声音,于是李布转身看去,这才发现离文竹滑倒了。
  “。。。”
  离文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随后抬起头来,与眼前的各位对视,场面一度陷入安静的氛围。
  伴随着李布,马夫,四位镖门人的视线,离文竹逐渐走到了马车前边。
  四位护镖人立刻拔刀举在身前,他们皆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蒙面人。
  马夫则是面露惊色,而后慌忙跳下马车,一步步缓慢的来到离文竹面前不远处。
  此时李布也站在了离文竹的身边,面对着那匹马,看着面前的五个人。
  正当离文竹打算喊出狠话的时候,马夫率先开口了:“离文竹?离家大公子?您怎么在这里?”
  随着马夫的声音响起,离文竹沉默,同时一脸黑线,李布与之相似。
  离文竹默默的摘下方巾,他挠了挠右脖颈,伸了伸懒腰,转了转肩膀说道:“没什么,就是出来散散步。”
  看到离文竹摘下了方巾,李布便也立刻摘下,那种感觉着实不舒服,毕竟他天生不适合干坏事。
  马夫点了点头,而后紧张道:“那么,离公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还要运送,就不打扰您了?”
  听到马夫要走,离文竹立刻阻拦道:“等等,车留下你们可以回去了。”
  马夫疑惑的回头看了看马车,又抱有些许怀疑的看了看离文竹。
  被这种眼神注视,离文竹浑身不舒服,于是开口道:“怎么?我没事闲着帮你们运运车不乐意吗?”
  “还是不相信我?这可是我家的生意,我还能害了自己家的生意不成?”
  听到这话,马夫连忙点头哈腰的笑道:“是是是,离公子所言极是,那么小的就回去了?”
  马夫试探着问,生怕对面的公子哥戏逗自己,再给自己惹得一身祸端。
  不过马夫确实是想多了,只见离文竹摆了摆手大方道:“没事没事,去吧去吧,我刚好要去楼里转转,顺路了。”
  马夫点头抱拳弯腰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小的就回去了。”
  离文竹持续摆摆手道:“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
  马夫擦了擦汗道:“是!”
  随后马夫便带着护镖人离开了,他们留下了马车,此时离文竹和李布皆笑出了声。
  “真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松。”李布开心的说着。
  离文竹拍了拍胸膛自信道:“那是,毕竟曾经这条线路是我打开的。”
  “不过说来运气还是蛮好的,居然能够碰上一个认识我的人。”
  李布挠了挠头说道:“难道你不认识他吗?”
  离文竹脸黑了,他叹声道:“如果我认识他,还需要蒙面吗?话说我蒙面就那么容易暴露吗?”
  李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啊!蒙面容易暴露这是好事啊!”
  离文竹白了李布一眼道:“这哪算好事?”
  李布微笑着捏了捏离文竹的肩膀,接着低声道:“证明你天生不适合做坏人,就像我一样,蒙着脸感觉良心都有坑。”
  离文竹无奈道:“这么说也是,走吧!我带你去见我的那个知音朋友。”
  李布点了点头,而后来到马车前边,看着眼前这虽普通却有着别样花纹的舆,这份真实,属实令其激动。
  在上一世,李布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马车,厢式马车,在古代便称“舆”,一般是载人的,没想到还能运货。
  “你驾马吧!我进去给你指路。”离文竹对着抚摸车厢的李布说道,随后就打算进车厢。
  听到这话,加上看到离文竹的动作,李布立马赶在了他前面,率先进了车厢。
  “马夫,驾马出发了。”
  看着李布从门帘里探出的脑袋,离文竹嘴角抽搐:“你的动作还真快啊!”
