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十章 桑树芦荟

  闷热的药铺,多缕阳光照进屋内,照在地面上,呈现出了刺眼的浅黄色。
  此时李布坐在地上,小矮子则是用他的两根手指头,撑着李布的眼皮,看着他的眼睛,表情不是很好。
  李布给小矮子讲了有关自己眼睛的一切,小矮子起先听了以后是哈哈大笑的。
  因为那个时候,小矮子认为李布夸大其词,于是也就当成一句笑话听了。
  可是当他观察了李布的眼睛些许时间后,表情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自然。
  刚开始讲给小矮子,李布本以为他哈哈大笑,是在笑自己没见过世面,同时告诉自己这其实不算什么大事。
  但随着小矮子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李布的心也悬在了半空,十几块石头都压不下去。
  “怎么回事?我的眼睛不会真的有事吧?”李布心切的问道。
  小矮子放下了支撑李布眼皮的手指,皱着眉头沉默片刻后说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呢?”
  李布叹了口气,看小矮子的表情,他基本算是知道结果的严重程度了。
  说实话,其实李布并不算什么心态好的人,也没有心宽到眼睛出问题而毫无反应。
  此时眼前是模糊的,每当他闭眼,或者是揉眼的时候,就会发痒,而且还越挠越痒。
  这种感觉很像那种眼睛特别干,或者是长时间不合眼,甚至是长时间不睡觉的状况类似。
  现在就算是告诉他:“你眼睛没事。”估计李布都要好久才能够勉强相信。
  小矮子看着李布担忧的表情,知道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于是换了一种态度说道:“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小矮子不转变还好,这一转变李布却越发心慌了,这怎么搞得就像是自己快不行了,尽力让自己过好今后无多的日子似得?
  随着李布的胡思乱想,小矮子的故事也就此开始讲起。
  前不久,药铺中来了一个文书生,他的眼睛大且红肿,就像是快要鼓出来似得。
  书生来到书店,第一句话就是:“能否帮小生看看眼睛?”
  掌柜看他可怜,也就帮他看了一看,发现这种眼病很奇怪,不是普通的病,而是一种依靠外物入眼导致的症状。
  发现书生似乎很着急,也很慌张,药铺掌柜就把事情的真实情况告诉给了他。
  掌柜说道:“恕我寡能,你这眼病我没见过,但是看样子,像是因外物导致的。”
  书生听到这话,一副愁苦的模样埋怨道:“这个我当然明白,你不是大夫吗?你难道还治不了?”
  掌柜摇摇头表示没见过,书生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没过几天,又来了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的症状同那书生一样,也是眼睛出现了问题,而且毫无差别,几乎就是一种病。
  掌柜看到这一幕,再次否决了小姑娘,表示无能为力,小姑娘也就默默离开了。
  不出几天,类似的眼病患者,陆陆续续的来找药铺掌柜,这顿时让掌柜怀疑了起来。
  “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怎么都是这病呢?”掌柜自问。
  讲到这里,李布也多少听出了什么,于是他和小矮子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眼病和他们是一样的吗?”
  小矮子伸出手阻止了李布的言谈,自己则继续开口讲着。
  大约二十天左右,药铺来了近百位同样眼病的人,掌柜的发现此病越来越多,于是开始寻找解决方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出五天,掌柜的果然查出了这病的原因。
  是一种山岩花的花粉,粉末洁白,无色无味,认识它的人都称其为“孤独花”。
  意思就是这花与其他各种各样的物体都不和,不论碰到什么,只遵循一个道理,那就是要不我来遮盖你,要么我花粉消飞离。
  解决的方法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花粉喷入眼睛,就会因为孤独花的本质,而导致遮盖眼表层。
  想要再现清晰眼力,就要寻找能够让花粉消散飞离的克制植物。
  有了这么一条出路,掌柜的便派人去尝试,寻找,翻阅等,把能够查出药方的方式,都试了个遍。
  最终还是在千番努力之后,寻找到了一种植物,刚好可以克制并且消散这种花粉。
  听到这里,李布激动的挺直了身体,看来自己的病有配方,可以医治。
  小矮子讲到这里,看了看李布说道:“这种植物,不那么常见,它叫桑树芦荟。”
  李布听着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问道:“桑树芦荟?那是什么?桑树上长的芦荟吗?”
  小矮子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山和地面的交界处,如果自然生出水,就有机会生出这种植物,一般是不好找。”
  李布道:“那你这里有吗?我可以用赢来的银两换。”
  小矮子摇了摇头:“实在对不住了,真没有。”
  李布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开始思考如何是好,与此同时,小矮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开口问道:“李布,你还记得女孩花粉瓶子的具体模样吗?”
  发现李布有些分神,小矮子明白,李布肯定是在考虑眼睛的问题。
  “算了,还是一会儿再问吧!”叹了口气,小矮子进屋,再出来的时候,则是拿出了一页纸。
  将纸放在李布面前,小矮子开口说道:“这是桑树芦荟的样子,我父亲根据真实模样画的,应该可以帮到你。”
  画入视线内,模糊的线路将沉思的李布唤了回来,李布拿起画纸贴近眼前看了看,而后收起,对着小矮子说道:“谢谢你。”
  小矮子安然一笑,俊俏的脸也是彰显着无尽的好人缘气场。
  李布开口道:“对于寻找这种植物,你有什么好的方法吗?”
  小矮子想了想说道:“我们不是要北游吗?路上肯定会碰到的。”
  李布点了点头,而后继续问道:“那如果拿上了桑树芦荟,我该如何恢复眼睛啊?”
  小矮子一拍脑门道:“哎呦,忘记告诉你了。”
  顿了顿,小矮子接着说道:“拿一个衣带宽的布,最好可以是厚一点的双层。”
  “其中靠外的一层,撒上揉碎的桑树芦荟外植壁,里边的一层放桑片。”
  “最后在贴近眼睛的地方,涂抹上均匀的芦荟汁。”
  “做完这些,闭上眼睛,把带子绑在眼睛上,切记芦荟水要贴近眼睛,一直等七天以后,换一次药再过七日就差不多好了。”
  听到这番解释,李布问道:“也就是说,找到桑树芦荟后,我需要蒙眼十四天吗?”
  小矮子点了点头,李布则是苦笑一声,这是否等于他在自讨苦吃?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那一份爱心,自己怎可能会选择帮助那个小女孩,真是自作孽。
  不过如果再来一次,李布觉得自己依旧会选择帮助,不论后果如何,坚持如此。
  毕竟这就是他本身的性格,以及那上一世一直存在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