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一章 拜拜临十

  李布愣住了,因为刚才的一瞬间,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似乎有无蒙眼布都一样,简单来说就是形成了短暂的透视。
  不过那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之后便没有了感觉,依旧的漆黑一片,只能靠半开雷脑的预测,来辨别外边的情况。
  缓和了自己恐惧的吴兵者,皱着眉头看着李布道:“你刚刚都干了什么?”
  李布放下韩清,起身准确地面对着吴兵者说道:“这你不必知道。”
  看着面前的李布,吴兵者叹了口气,随后摆摆手命令弟子们都退下,直至学堂里仅剩他们三人后,吴兵者开口说道:“李布,我们好好聊一聊吧!”
  吴兵者原本打算给李布一个教训,如果不是他的出现,自己就如愿和韩清成亲了,现在倒好,输了约定不成,还多次在弟子们的面前丢人,简直是羞耻。
  但是随着刚才李布的那神秘的眼神,也导致他有些不敢造次了。
  李布自己或许不清楚,但是吴兵者却是深有感触,李布刚才的眼神,就好比是皇帝威,一双能够压稳文武大臣,大国上下的眼神,着实是吓住了吴兵者。
  李布听到吴兵者这样说,于是开口回答道:“好啊!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总比武着来要强不少。”
  吴兵者点了点头,随后搬来垫子盘腿坐下,李布皱了皱眉头,韩清还在地上躺着呢,你倒是先坐下了,把你舒服的。
  心里暗自吐槽了一下,李布将三个垫子并在一起,随后把韩清放了上去。
  摸了摸额头,还是有些烫,于是李布对着吴兵者问道:“这里有大夫吗?可不可以先给韩清看看病?这样下去可不行。”
  吴兵者看了眼躺着难受的韩清,听李布说还要找大夫,于是即嫌麻烦又着急谈事的他开口说道:“哎呀!没事,先放在那里吧!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的。”
  李布恼火了:“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怎么?现在无法和她成亲,你就换了人吗?好歹说她也是你的师妹,你怎么一点人之常情都没有?事情重要还是人重要?”
  “当然是事情重要,我师妹我了解,她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她自己都说挺一挺就过去了。”吴兵者毫不在乎地说着。
  李布张大了嘴,一副不可理喻的表情道:“你们临十,平常有人生病都是这样的吗?”
  吴兵者回答道:“当然不是,我们这里习武的多,学文的少,几乎不生病,除非受伤了需要大夫,其他的时候根本不需要。”
  “而且韩清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从小就这样,我给你算算,她学不会师父教的知识,有过一次生病,她习武跟不上我们,又有过一次生病。”
  说到这里,吴兵者顿了顿继续说道:“反正算来算去,只要她自己一不舒服,就会生病,挺一挺也就过去了,所以不用太担心什么。”
  李布皱着眉头,蹲在韩清的身边,雷脑感受着她的表情,那份痛苦,那份难忍,不知不觉地李布也有了相同的感受,是一种内心的压抑和担心。
  “找辆马车,我们带着韩清出去寻大夫看病。”李布这样开口。
  叹了口气,吴兵者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等一下,我去找果叔,他是这里的医师。”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坐在地上,待吴兵者离开后,他开口问道:“韩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韩清似乎是在说话,但是声音很沙哑,李布头一句没听到,也不再去问了,既然对方说话都难受,沉默倒是现在最好的方式,能够减少她的一份痛苦。
  “布哥哥,我们走吧!”
  等了大概有几息时间后,韩清突然沙哑着嗓子开口说道,听着这依旧可爱的声音,李布皱了皱眉头。
  李布开口问道:“为什么呀?”
  韩清这个时候开口继续说道:“我刚才想了一下……咳咳……”
  韩清握住了李布的手,随后抓着李布的胳膊,拽着帮助她自己坐起身来,而后开口说道:“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李布疑惑道:“你想到了什么?”
  韩清回答道:“其实我姐姐把我送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可以健康,可以过的更加幸福,但是……”
  “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开始无法抉择。”韩清沙哑的言语中,此时带上了些许的哭腔。
  “我能够进入临十,就是因为吴师兄的原因,是他让我进来学习锻炼的,现在我姐姐不让我许给他,导致又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还连累了你……我……”
  韩清低着头不再说话,她是痛苦的,李布可以感受得到。
  但是李布这个时候却是疑惑的:“韩清,你可以给我讲讲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吗?”
  韩清摇了摇头道:“李布,我们走吧!我知道马车在什么地方,回姐姐家,路上我给你讲,好吗?这恐怕是我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了。”
  李布道:“你确定吗?”
  韩清点了点头:“等我给师父留个信!从此往后,我就不再是临十学员,也不再和吴师兄有什么关系了,我现在就是因为欺骗而被逐出去的坏孩子。”
  感受到了韩清的坚持,李布点了点头:“好吧!马车在什么地方?”
  韩清告诉了李布马车的所在地,李布将韩清扶在桌子前。
  她写着信,而李布则是去了马车的所在地,由于雷雨天气,所以拴着马车的大房子下也是无人看守。
  毕竟在这个地方,这样的天气,谁会想到有人骑马出去?
  李布解开了一个马车的绳子,随后留下了一张纸条,上边写着:“借用两天,过后还来。”最后再用一点银子压住。
  做完这些,李布便架着马车朝着学堂跑去。
  来到学堂,李布下马。
  “你想好了,我们就走了,马车已经备好了。”李布来到韩清身边,对着她开口说道。
  韩清点了点头,却又有些担忧的问道:“偷东西的话,应该没什么吧?”
  李布摇了摇头道:“偷东西当然不是好事情,所以我这是借的,不算偷,过两天我再给还回来,我还放了银子,算是借住费了,我们走吧!”
  韩清艰难起身,李布扶着她上了马车:“你指方向,我们回家。”
  正在李布驾马起行的时候,吴兵者带着果叔来了。
  吴兵者看到这一幕喊道:“李布,你干什么?”
  李布管都不管,直接大喊一声:“驾!”
  而后马开始奔跑,吴兵者继续喊道:“李布,你给我站住!”
  就在这个时候,李布回声大喊:“韩清已经被逐出临十,从此不再是你们的学员,这不是你说的吗?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