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九章 小矮子医师

  离府的最里边,也就是后院紧贴后围墙的位置,东侧角落里,有一间破旧的小屋。
  小屋虽不漏风漏雨,但是却与这离府其他屋子产生了对比,显得格格不入。
  再看同样位置的西侧角落,便是与之相同的小屋,不过那一间,却是离府厕所。
  此时东侧角落的小屋内,离文竹手忙脚忙的东跑西跑,小矮子在一旁熬药,李布则是帮衬着换水,取急需的物品等。
  “啊啊……”
  离文竹的母亲此时已经痛苦失声,也或许是喊的没了力气,这般折磨,常人怎能忍受?
  离文竹用清水打湿毛巾,擦试着母亲的汗水,同时喊道:“矮子,药好了吗?”
  小矮子伸出胳膊擦着额头的汗,同样焦急的狂扇扇子,听到离文竹的问话后,他转头回答道:“再等等!”
  离文竹显得很不耐烦,更显的十分焦急的说道:“怎么这么慢?还需要多久?”
  小矮子一直被催,也有些心烦意乱了,他皱着眉头打开药壶盖子道:“再等等吧!”
  离文竹心慌无比,他此时除了擦拭母亲的汗水,握着母亲的手,再无其他事情能够帮助母亲减轻痛苦。
  如果可以的话,离文竹真的十分愿意用自己的痛,换母亲的康复和舒服。
  “还没好吗?”又等了好一会儿,离文竹再次问道。
  小矮子打开壶盖,有些烦躁的回答道:“离哥,总要等药开了,有药效了才可以治病吧?现在喂药,药效低,喝了也没用啊!”
  “你就冷静的稍等一会儿吧!我父亲是药铺掌柜,我是他的亲传,可是很了解熬药的。”
  离文竹大“哎!”了一嘴,随后看着盆中稍有浑浊的水,李布也同样看到了,于是他端起盆子,往外走去。
  途中路过小矮子,李布好奇的问道:“这么说,你也是个大夫了呗?”
  小矮子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开心,只见他一拍胸脯自信道:“那是,医术方面我可是很有天赋,而且很强的哟!”
  李布半张着嘴,双眉高扬,眼睛微瞪且有神,如此一副欣赏的模样,看的小矮子都有些面红了。
  走出小屋,李布前去水井打水,与此同时他心想。
  如果他的队伍里,多一个医术学者,那是不是更好一点呢?
  往后或许会有很多的打斗,因为刘顺说过,在这个世界,危险往往超出常人的想象。
  到时候等他把小矮子和离文竹,一齐带去明阳城,再找刘顺起个团队名字。
  再选出一个领队,就好像五兽侠盗团那样,多么威风多么霸气。
  如果顺利的话,他们这一群逍遥游者,或许还可以做做匡扶正义的事情。
  到时江湖,百姓,官僚,都知道有这么一伙人,匡扶正义,造福百姓,那么或许有利于他们之后的一些事情。
  与此同时,更有利于自己登上皇位。
  想着想着,李布微微低头一笑,野心在此刻突现而出,热血沸腾的同时,干活都有动力了。
  李布回到小屋后,小矮子的药也已经熬好了,离文竹正在一勺一勺的慢慢喂到他娘亲的嘴里。
  放下盆子,李布拉着小矮子来到一边,接着看了看此时孝顺的离文竹,而后对着小矮子开口说。
  “你是医者对吗?”
  小矮子点了点头道:“是啊!”
  李布继续问道:“你说你对医术天赋异禀,而且这方面很强,那你喜欢医学吗?”
  李布说到这里,小矮子两眼放光道:“那肯定的呀!小的时候我父亲店里来了一个可怕的伤者。”
  “我父亲出手以后,没几天就痊愈了,自打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爱上了医术。”
  “我认为医术就是一种神奇的法术,所以我的梦想,就是和我父亲习得一身的医术。”
  “虽然没有包治百病的药物,但是以后一定会出现一位包治百病的医者,我想那位一定要是我。”
  李布咬着下嘴唇“哦!”了一声,随后再次开口说道:“如果有这样的决心,那你有没有想过走出离城,去外边看看?或许其他都城,有着你父亲都没见过的病人,以及没见过的医术。”
  听着李布所言,小矮子惊讶,就好像第一次听人这么与之相告似得。
  小矮子道:“外边的世界,其他都城?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父亲难道不是最厉害的医者?难不成还有我父亲不会的医术吗?”
  李布点头道:“当然,你父亲只是离城最厉害的,但是你知道吗?真正厉害的医者会出现在两种地方。”
  “一种,就是燕长安皇宫里的太医,给皇上治病的医者。”
  “还有一种,就是隐居山林的老医道者,一般很难请的高深医者,有着绝对祖传的医术,是你乃至于你父亲,都未曾见过的。”
  就在李布想要依靠言语打动小矮子,让他拥有一种出去闯闯的心思时,离文竹站在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布回过头看了看离文竹,离文竹开口说道:“我们出去聊一聊吧!”
