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六章 混战

  翠绿石牌,从一个历史十分久远的朝代,顺利传到现在的珍贵秘宝。
  黄皮图纸,另一个珍贵秘宝所藏地的地图,据说在地底深处,寻到者必将家财万贯,富且流油。
  现在这两个秘宝,有一部分就藏于寒下有屋中,倘若寻到卖掉,必将富获子孙三代。
  这便是范大力多年努力,真正的目标。
  范大力的同伙,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确定了,陈夺,赵山胡,范大力还有赫赫有名的五兽侠盗。
  他们八人抱着寻找秘宝的目的,多年来祸害百姓,无恶不作。
  时至今日,他们所收集的石牌碎块,黄皮图碎片,仅差寒下有屋那最后的几块了。
  近几年陈夺,赵山胡潜伏在寒下有屋,早就已经把线索调查的很清楚了。
  今晚,则是他们几年努力的最后一天,他们就要完成收集秘宝的大业。
  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所以才把寒下有屋的重要战力分出来,也好不碍他们的事。
  这,才是他们计划的核心部分。
  缓步于纯享受一众的院子中,鸡蛋给李布解释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李布则是始终皱眉低头不语。
  “他们寻宝,仅是为了富有吗?即便如此,真的会有人买那么久远的东西?我并不相信卖了一个古董能够富获三代。”李布摇着头否决。
  鸡蛋听到李布所言,顿了顿开口解释道:“当今祥上皇已经在位多年,陈夺几人深知皇上在寻找长寿秘方。”
  “据传言,皇上身边有一巫婆,能够掘开时空,取来长生不死灵,前提就是那两样秘宝,最重要的,是皇上对此深信不疑。”
  李布突然笑了,对于他这种科学派,可不相信那种玄幻的说辞:“那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长生啊?如果人人都长生,只怕到时候大地承受不住啊!”
  鸡蛋发现李布这个样子,似乎对他的不相信有些不满:“你还真别不信,你可知那柳下帝?”
  李布耸耸肩膀,而后点了点头,柳下帝不正是自己吗?额,准确的来说,是自己穿越后的身体。
  鸡蛋继续说道:“知道就好解释了,那柳下帝曾经中了巫婆一掌,巫婆告诉了他一个准确的时间,说他会在那一个时间段消失。”
  “你还真别说,柳下帝不知从何开始,真的不见了!此后民间各种谣传,各种说法。”
  “依我看,柳下帝真的被巫婆施了魔法消失了,因为世间绝大部分人都不曾记得有柳下帝这个人,很奇怪不是吗?”
  “就连皇上也不知道柳下帝长什么样,甚至他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柳下帝现在也成了大部分人的传说,不过还好我记得。”
  “柳下帝在百姓的认知程度当中,几乎就是一半的人认识,一半的人不知道,你说,这除了巫婆,还有谁能做到?”
  “不仅如此,柳桉乡的存在也是神奇的,桃花源也是神奇的,这恐怕都是源于巫婆所致。”
  “而且巫婆和柳桉乡以及桃花源等神秘村落的老一辈都很熟。”
  “这些消息都是经过各种证明存在的,所以我相信巫婆的,就连皇上那样精明的人都相信,我们为何不信?”
  听鸡蛋这样说,李布沉默了,莫非自己的穿越,和这巫婆有关系?
  李布思前想后,却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更加坚定了去皇宫的想法,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去皇宫看一看的。
  察觉到李布无话可说了,鸡蛋这才满意的开口说道:“所以思路就清晰了。”
  “范大力等人拿到石牌和图纸,目的是卖给当今皇朝,而后富获三代,吃喝不愁。”
  “然而寒下有屋一伙并不愿意把石牌图纸交出去,所以产生了对抗。”
  “我,就想打败范大力,从他那里把我母亲的镯子取回来。”
  “你,李布,身为寒下有屋的志向青年,必然是和寒下有屋站同一面。”
  “所以我所说的这个交易,就是你我联合,就在今晚,将范大力一伙人彻底掀起。”
  鸡蛋已经伸出了手背,等待李布答应联手,然后同他一样将手放上去。
  只可惜,李布并没有放上去,而是开口说道:“其实我的立场并不是站在哪一边,而是为了正义。”
  “我这个人最看不惯的就是恶人,没碰上做坏事的那不干我事,如若碰上,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说到这里,李布这才微微一笑,将手放在了鸡蛋手背上,雪灵雀静放在了李布手背上。
  “其实我更好奇,为什么寒下有屋会把那种宝贝藏起来。”李布突然开口这样说,鸡蛋则耸耸肩膀:“那你就只能去问寒下有屋的人了。”
  三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随后三人将手掌向上划去,确定了联盟的关系。
  鸡蛋这时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找陈夺他们,好像还有你的同伴也在他那里。”
  李布点了点头说道:“刚好我也有事找陈夺,这家伙表面看似很在意寒下有屋的安危,实际上是个伪君子,白费了我给他的那么高评价。”
  鸡蛋被李布的言语逗笑了,于是他掺杂着笑声说道:“好了好了,跟我来吧!按照计划,他们现在正在中心场上等你呢。”
  李布这时疑惑了:“等我?”