  李布点了点头笑道:“还是你来驾马吧!我不会驾马,再说了,你不是熟悉路吗?你来的话我们可以节省时间,不走歪路。”
  离文竹叹了口气道:“那好吧!你怎么就像个没见过马车的孩子似得。”
  李布龇牙一笑,离文竹眼神下半圆,更显无奈了:“漏风拐耳。”
  听到这话,李布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耳朵,那被耗子啃了的左耳,随之嘴角抽搐,然且缩回车厢。
  “驾驾驾~”
  随着离文竹的驾马口号低声响起,马车也有了动作,开始行走了起来。
  李布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坐在舆内,还别说,有种坐在火车里的感觉,就是没有火车稳,偏颠簸。
  位于李布正坐的左右两边,是舆内窗下座,掀开座子,便能够看到不少宝箱。
  “看来,这些宝箱里,就是存放金银首饰的地方。”李布凭感觉自言自语道。
  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李布差不多习惯了颠簸的感觉,此时他手臂弯曲放在窗口,乘着风想着自己未来的生活。
  不得不说,坐在车窗的位置看外边沿途的风景,加上听着耳机里的歌,或者是无歌感受大自然的气味。
  这是一种多么自由的感觉,曾经的李布就很喜欢坐在车窗回忆,或者是考虑未来。
  除此之外,有的时候车窗外的天气,也是影响心情的。
  阴雨天,回忆的都是泪目往事,晴天,充分感觉自己未来一片光明。
  坐在车窗边,不同的环境改变不同的心情。
  这是一种感受,也是李布十分喜欢的感受,一种车窗视景想象的感受。
  时而忧伤,时而兴奋。
  不知不觉中,马车渐行渐慢,最终在一家郊外客栈门前停了下来。
  “李布,下车了,到地方了。”离文竹的声音从外边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后,李布伸了个懒腰,此时此刻,居然有些困了。
  掀开舆帘子,李布跳下马车,接着大大哈了口气,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
  “哟!把小兄弟困坏了吧?走吧!去我房间。”
  李布打了个哈欠,导致有些泪目,此时离文竹也出现在了眼前,他拍了拍那个陌生男子对着李布说道。
  “这就是我常给你提起的,我的知音朋友刘田。”
  言罢,又拍了拍李布,朝着刘田说道:“这是我兄弟李布。”
  刘田点了点头,而后抱拳礼貌道:“幸会幸会。”
  李布也微笑着回了一句:“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互相认识过后,刘田便带着李布,离文竹来到了他的房间。
  走进房间,这里倒显得很普通,一套桌椅,一个书桌,两盆花,一幅画,一张床,整整齐齐摆放,丝毫不乱。
  “坐吧!”刘田拉开凳子,对着李布离文竹说,后者便是一坐。
  刘田说道:“竹,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离文竹开口说道:“我把大城商运来的首饰,带过来送给你。”
  听到这话,刘田一愣:“给我?你们离家不就赔了吗?”
  李布这时插话道:“这其中有些事情比较复杂,所以我才和离文竹决定这么做。”
  刘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离文竹低下了头,随后开口说道:“我母亲的病,越来越重了,但是只有父亲能够搞到药。”
  “所以我把线路转交给父亲,就是为了拿药,没想到他却吊着我,而且条件越来越狠。”
  “实在没办法了,我们才出此下策,打算逼着他把药拿出来。”
  刘田想了想说道:“也就是说,你想要让他赔钱?然后逼着他把药拿出来?”
  李布和离文竹同时点了点头,刘田则皱起了眉头:“这恐怕逼不到离府大老爷吧?”
  离文竹道:“我们脑袋愚钝,当下只能这么办,想不出更好的点子。”
  话音刚落,离文竹看着刘田,想起了什么,接着开口说道:“我们去看看货吧!这也算是小报一下你对我曾经的恩了。”
  刘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说什么报恩,没事的,举手之劳而已。”
  离文竹笑道:“那怎么行?只要有机会,肯定不能忘了你不是。”
  “反正我也是为了逼父亲,而且这些首饰也不能扔了,我也没时间去行商,只能交给你,当是小报了。”
  刘田大笑一声道:“曾有刘助竹,今有竹在屋,坑了己家父,报了刘恩祝。”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跟你去看看,看看我这友,把首饰线路带动的怎么样。”
  离文竹笑着点了点头,李布看着眼前这对好友,居然产生了难有的情义感。
  三人走出房间,来到了客栈门前,马车已经被拴在了一边吃草,离文竹上前,进舆拿出宝箱,摆在了脚前。
  刘田眉毛一扬道:“这箱子不少呢呀!现在你们离府的首饰商财面很大呀!”
  听到刘田这样说,离文竹自信道:“那是肯定的,在我交给父亲手里之前,可一直都是稳定诚信的线路。”
  刘田点了点头:“那就好,重要的就是个诚,诚得民信,信而生财。”
  离文竹微笑,刘田蹲下身子打开宝箱,下一秒便是皱起了眉头。
  在箱中翻了半天,接着又在另外的箱子翻了半天,刘田的表情很是凝重。
  离文竹看着刘田的表情,心中有些茫然,于是他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李布也发现了异常,于是蹲下身子,而后拿起其中几个查看。
  不得不说,这首饰怎么那么像自己上一世的,那种五毛钱的玩具。
  刘田此时叹了口气:“离文竹,这事你知道吗?”
  离文竹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刘田皱着眉头,随便掂量了几下手中的一把首饰,随后抬手便扔掉了。
  看到这一幕,离文竹着急了,他越发奇怪道:“刘田,你这是干嘛?那一个首饰虽然在大城没人要,但是我们这里可是宝啊!用不着这么看不上吧!”
  很显然是离文竹认为刘田看不上首饰,所以随随便便的抬手就扔,不过再怎么说那也是钱,于是离文竹也有些生气了。
  刘田叹气道:“竹,你误会了,这些首饰都是假货。”
  离文竹听到这话,也皱起了眉头:“什么?”
  刘田看向离文竹:“就这一箱首饰,估计都不够买两馒头的。”
  听到这话,离文竹瘫坐在了地上:“不可能啊!大城商从来不骗我们的。”
  刘田苦笑一声:“我知道,我也相信大城商的诚信,所以我觉得问题并不出在大城商那里。”
  一句话点醒离文竹,离文竹握紧了拳头:“你的意思是……”
  刘田耸耸肩膀,点了点头:“或许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