  李布点了点头,离文竹转头看向小矮子道:“麻烦你了,帮我照顾一下母亲。”
  小矮子此时还沉浸在幻想中,突然被提到,他回过神来说道:“没问题,照顾病人,了解情况,是我的原则还有学习医术的根本。”
  离文竹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后率先走出小屋,李布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翻过后围墙,跑过一条较长的小巷子,离文竹带着李布一直跑到了后山上。
  “我小的时候,最喜欢来这个地方玩耍,我母亲也经常带着我来这里欣赏日出日落。”离文竹熟练的跑来跑去,李布便也跟着他跑。
  如此这般,直至跑到山顶,山顶有三颗大树,约有几百年寿命了吧?
  三颗树一颗生在山顶旁偏坡上,是一颗已经长坏的歪脖子树。
  剩下两颗则是一颗居中,一颗在不远处,两颗树长到最后,居然枝叶混乱交叉在了一起,外来去看,就好像是一体似得。
  靠在居中的大树上,离文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李布走了过去。
  山顶居中的那颗树,它的宽度足够坐五六个人,但是李布并没有选择去靠着,而是躺在了草地上。
  离文竹双手抱头,眼神看着天空,此时已经入夜,夜空星辰满满,一闪又一闪的清澈人心。
  “你为什么突然来我家了?我们明明还不是那么熟悉,而且我刚见到你就武剑相向。”
  微微安静了片刻,离文竹先开口打破寂静。
  李布躺在草地上,此时也在看着星空,突然听到离文竹开口说话,便回答道:“其实……”
  李布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来找你,有一部分是因为刘顺,是他要我来寻你的。”
  咽了口口水,李布再次说道:“其次,有件事情或许你会感兴趣,而且对我们来说也有利,所以就来找你了。”
  离文竹疑惑道:“什么事情?”
  李布微微一笑解释道:“我们有各自的目的,所以决定聚集一些同样目的的人,前往燕长安。”
  “但是我们这边位置偏南,燕长安距离这里很远,路途必定不会风平浪静,寻找同伴也不仅仅只是想法,而是成了我们的任务。”
  “刘顺现在去拉拢段翰了,而我,来寻你加入。”
  “听说你乐好燕长安的舞剑行诗作画名家,所以才决定带着你一齐前往,多个人也会更加安全一些。”
  听到李布的解释,离文竹心动了,他起身看着躺下的李布,激动道:“真的吗?真的可以带上我一起去?不会因为我弱而嫌弃我?”
  李布惊讶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好歹都是寒下有屋的有志青年。”
  “有梦想有愿望当然是要去实现,而且我们也很喜欢像你这样的好文学者加入。”
  离文竹自言自语:“好文学者?”
  李布笑道:“是啊!如果你觉得在武力上累赘,那么我们还觉得在作诗绘画上拖累了你呢!”
  离文竹抿嘴一笑道:“你这是瞎说,作诗绘画我只是菜鸟,怎么会有拖累一谈?”
  李布起身拍了拍离文竹的肩膀道:“别谦虚了,刘顺跟我说你可是打小就爱文,而且怎么就没办法拖累?”
  “世界本身就分为武者学者,或许到时候你的文学水平能够帮到我们做很多事情。”
  离文竹抬起头来,盯着李布直看:“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之前陈夺跟我说过,我这样的人只是累赘。”
  “当我看到你们一伙人为了寒下有屋对抗陈夺一伙人的时候,我才发现陈夺或许说的对,可能我真的是累赘。”
  李布站了起来,走到离文竹身前,大举双手喊道:“别废话了,要不要加入我们。”
  离文竹眼神放光,心动无比,拳头紧握,手心冒汗:“可是……”
  李布直接打断道:“别可是了,不要听陈夺的假话,没有谁是谁的累赘,只有埋怨队友好友的人,才是真的累赘,尽管他再强……”
  说到这里,李布转身道:“尽管陈夺再强,埋怨队友,他就不配与我们同在,来吧!加入我们。”言罢,李布伸手等待离文竹的同意。
  看着眼前的这只手,离文竹依旧十分纠结道:“可是……我的母亲她……需要我。”
  离文竹眼泛泪光,有气无力的说着,李布蹲下身子,手掌放在他的肩膀上。
  “离文竹,你真的忍心被离武雄这样吊着走吗?”
  离文竹紧握着拳头道:“李布,谢谢你的好心,而且我当然知道我父亲是在摆布我,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李布皱着眉头道:“你还在叫他父亲,你从这里就已经软弱了下来,你还怎么抵抗?他都不认你了,你也被必要跟他客气。”
  离文竹压力很大,他一直在容忍:“可是我母亲的病,我母亲的药,只有父亲可以拿到。”
  “而且,就算他不认我,他也还是我的父亲啊!”
  李布叹了口气,起身说道:“离武雄有一种药可以直接治愈你的母亲,他自己跟我说的,如果我当时下跪于他,我就可以拿到。”
  “但是我没有,我的决定是先跑,而后回身想办法取药。”
  “现在,你做决定吧!加入我们,我和你一起想办法,怎么样?”
  离文竹哭丧着脸,毫无反抗底气:“真的吗?”
  李布咬咬牙道:“你父亲教会我一点,就是寻人弱点进攻,我们还是有办法对付他的,你决定吧!”
  离文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