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十四章 比武挣钱

  “还记得你许的愿望吗?”刘榕母慈祥一笑道。
  李布疑惑的挠了挠头,刘榕母则继续说道:“你是不是需要一个永远健康强壮的身体?”
  听到这话,李布有些震惊,因为这是他上一世的愿望。
  毕竟上一世病重,而且每天都在被各种疾病折磨,所以李布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许愿,希望来世健康强壮。
  刘榕母猜到李布会是这种表情,于是笑着解释道:“好了,开个玩笑,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认为怎么样?”
  李布站起身来,转了一圈,挥舞了几下拳头,而后开口说道:“挺健康,挺强壮。”
  刘榕母点了点头道:“哈哈哈,那就没问题了,看来他成功了!”
  李布摸不着头脑:“他?”
  刘榕母惊着捂嘴,属实像个老小孩,只听她再次开口道:“没事没事,不要在意。”
  李布当时就脸黑了,不要在意?我这……也太难不在意了吧?
  刘榕母笑着起身拍了拍李布的肩膀,似是在安抚,随后朝着另一边开口喊道:“小海,来来来,来这边。”
  李布想不明白刘榕母这番话的意思,总感觉很玄乎,不过随着刘榕母的喊叫,一个女子出现在了眼前,这顿时转移了李布的思维与视线。
  “这是我的女儿,王海洛!”
  女子一身朴素,相貌平平,虽不绝美,倒也有一副勤快乐观的模样。
  “娘,这是谁啊?”海洛疑惑地问着刘榕母。
  刘榕母慈祥一笑道:“你们不在的时候,多亏了他,否则老太太我一个人可难活呢!”
  李布望着海洛,表面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心中顿时极为震撼,因为她的模样和自己上一世的姑姑很像。
  刚开始没发现,不过越看越像,这是怎么回事?撞脸吗?平行世界?
  各种疑问,冲刷着李布的大脑,刘榕母这时开口了,她打断了李布的猜想时刻。
  “我知道你以后肯定不会长久待在柳桉乡,所以女儿此次回来,就不走了。”
  听到刘榕母这样说,李布开口问道:“这么说,您女儿以后就居于此处,孝敬您了吗?”
  刘榕母幸福的点了点头,刚好就是此时,海洛轻轻哭泣道:“小民女被骗,那狗官下了休书,因为没有了小民女的容身之所,于是便返乡了。”
  李布听到此言,点了点头,也不安慰,只是转移了话题:“刘祖姥姥,我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挣钱的方法?”
  海洛:“什么是挣钱?”
  刘榕母打住了海洛的言语,而后对着李布说道:“有啊!很多的,就看你怎么选了!”
  李布想了想,摇了摇头道:“都有哪些常见的,来金快的?”
  刘榕母伸出手,每说一件,便伸开一指:“你可以行商,写诗,唱歌,跳舞,弹琴,比赛下棋,比武等,这些都快,但是要看个人本事。”
  刘榕母说了很多,李布唯一在意的就是“比武”二字。
  “比武?比武可以挣钱吗?”
  刘榕母点了点头:“那是当然,距离我们柳桉乡不远邻城,有一个比武擂台,有很多商人官人去看比赛。”
  刘榕母已经开始给李布介绍了,李布认真听着。
  “这些商人会押钱,打赏,撒金,赌注等,这便是拳手的奖金,比赛名次越高,奖金越高,被看中有前途的机会便越大。”
  刘榕母这样解释着,李布的双眼开始放光,比武挣钱是个不错的选择呀!
  一来可以有助于解锁武功记忆,二来能够挣钱得粮,简直两全其美呀!
  望着李布的眼神,刘榕母心中有了答案,于是开口说道:“你能够经受的住江湖压迫吗?”
  李布疑惑道:“祖姥姥这话从何说起?”
  刘榕母道:“比武的大多是常客以及武林中人,有的时候将军将领也会去试水,如若被阴,你会忍住吗?”
  李布沉默了,在上一世,他最烦的就是小动作,突然想起,古时候这种小动作最常见了。
  刘榕母继续说道:“你没办法容忍的,对吧?曾经难忍,更何况现在的你。”
  不得不说,刘榕母的话刺激李布的内心,更刺激乞丐内心,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他该怎样?
  “你曾经在皇宫就是类似的事情,所以被追杀至此吧!”
  刘榕母这样一句话,李布开始坚定自己的选择。
  “祖姥姥,谢谢提醒,既然曾经的我是那样,那现在的我也不会去改变,如果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我想我会……”
  李布说出自己真实想法,刘榕母点了点头,海洛也在那一刻震惊了。
  吃过午饭,李布走出了刘榕母的房子,以后可能会很少来了。
  李布这一世的生活即将开始,刘榕母是他的引路人,那么就从选择比武那一刻起,李布将走上一条逆路。
  回到寒下有屋,李布刚巧碰上了陈夺。
  陈夺说道:“你去哪了?”
  李布耸耸肩膀道:“出去转了一圈!”
  陈夺眯着眼睛看了看李布,随后点了点头说道:“三天后你会随我去那边的对吧!”
  李布点了点头,陈夺微微一笑道:“那就好,记得这些天好好练练实力。”
  这次换李布疑惑眯眼了:“你这么重视这一次的行动,你不会是有什么私事吧?”
  李布这样问,顿时问的陈夺内心一紧:“不会,只是要他们体验一下得而复失的感受,这些天我已经让赵山胡帮助他们拿了许多好东西,到时我们在抢回来,就这么简单。”
  李布看着陈夺冒虚汗的额头,强行遮掩自己的笑容,看破不说破道:“那好吧!”
  看着陈夺小心翼翼的转身往回走,李布突然叫住了他:“等一下!”
  陈夺背对着李布,眉头紧锁:“什么事?”
  李布突然严肃道:“你知道离城在哪里吗?”
  离城就是刘榕母告诉李布比武的那个城区,所以李布打算能够立刻过去参加比武。
  被李布问了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问题,陈夺明显松了口气,只见他转身轻松道:“离城不远,就是离文竹的老家,一直往东走,就到了。”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微微一笑问道:“我再问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看着李布的表情,陈夺再次紧张,该不会被看出了什么吧?
  陈夺持续紧张道:“你问吧!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诉你。”
  李布一直笑着看陈夺,陈夺越发紧张了。
  李布深呼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接着开口了。
  陈夺死死盯着李布的嘴型,声音,就连拳头都攥的快没缝了。
  李布开口道:“东方是哪边?”
  陈夺大跌喷血:“啊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