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章 刘家祖姥姥

  “找了你好长时间,赶快去看看吧!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回去干活呢……”
  言罢,那人又急忙离开了,望着他的背影,李布摸了摸下巴开始回忆,同时朝着刘祖姥的家行去。
  刘家祖姥姥,原名刘榕母,其被村民称之为柳桉乡最幸福的人。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称呼,其实都源于刘榕母的几个儿女。
  刘榕母的儿女都十分的有本事,男儿为官,女儿嫁福,各个都是不凡的好命,因此刘榕母得名。
  皆道幸福,其实非也,这在乞丐的心中可是清楚得很,虽然刘榕母的儿女都很有出息,但是她个人的生活却不幸福,因为孤独呀!
  具体乞丐又是如何跟刘榕母认识的呢?这都要从多年前说起。
  当时的乞丐不知什么原因,穿着一身破衣服,被一众官兵追赶至此。
  奇怪的是,他在进入这个区域之后,官兵居然惊奇的返回了,想必这也是柳桉乡隐蔽神秘不被发现的原因,极似世外桃源。
  记忆中看到这一段,李布惊叹柳桉乡的神秘,同时心想,看来这个世界,极大可能就是所谓的修真界了吧!
  但也仅仅只是极大可能,而并不确定,李布心想,或许在上一世的历史中,真的存在世外桃源也不一定,或许还会有很多的类似隐蔽村落。
  话题回转,乞丐逃入柳桉乡,浑身伤痕累累的乞丐已是精疲力竭,刚好就在他倒地认为气数已尽的时候,刘榕母出现了。
  往后的事情,就是刘榕母帮着治疗包扎,到处求医问药,可算是救回乞丐一命来。
  如此这般,乞丐也是永记于心,除了不要刘榕母送的任何东西外,他每天都在尽力的帮助刘榕母。
  这,且称之为乞丐逃于此后的生活态度,以及帮助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寻找着回忆,不知不觉,李布便来到了刘榕母的家门口,开门进入院子,放眼望去,简直是眼宽,叫人忍不住想要伸个懒腰!
  刘榕母的房子很普通,一户土砖平房,房顶块块青瓦齐刷刷的铺着,叫人看着舒心。
  平房中间为门,东西两处每边都装有两大窗户,因此房子也是足够宽大。
  这种构造,简直都赶上李布姥姥那边村子的村长家了,只是这建筑看上去倒有几分古代模样。
  走到门口,不用敲门,按照记忆,李布来到猪圈,顺着外墙用手指人行走七步,接着摸开上层土,一根白色绳子出现眼前。
  揪住绳子,向外缓拽,一根扁木出现了。
  根据乞丐的记忆,刘榕母即便是白天,也会紧关屋门,并且卡的死死的,想要从外边进入,除了敲门之外,也就只能依靠扁木了。
  扁木也不是普通的扁木,而是木工认真打磨许久的坚硬扁木,刚好适用于刘榕母家。
  之所以这样做,其实就是为了惩戒一下自家儿女,因为儿女回家少,老人们难免会难受。
  所以这也算是刘榕母的一种自我安慰了,况且日常生活中,刘榕母压根不出门,种地干活什么的,也一直是乞丐在帮衬。
  扁木的位置,刘榕母只告诉给了乞丐一人,因为在这个村子里,刘榕母只相信乞丐。
  带着扁木来到门前,将扁木伸进门缝,向上一划,门便自动松动敞开了。
  放回扁木,走进家中,望着家中的构造,李布居然有些想干姥姥了。
  首入门后房内,简朴的桌椅与大锅,李布看到这样的布局,难免会有所触动,毕竟太像姥姥家了。
  走入右边的房间,这里是睡觉休息的房间,望着那木床,还有床上痛苦的刘榕母,李布走了过去。
  “刘祖姥姥,我来了。”
  床上“哎呦哎呦”的痛苦叫唤,在听到熟悉的声音问候,刘榕母睁开紧闭的双眼,皱纹也在此时被拉开。
  “来了,随便找地方坐,我去给你倒水。”
  刘榕母抬直腿悬于床铺微上方,接着由仰卧艰难起身,随后站在地面上,捂着后背一步一步地挪。
  李布急忙上前搀扶:“祖姥姥,您先坐着歇息吧!我去帮您倒水。”
  刘榕母摆了摆手道:“没关系的,老骨头一个了,已经躺了好长时间了,再不动弹动弹,只怕是再也动不得了。”
  李布皱着眉头,望着刘榕母现在的模样,自己也是深有感触,毕竟上一世他也体验过:“那我扶您走几圈!”
