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七章 韩清的故事 四

  李布张大了嘴,一脸的震惊:“你就真的是那样说的吗?”
  听着李布的疑问,韩清点了点头柔弱道:“是啊!我也不懂吴师兄当时的意思,况且我真的很喜欢武术厉害的人。”
  说到这里,韩清似有似无地脸红了一下,而后开口接着上一句说道:“就像你当时的高超感知能力,蒙着眼睛躲开了我姐姐的进攻,又蒙着眼睛战胜了吴师兄……”
  韩清微微顿了顿,随后呼出一口气说道:“我也是喜欢的!”
  李布听到这话,一瞬间升起一股紧张和欣喜:“也就是说,你所谓的喜欢,其实就是一种小孩对待新奇玩具的看法呗?”
  “嗯!差不多类似,就是这种意思……”韩清激动地点了点头,随后眼神放光的看着李布,似有知音难寻的感觉。
  看来是李布说对了什么,导致韩清于此产生了共鸣。
  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出,韩清并不是爱上了吴兵者,只是喜欢他高超的武功罢了。
  李布想了想,继续问道:“所以说你讨厌吴兵者,就是因为他误会了你的‘喜欢’吗?”
  韩清摇了摇头道:“并不是!”
  听到这话,李布扬了扬眉头,看来还有故事吗?
  李布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从现在看来,吴兵者还算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地方出现,追女生的方式也很浪漫。”
  想了想,李布继续开口问道:“如果是他本身就令你讨厌,那倒没得说了,如果还有其他的,那又会是什么?”
  望着李布又像自言自语,又像是疑问的口吻,韩清开始给李布讲真正高潮的部分。
  不过在此之前,韩清还是提出了一个前提:“布哥哥,我同你相告知之后,你万万不可以告诉我姐姐。”
  李布点了点头,果断答应了下来,毕竟他是为了韩清,至于告不告诉那个胖姐姐,那肯定是听韩清的。
  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更深刻的了解韩清,因而能够更加完美地帮助韩清解决潜在的事情,否则李布认为,韩清必然会持续伤心下去。
  一来是离开了临十,二来是自己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对她的病态体质,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韩清看到李布答应了,又看了看另一边同样讲着故事的白医师和杨幺,李布一同样看去,随后开口说:“没什么,你讲吧!他们聊你小时候呢。”
  李布一句话,韩清顿时脸红了:“啊?不是吧?我小时候有什么好聊的?”
  “谁知道呢?他们都是医师,估计是在讨论你的病态体质吧?”李布耸耸肩膀回答道。
  韩清点了点头:“哦!”紧接着便开始了接下来故事的讲述。
  吴兵者一战成名,韩清也因为一句话被吴兵者记在了心中。
  自打那个时候开始,吴兵者便将韩清自认为是妻子了。
  韩清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以为自己的一句话会给原本废少爷称呼的吴兵者很多自信,没成想却是给自己凭空增添了一位相公官人。
  还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一天。
  这一天,韩清走在回往住舍的路上,刚刚练了几圈热身式,她便是满头汗水,病态体质就是这样,虚弱多病,但是不得不说热身式健身还是有好处的。
  韩清额头前,甚至是脸颊边上的头发,虽然都已经湿的贴在了脸上,但是由此衬托出的脸型,却是无比迷人的。
  “韩清?你要回住舍吗?”
  正在回去休息的路上,韩清碰到了吴兵者,吴兵者的身旁还跟了几个跟班模样的学徒,都是一战成名后,来寻他求保护的弟子。
  听到吴兵者的问话,当时对他还有好感的韩清便笑着回答:“是的!吴师兄,练了半天了,有些累了。”
  听到韩清这话,吴兵者身旁的跟班便开口说道:“哎呀!还叫什么师哥呀?该改口了吧?”
  随着第一个跟班的话音刚落,另外的几个便开始纷纷开口说话。
  “是啊!嫂嫂,你应该快些改口了。”
  “不用害羞的,我们都知道……哈哈哈!”
  纷纷言论,直至最后开始众跟班齐笑,韩清顿时摸不着头脑了。
  疑惑万分的韩清,只能选择看向吴兵者,看看他究竟作何反应。
  但是看了一眼后,韩清才发现,吴兵者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在坏笑,一瞬间她便皱起了眉头。
  “停停停,你们在说什么啊?”韩清恼怒地伸出两只手不停摆动,同时开口制止了他们继续大笑下去。
  此时已经十七八岁的韩清,自然是懂得他们所言之意,所以一时间被人无辜放上一个称号,生气是肯定的。
  但是韩清的摆手丝毫无用,吴兵者的跟班该笑还是大笑,并且在韩清说出“停”的时候,笑容越发变本加厉了。
  发现韩清有些生气了,于是吴兵者开口道:“好了好了,大家别笑了,娘子生气了,走吧走吧!”
  随着吴兵者的这句话一出,众跟班便很是配合的停了下来,同时每个人都在用着一个古怪的笑容看着韩清,使得后者越发讨厌他们。
  吴兵者绕过韩清,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扬了扬眉毛,最后自信道:“走吧走吧!别打扰清清休息了。”
  言罢,便是带着众跟班离开了,留下韩清一个人愣在了那里,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啊?师哥平常不这样,莫不是有什么苦衷吗?”韩清自言自语。
  她认为吴兵者肯定是有什么苦衷,所以才会那样做的,说白了就是演戏,想通了这件事情后,韩清总算是乐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否则师哥为什么突然变得那般陌生。”说完这一句后,韩清便开开心心回住舍了。
  讲到这里,李布开口问道:“你的脑洞真大呀!为什么会这么想?”
  韩清歪了歪头:“脑……洞?”
  李布嘴角抽搐,一句话瞬间尴尬了,于是连忙解释:“我的意思就是你为什么会那么想?”
  韩清开口解释道:“因为平常的吴师兄很关照我的,干什么事情都是尽可能的帮我,所以当时的吴师兄对我的认知来说,确实是很奇怪。”
  李布点了点头,他大概是明白了韩清所言的意思,其实就是一种类似自我安慰的方式。
  把自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通过自己的理解,去美化甚至是改变,韩清当时估计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因为不相信吴兵者会是那样一个讨厌的人,所以韩清才会寻找出自我安慰的方式,自言自语出了那样的一句话。
  理解了这个过后,李布继续问道:“那之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