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八章 登会

  李布站回了自己的二十二位,场下观战还在欢呼着,特别是投了李布的那些人,更是为自己多积一分而开心。
  场上的参赛者,此时在每个人的心中,皆是不愿意碰上李布,因为这个家伙的方式太强行了,逢碰必输。
  沈留也皱起了眉头,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李布那个根本不叫比武,完全就是绝对自身力量的碾压。
  在整个比武过程中,如果说类似李布这种方式淘汰对方的参赛者,能说上名的,也就是沈留一个人了。
  但是沈留也并不是完全的力量碾压,他是用了一些手段,再而才是力量,最后战胜了壮汉。
  除此之外,其余参赛者都是比武拼实力,最后在对方已经站不起来的时候,才有机会拖出擂台。
  哪像李布和沈留这样,在对方还有充足体力的时候,将其强行淘汰掉。
  此时此刻,在沈留的心中,已经把李布当成了他的下一个选择对象。
  接下来的比武,就显得比较平常了,没什么特别突出的表现,仅是很稳的比武比拼。
  没有了李布这般另类的方式,观战大部分人也都提不起更多的兴趣来,仅是更加关注自己的投牌结果罢了。
  毕竟已经看了一整天的比赛,最一开始可能还会喊上几句,到李布这两把结束后,该有的兴致,自然也就被接下来的平淡推到了心底。
  直至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第二轮最后一场才刚刚开始,此时场下的人已经走了过半。
  当最后一场结束的时候,还未等判官说完结束辞,其余的观战者,便开始纷纷离开,丝毫没有了留下来的心。
  最终就剩下了场上的八个参赛者,以及不远处的离文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
  判官粗略的说了一下明天的比赛方式,大体意思就是八个人争四强,而后银赛是二强,金赛就是决赛,争冠军。
  介绍完这些,今天的比武就算是结束了,李布走下擂台,直接朝着离文竹径直而去。
  “小矮子呢?”李布站在离文竹的面前问道。
  离文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而后笑着看了看李布说道:“他觉得无聊,就回去了。”
  李布耸耸肩膀道:“看来,他并不喜欢看武啊?”
  离文竹说道:“并不是他,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这一天我已经了解了,如果不是投牌优势,今天不会这么多人的。”
  李布扬了扬眉毛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果真都是因为投牌,才会出现那么多人。
  那么这也算是一种当下的社会现象了吧?不喜欢武打,就如同上一世的人不再喜欢唱戏是类似的道理。
  坚持唱戏的,也就是少数老艺术家和后代,你让一个年轻人跟着家里人听听戏,或许他会跟着欣赏一下。
  但是如果你说让一个年轻人独自去听,大多都是一种抗拒的心情。
  就如同年轻人喜欢玩游戏的时候听歌,你有见过玩游戏的时候,手机后台放戏的吗?太少太少了。
  “现在还不算太晚,不如我带你去逛灯会吧?”离文竹打断李布思绪说道。
  只是听到离文竹这话,李布微微愣了愣:“灯会?那不是过年的时候才举办的吗?”
  离文竹看着李布那傻乎乎的样子,突然大笑道:“想什么呢?听岔了吧?我说的是登会,登山的登。”
  李布这才恍然大悟,搞了半天,是“登会”不是“灯会”。
  明白了这个,李布尴尬的笑了笑,而后越发尴尬的嘴角抽搐:“等等……登会?什么是登会?”
  李布愣住了,离文竹则是开口解释:“登会就是离城独有的节日。”
  “换句话说,就是每个人买一个大火灯,捧着灯往山上走,需要在不熄灭的情况下到达祖鼎山顶。”
  “到时位于祖鼎山顶的祖鼎前,会站着许许多多的祝福者,将未熄灭的火灯交给他们。”
  “最后猜对他们给你出的灯谜,你就可以在这个月得到祖鼎给予的幸福。”
  “登会每个月就一次,我们今日刚巧赶上了,不去太可惜了,走吧走吧!”
  说到这里,离文竹已经迫不及待的拽着李布,朝着一个李布未知的地方跑去。
  西山,也就是离城的祖鼎高山,太阳此时就在祖鼎的后边,已经落下去一半了。
  此时离文竹带着李布,一人买了一个大盏灯,二人皆是小心翼翼地捧着登山。
  走了不多时后,看着总是有人拿着熄灭的灯下山再试,李布笑道:“这也不难啊!这些人怎么……”
  就在李布说话的同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股风,他的火瞬间灭了。
  随后只见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乐呵呵的跑了。
  “。。。”
  “???”
  “我特……”李布的脸当时就黑了。
  拜托有没有搞错?这是哪来的野孩子?人家这边小心翼翼的登山捧灯,你一口气吹完就跑?
  李布这股心头之火,总是压抑不住的往出冒,好歹也走了一半的距离了,这下可好,还要从新再来。
  离文竹笑了笑道:“李布,为了这个月都不再倒霉,你还是回到山下点燃再试吧!我先上去……”
  又是一股熟悉的风,离文竹手中的火也灭了,转身去看,又是那个小姑娘。
  离文竹本是微笑的表情,逐渐僵硬,最后转化成了愤怒。
  只是小姑娘已经跑远,没办法,离文竹和李布二人也只能下山重新点燃。
  燃起幸福之火,李布和离文竹再次踏上了登山的道路。
  李布这时说道:“离文竹,小心那个熊孩子,不要再被吹灭了。”
  离文竹点了点头道:“这是肯定的,现在的小孩都很调皮,一不小心就会被折腾。”
  左右环顾,李布一边护着火苗,防止山风给吹熄了,同时提防着熊孩子,离文竹也是同样。
  就这样,二人终是安全的来到了祖鼎山的上半截了,还差一段距离,就要顺利登顶了。
  这个时候离文竹开口说道:“李布,比完赛拿上钱,我们就要离开这里,踏上去往燕长安的漫长道路了吗?”
  李布点了点头说道:“对啊!我和刘顺约定了,会在明阳城聚合,我们一同走。”
  离文竹点了点头,李布看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而后问道:“对了,你和离武雄到底约定了什么?”
  离文竹听到这个问话,微笑的朝着李布说道:“这个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放心吧!我并不吃亏,只是顺路。”
  李布点了点头:“那再好不过了。”
  就在二人交流正温馨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声音很熟悉,似乎是熟人。
  “你这孩子,你怎么这么……”闻羽狐愤怒的吼着,随后只听一个孩子尖叫大笑的同时,跑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