  上一世,由于身子骨不再硬朗,再加上病重,所以他也得出一个感受:“难受起来,是真的难受。”
  在你健康的时候,认为生病挺一挺其实没什么,所以整天糟践身体,到了得病的那一天,或者是身老的那一刻,你才会真正的明白,病等于难受,难受是真的难受。
  李布:“祖姥姥,前天您不还没事吗?这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榕母被李布这样一问,先是叹了口气,随后开口说道:“昨天你不知去了哪里,老骨头我觉得孤单,家中冷落,所以我昨天走了出去。”
  李布震惊也担忧:“您昨天自己跑出去了?”
  刘榕母带着李布走出家门,来到了院子里散步,同时回答道:“是啊!”
  李布之所以会产生担忧与后怕,正是因为刘榕母有着强烈的迷路症状,典型的老年路痴。
  “那您最后找回来了吗?”
  李布不得不问出这样一句话,只听刘榕母回答道:“当然没有,我这土脑袋,昨天也不知去了哪里,所以一夜未归,早晨被村民送了回来,回来便是一直后背疼痛难忍。”
  刘榕母清了清嗓子,面部皱了一下,似乎疼痛还在持续着:“村民送我回家,我把他们请了出去并且卡上了门……”
  刘榕母没有继续说下去,根据乞丐强烈的意识,李布也没有继续去问她为什么卡门。
  “我们回屋吧!我知道一个办法可以帮您舒服一点。”
  听到这话,刘榕母明显有些惊讶:“真的吗?”
  李布肯定的点了点头。
  刘榕母向来都是极其相信乞丐的,所以没有起半点疑心,直接带着李布回到屋里。
  李布这时说道:“祖姥姥,您趴在床上,我来给您医治。”
  在李布的帮助下,刘榕母趴在了床上:“看不出来,你还懂这个?”
  李布挠了挠头道:“略有研究,略有研究。”
  刘榕母的症状,李布其实清楚得很,在上一世,这种情况就是着凉中风了,拔个罐按个摩针灸一下,基本上就可以缓解甚至是直接康复。
  李布上一世就有过这种经历,虽然不会针灸,但是拔罐按摩他还是可以的。
  四处张望一番,发现并没有能够拔罐的工具,于是他也只能选择按摩了。
  但是相对于按摩,拔罐还是更有利于康复的。
  “祖姥姥,您这里有拔罐工具吗?”
  被李布这样一问,刘榕母明显有些奇怪:“什么拔罐工具?”
  被反问了一嘴,李布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个世界没有拔火罐这样的意识吗?
  不过刚好可以趁现在这个机会,问问这个陌生的世界了:“祖姥姥,这个世界叫什么名字?而且现在是什么时代?”
  刘榕母道:“世界?时代?你这孩子,我怎么听不懂你说话?”
  “不过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你真是越活越糊涂,还不如老骨头我。”
  “如果没算错的话,现如今应该是祥唐帝王朝,祥上皇唐太宗李世民的第七年了吧!”
  李布震惊,却又有些奇怪了:“祥唐帝王朝?祥上皇?李世民?贞观之治?难不成……”
  李布身子颤抖了起来,看来自己不是去了小说中所谓的修真界,而是穿越到了古代唐朝。
  不过这古代唐朝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为什么叫祥唐帝王朝?祥上皇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这里是历史世界,那么这皇朝奇怪的名字怎么解释?除此之外,自己先前的先知能力,又算怎么一回事啊?
  察觉到李布的变化,刘榕母问道:“怎么了?”
  李布被这一句唤回了现实,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事,祖姥姥,您这里有竹罐吗?”
  刘榕母斜着头想了想道:“原来你要这个?”
  “竹罐嘛……倒是有一个……”
  李布听到这话,开心道:“那太好了,快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我去取来为您医治。”
  刘榕母更是惊讶的看了看李布:“你还会使那个?你怎么从未与我说过?”
  李布伸出大拇指一擦鼻边,自信满满道:“您不也没问起过吗?不过您放心,接下来就瞧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