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六章 反常的离文竹

  离城午时,照入银楼东窗的阳光逐渐地离开,似乎是厌倦了楼内发生的事情,不过也因此,楼内变得闷热了起来。
  此时楼内靠北的一排首饰柜,全部侧倒,首饰也是掉了一地。
  东北方向,李布尴尬的站在那里,楼内买家眼神齐刷刷地看向他,且皆有愣神。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也因此打破了寂静。
  “你是哪儿来的家伙?你可知你刚才干了什么吗?”
  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其他人便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开口,无一人不是再说李布。
  “好小子,竟然敢在离府掌管的银楼闹事?还说什么禁楼?简直是胆大妄为!”
  “你可知你刚才大闹的这一排首饰,价值多少吗?看你这衣着打扮,全部抵押,都赔不下那一个柜子。”
  李布皱了皱眉头,挠了挠后脑勺,表示有些懵,又有些奇怪。
  为什么都在指责自己?难道不是大家一起指责银楼吗?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李布还处于疑惑的阶段时,那些买家的声音却始终在持续着:“这小子今天算是彻底的栽倒了。”
  “是啊!如若换作往常,或许范掌柜能够有所饶恕,并且做出一个适当的判断。”
  “对啊,之前也不是没有来过闹事的,虽然没有这次严重,却也不那么平常,最后不都是范掌柜解决了吗?”
  “哎!今日恰巧离府公子在场,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替他悲哀呀!”
  听着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言论,李布似有一些明白,又似有更多的茫然。
  站直身体,李布东张西望,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一种奇怪的被冤枉被误会的感觉,很不舒服。
  李布看向身旁不远处的离文竹,离文竹放下遮在脸上的手,也同样看向李布,二人因此对视。
  随着李布视线的固定,众人便也跟着李布的眼神,看向离文竹,这个离府的公子哥,银楼真正的掌管者,权威者。
  此时此刻,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打算看看离文竹该如何做决定,也想看看李布这小子后果如何。
  离文竹自然是感觉到了大伙的眼神,计划最重要的部分就此开始,离文竹暗自一笑,而后开口。
  “你是什么人,你可知我是谁?你在我的面前,大闹我的银楼,你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吗?”
  听到离文竹这样开口,李布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家伙抽什么风,说的什么话?
  离文竹看着李布的模样,那微微皱眉,却又略显疑惑不解的表情,再次开口。
  “你难道不想在离城呆着了吗,你信不信我一句话,足够让你后悔此时干出的事情。”
  李布感觉越来越忙乎了,不知所措的双手抱臂,表现出一副“为什么”的样子,就好像头顶出现了三个问号似得。
  发现李布始终不去做配合,也就是验真假,离文竹则继续暗示道:“说吧!你为什么要突然大闹我银楼?”
  “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就等着被赶出离城外吧!”
  众买家听到离文竹这句话,皆倒吸一口凉气,住在离城的,甚至是离城周围小城的人。
  谁不知离府人一句:“赶出离城。”的真正含义?
  只不过是委婉道之罢了,实际的赶出离城,可是远比那句话还要残酷。
  李布叹了口气,同时心想,我什么时候想要大闹银楼了?若不是因为你们的那句“禁楼”我才不会这么做。
  李布想了想,随后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回答道:“这些人不是刚才都在喊什么禁楼,禁楼的吗?”
  “我那么做,也只是为了更好的去表现,这些人买了假货的愤怒罢了。”李布话音刚落,离文竹松了口气。
  李布就要顺利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配合了,所以离文竹内心也是有些小开心。
  但是周围的买家都有些不舒服了,只因李布的一句话,就是那句:“买了假货。”四个字。
  这时,那个离城中心场比武擂台的总管,天韦王开口道:“李布,你刚才说的假货是什么意思?”
  被人当众喊出名字,李布惊愕的闻声望去,看到的却是个陌生的面孔。
  望着李布的表情,天韦王冷冷一笑道:“不必慌张,我是比武擂台总管事的,自然知道最终场比武人的姓名和样貌。”
  天韦王一句话,再度震惊了众买家,离城比武最终场的比赛者,那意味着什么?
  在所有离城人的眼中,最终场的人,就等同于武功高手,不可惹的警告是会时长出现在心中的。
  以前这里闹事的,不是地痞无赖,就是一些男人买了首饰,彪悍女人过来要钱的。
  这次可好,不止比先前闹得更大,而且还是天韦王看重的最终场比赛者,同时还是武功高手。
  这下有好戏看了,这是此时众买家的心声。
  随着天韦王的介绍一出,李布点了点头,便也不奇怪他会喊出名字,而是开始解释之前自己的那句话。
  “在这里,离城银楼,所有的金银首饰中,有一半以下都是假的。”
  李布言罢,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已经因此影响到了我们离城人的诚信,并且还轻视了我们。”
  李布言下之意,其实就是在表达刚才大耳姑娘的言语。
  当然,与此同时同样听到李布这句话的那个大耳女子,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天韦王来到李布面前开口道:“李布,最终场可是不需要撒谎的人,我没看到无所谓,看到了肯定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参赛的。”
  李布知道大家可能不会相信,于是再次开口道:“如果大家不信,我可以当众,当着各位贵人的面,直接证明给你们看。”
  “我认为谁也不想花大价钱,买一个都不值馒头价的假首饰吧?”
