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十九章 孤儿小静

  “柳哥哥,你要小静好找啊!”
  被一个声音滋润耳朵,又被那柔软的身体冲入怀内,李布心下生恐慌,动也不敢动了。
  他只能闻着那股凉中有香,同时颤抖着说道:“姑娘,你是不是找错人了,这锅我可不背。”
  “哦,不好意思,是小静疏忽了。”白纱巾女子言罢,便掀去了草帽头巾,露出了那惹人怦然心动的秀丽。
  上一世,李布已算是个老者,不论是心还是脑,都已经过了恋爱的阶段。
  但是穿越到现在,李布发现自己的心还有脑,都已经回到了当初巅峰时期的样子。
  此时望着眼前俏丽的姑娘,并且还那样楚楚可怜的躺在自己怀中,李布连用嘴呼吸都不敢了。
  因为李布害怕自己的口臭,会得到对方女子的嫌弃,这种心理上一世就有,因为上一世就是因为口臭,而给他带去了许多不自信。
  内心的紧张,单靠鼻呼鼻吸压根无法取来对应的氧气,所以李布闭着嘴的同时,也感觉自己憋气到了极限。
  直至实在难以忍受的时候,李布只能选择强行推开女子,只见女子因为李布的大力,而导致她踉跄几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只胳膊顺势撑在了身后。
  “柳哥哥……你怎么了?”被所谓的柳哥哥推开后,自称小静的女子小心翼翼的问着。
  李布推开女子后,终于得到了大口喘气的机会,待氧气充足后,李布看着对面坐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心生自责,这种感觉简直是突如其来,似乎是乞丐内心的想法。
  李布闭着眼睛想了想,而后决定转身离开,这种来路不明的女子,还是少接触的好。
  想到这里,李布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打算先甩开这个女孩,然后再回寒下有屋。
  “哎?你去哪儿啊?”可爱的软音响起,小静发现李布背对着自己大步飞速狂飙。
  于是小静立刻起身拍了拍土,拍了拍手,拽起蹭在地上的衣腿,与之相随地追了上去。
  李布前边走着,小静后面穷追不舍,突然间,李布停下脚步,小静由于李布刹的及时而导致自己重心不稳,如此这般的直接用头磕在了李布后背上。
  “哎呦!”
  李布华然转身,小静立马就像军人站军姿似的站直了身体,望着自己身后那可爱的女子,李布也无奈了。
  “姑娘,我真不认识你,你快走吧!别再跟着我了。”李布哀求着,他尽量表现出一副委屈模样,想要赶快把女子推走。
  只是小静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这么多年的冤屈,她多想找一个人倾诉?在这个世界转悠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再见柳下帝,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要离开了。
  “柳哥哥,你到底怎么了?我你都不认识了吗?”
  小静两只手拍着自己的胸脯,但是李布怎么可能会认识她?或许乞丐认识,但是谁知道对方是个怎样的人?
  “不认识。”
  李布直接干脆了当的放下这样一句话,随后朝着小静走去,小静发现李布愈来愈近,心情变得欢快了不少。
  只可惜李布并不是要去小静那里,而是寒下有屋的方向与她此时站着的方向一致罢了。
  李布在与之擦肩而过后,朝着寒下有屋的方向走去,留下小静一个人展现出一副委屈模样,却得不到丝毫的关怀。
  “柳哥哥,怎么可以这样?”
  “柳哥哥,是你曾经把我带在身边的你忘了吗?”小静突然开始大吼,那歇斯底里的嗓音中掺杂着的,不仅仅是辛酸泪,还有更多的故事。
  李布被这一嗓子喊停了,他站在原地,眉头紧锁,拳头紧握,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小静继续说道:“柳哥哥,你都忘了吗?我这次能够逃出来,能够在这样一个小城遇见你,都是上天的安排,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想离开你了。”
  听完小静一番话,李布跑了,他一脸黑线:“这苦情戏到底是哪跟哪儿啊?”
  李布承认,是自己低估了乞丐的身世,本打算探索清楚乞丐的身份,然后也好帮他完成未完成的事情。
  不仅如此,李布还把这个决定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挑战,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压力,居然使得李布接拿不住。
  其一,是李布有着罕见的惧女症,特别是漂亮的女生,如果他和一个美女在一起,那么他一定会显得孤言寡语,沉默寡言。
  其二,便是李布深刻的明白,一般祸端都源于女性的出场,所以他不敢接。
  其三,李布认为自己无法和美女相处,如果让一个美女一直跟着自己,那他难以想象未来会是怎样的生活。
  在上一世,李布就是因为惧女,加之他还是孤儿,所以自己便一直单身,还领养了几个孤儿,对待孤儿他有着绝对的爱心培养。
  所以通过一系列的协商,李布终于有资格领养孩子,毕竟这都源于他的事业有成。
  最终的结果也算是个子孙满堂,虽然有些孩子也寻到了父母,但是与李布的养育之恩那是极其强烈的。
  这乃至于李布病死之前,病床边上都是一圈的“亲人”,那种场面李布难得泪目。
  上一世一辈子没找个对象,李布说出来都怕外人笑话,这居然都源于一个不那么勇敢的惧女,其实除了惧女,他更加恐怕的就是离婚。
  孤儿原因是什么?李布自己知道的,大多就是父母的问题,一个想养的养不起,一个不想养的还想离婚,这样的家庭李布见的海了去了。
  除此之外,大多数孤儿父母心理都是那样,源于种种迹象,李布最终决定不找,而是领养孤儿院孤儿,好让他们感受爱,不想让他们和自己一样,一辈子都那么苦。
  所以李布才选择了几个幸运儿,成为了自己的孩子,幸运儿的特点就是和李布的曾经相似,每每回想起这些,李布都觉得很幸福。
  “想什么呢?柳哥哥!”
  眼前视线迷糊,不知不觉李布已经边回忆边跑回了寒下有屋,与此同时,小静也在自己的身边,只见她开心的歪着脑袋观察着自己,李布的小心脏这个紧张。
  “你……你你你……”李布指着小静,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
  小静闭上眼睛,微微仰头,就好像被人爱抚的小猫,在尽情享受似得,可爱至极。
  只见小静接着李布的口吃说道:“你的小小静,原来柳哥哥住这里啊?”
  望着小静的模样,李布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怎么跟过来了?”
  小静委屈的扣着手,而后开口道:“我已经决定了,今生今世,永不和柳哥哥分开。”
  “哎呀~柳哥哥,我无父无母,自从你把我带在身边以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跟着你了。”
  望着李布的表情,小静嘟着嘴继续说道:“求求你别甩开我好不好?你不要我,那我还能去哪儿?反正我肯定不想回宫了。”
  似乎是听到了关键词,李布正色道:“你刚说什么?你无父无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