  鸡蛋解释道:“对,等你,原计划如果你翻墙,会被墙后的人抓住带到中心场。”
  “如果你没翻墙,则会被我带到中心场。”
  “如果恰巧你跑了,我们就会自己回中心场,因为你跑了以后,必将找不回去,所以也不必在意了。”
  李布眉毛一扬道:“我又不是路痴,为什么找不回去?”
  鸡蛋耸耸肩膀:“因为如果你按照来时的路返回,肯定会鬼打墙,这便是柳桉乡与外界的神奇所在,所以我们才会确定你找不回去。”
  听到这话,李布无奈道:“你们的心机还真是重啊!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这个叛徒呗?”
  鸡蛋尴尬一笑道:“你说笑了,不是我背叛他们,是他们先无情于我。”
  鸡蛋言罢,便与李布一齐大笑了起来,看的雪灵雀静一愣一愣的。
  “你们难道不是在互相骂吗?再说了,这哪里有笑点啊?为什么还能笑起来?男子的乐趣,切,不懂不懂。”
  此时,乞丐营地中心场。
  陈夺焦急道:“怎么还不来?难不成是拿不下李布吗?”
  赵山胡接话道:“我看有可能,李布一直很神秘,只怕是在你我之上。”
  “不用乱猜了,我来了。”李布大方的走到陈夺几人面前,旁边领着雪灵雀静,另一边跟着鸡蛋,三人一同在中心场站住了。
  李布凑到雪灵雀静耳边说道:“帮我个忙!松绑那个人。”
  雪灵雀静还了李布一个微笑,表示明白照做。
  李布点了点头,接着径直来到了陈夺面前:“看不出,藏的很深啊!都把我给绕进来了。”
  听到李布的说辞,陈夺转眼看向鸡蛋,便是恍然大悟了。
  “鸡蛋,你乱说了什么?”
  鸡蛋一脸的严肃,也不说话,仅是充分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陈夺知道事已至此,于是给了赵山胡一个眼神:“动手。”
  此话一出,二人一齐出手攻击李布,鸡蛋本想上前帮忙,却被自己的六个弟兄拦下了。
  鸡蛋急忙躲闪,虽说双拳难敌四手,但是凭借鸡蛋的敏捷和武力,却轻松的拖延住了那六个人。
  虽然与那六人算是七大主力,但是鸡蛋心里清楚,这些人不过是半吊子武功,根本不足威胁。
  李布这边,明显要比鸡蛋轻松的多,不论陈夺与赵山胡怎么进攻,他都能够化解。
  经历了多场战斗,李布也能够轻微操作预测先知能力,再加上些许柳下帝武功记忆,对付这两个也足够了。
  李布依靠自己的蛮力,先是一只手捏住赵山胡的胳膊腕子,另一只手抵抗着陈夺的拳脚。
  不过很快,二人四手的优势便显现出来了,李布由于频繁使用预测先知能力,导致精神疲劳了。
  就在李布即将招架不住的时候,刘顺站在了他的旁边。
  刘顺说道:“李布,你是怎么说服鸡蛋改邪归正的?我试想过各种翻盘的可能,这一点还真没想到。”
  随着刘顺的加入,李布显得轻松多了,他说道:“其实不是我说服的,是他们内部管理出了问题,出现背叛很正常。”
  发现此二人开始对话,陈夺便是气愤:“还有闲心聊天?看招。”
  陈夺由侧面直击李布,李布被逼着离开了刘顺,同陈夺一直打到了中心场的南边。
  与此同时,鸡蛋这边加入了雪灵雀静的帮助,也显得更加轻松了。
  雪灵雀静松绑了刘顺以后,便来到鸡蛋这边帮助,鸡蛋好奇的说道:“想不到姑娘也会战斗?”
  雪灵雀静自豪道:“那是,我哥哥教的。”
  就这样,李布对陈夺,刘顺对赵山胡,雪灵雀静同鸡蛋一起对战六大主力,场面开始了混战。
  “陈夺大哥?我来了,挺住……”
  刚好就在此时,闻羽狐出现了,只见他一出场,便三下五除二的击垮了李布。
  噗……
  吐出一口血,李布头皮发麻。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刘顺大喊:“闻羽狐,打错了,陈夺是……”
  未等刘顺解释,此时一股强大的怒火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雪灵雀静眼神冒火的看着闻羽狐:“敢伤哥哥?”
  刘顺看到这一幕,心下里大喊不好。
  “别激动,闻羽狐,这位姑娘你们听我解释……”
  “敢伤哥哥?看招……”雪灵雀静压根没听刘顺说话,此时她的眼中只有闻羽狐。
  刘顺想要过去阻止内斗,却发现赵山胡死缠着不放。
  如果不是他被迷晕药物导致不在状态,凭赵山胡的武力,根本不可能压制住刘顺。
  然而现在的刘顺,也只能干着急。
  雪灵雀静愤怒的朝着闻羽狐冲去,闻羽狐也把对方视为了敌人。
  “乱了,全乱了……”刘顺抵抗着赵山胡的压功,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