  李布言罢,便立即有人开口道:“小子,离城银楼的诚信我们是有目共睹的,多年来从未出过假,怎么可能你一来,说假则假呢?”
  李布笑了笑说道:“如果无假,我也不会出现在各位的面前了,话不多说,我直接给你们证明。”
  李布这强势的言语,不得不让各位买家皱眉。
  “小子,是真是假我们自己可是很清楚的,最起码比你清除,你这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我们在这里买首饰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而且,你的言下之意,难不成是在教训我们不识货吗?”
  “就是啊!倒不如直接送去官府,倒省了不少事情。”
  李布道:“放心,不会浪费大家太多时间的,再说刚才也已经浪费了不少了,想必各位也不在乎这点时间。”
  言罢,李布冷哼一声,这群虚伪的家伙,不过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罢了。
  就在这时,离文竹开口说道:“这位是叫李布对吧?李布,我告诉你,我打小管理行商于此,从未卖过假。”
  “你说这话可要考虑后果,现在我完全可以把你告到官府,让他们来处置你这个混乱我楼的骗子。”
  离文竹话音刚落,众买家纷纷点头,随后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向着离文竹说话。
  李布耸耸肩膀,果不其然,应和着大家庭,也就是拍马屁,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这倒不觉得浪费时间了。
  “呵呵,虚伪!”李布低语一声,随后朝着大耳女子走去。
  离文竹则继续开口:“李布,要么赔偿损失,要么就去官府蹲大牢,你自己选吧!”
  “就不要再浪费大伙时间了,没人会看你表演的,你又不会跳舞又不会迷人。”
  离文竹言罢,众买家大笑不止。
  李布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到底在干嘛?说好的一起揭穿,怎么突然成了这样?你哪一伙的呀?
  李布叹了口气,想着离文竹,或许是还在顾及自己的父亲吧!这家伙,哎!
  苦笑着摇了摇头,反正现在可以拿着自己的证明说话,事实就在这里,多少人也无法扳倒他。
  李布回应道:“那不妨让我试试,时间也不会用太久,看看大家是相信事实,还是相信那句早就建立的诚信。”
  离文竹暗自里一笑,看来自己的小计划就要完成了,而后开口故作慌张道:“你这就是在浪费时间。”
  “来人,给我抓住它。”
  众买家看着离文竹突然紧张的模样,不得不说,居然都开始有些想要看李布的证实了,难不成是真的有假货吗?
  此时,离城银楼走出几个汉子,他们冲着李布走去,李布皱紧眉头,眼神怒瞪,接着握紧拳头。
  只是还未等李布反抗,天韦王则是一人一个刀掌的放倒了汉子,速度,加上力度,还有那极高的准确度。
  李布看着天韦王,心想,这人看来也有着气劲,而且是个不低于先前杜猩的武者,能不结仇便不结仇。
  天韦王回过头来和李布对视道:“证明吧!我倒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
  “如果无假,那么便可以加深银楼的诚信,并且抓住一个故意诋毁的罪人。”
  “如果真有假,那么则需要我们对银楼重新审视了,并且得知一个明事理的人。”
  “李布,你尽管证明你自己的,剩下的一切交给我就好。”
  李布突然感觉心中很暖,在被众人指责的时候,却能够有个人站出来替你说话。
  严肃的点了点头,李布来到了大耳女子的身边:“按照之前说好的,你来证明,我来告诉你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大耳女子白了李布一眼,接着抬手就要打之,后者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你干嘛?”
  大耳女子挣扎着,同时开口说道:“还你一记啊?谁叫你刚才那样对我?”
  李布眉毛一扬道:“哦?是吗?那我可就不告诉你真假了。”
  大耳女子“切”了一下:“我稀罕吗?本姑娘又不是没人验,而且,你没我你怎么给他们证明?”
  李布笑道:“方法多了去了。”
  “你刚才说你有人?可以验真假?那好吧!你这种特别容易被骗的女人。”
  李布低声微笑继续道:“可别在验完之后,把真的给扔了,被有心人捡去,你就拿着假的炫耀吧!”
  大耳女子:“你……”
  李布逐渐远离她,准备进行第二个验证方法,同时不忘说道:“啧啧啧,趁现在人多,不易被人骗,你不验的话,真的是太可惜了。”
  大耳女子被李布气的脸红,于是开口大吼:“混蛋,告诉你,本姑娘就算是拿假的戴,也不会让你这种人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