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十二章 天韦王的身份猜想

  不得不说,雷脑确实是帮助了不少忙。
  此时此刻,在药铺去往中心比武擂台的途中,李布就蹲在一处土地上,用着手里捡来的石头画着画。
  李布的动作很快,几乎没用多长时间,就把记忆中小瓷瓶的纹路大体画了出来。
  李布起身,指了指地上画出的纹路,对着小矮子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我能想起来的不多,不知道能不能给你一点帮助。”
  小矮子看着地上的纹路,似乎也在回想着什么,李布不去打扰,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等待。
  “这个纹路好熟悉啊!好像是大城的一家大药房里的,除了那里,其他地方很少会有这样的纹路。”思索了片刻,小矮子开口这样说着。
  李布耸耸肩膀,对于这种标志性的内行门道,他是一丁点儿都不清楚。
  小矮子拍了拍李布道:“谢谢你,这个线索简直是太重要了。”
  李布听到这话,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你帮了我一个帮,我也帮了你一个忙,应该的。”
  小矮子嘟嘟嘴摇了摇头:“其实我那不算帮你,只是医师本职罢了。”
  李布回答道:“那不一样,对于我来说,那真的是大忙了,其他的药铺还未必知道这些。”
  不得不说,李布这句话就好像是在暗示小矮子的医术够高,仿佛胜过其他药铺似得,因此在潜意识里,小矮子听到这句话后,绝对是开心的。
  不过李布说的确实是一点也没错,新的人生,他根本不想模模糊糊的度过。
  所以当李布拥有了治眼睛的方法时,此刻简直就堪比在一位无可奈何的饥饿者前,放下的一口饭。
  心情大好的小矮子,伸出拳头轻推了一下李布,这个动作是男人之间表示互相看好的意思。
  轻推了一下,小矮子乐呵道:“走吧!打金赛去,希望你可以赢得金赛,那样的话游走就吃喝不愁了。”
  李布笑了笑道:“好的,走吧!”
  此时的位置,距离中心擂台不算太远,李布也刚好赶在开赛之前,来到了这边。
  这个时候的观战人数,已经是少的可怜了,对于李布的认知来说,决赛不是更应该人多的吗?
  难不成这里的人更看重粮食和奖励,而非真正的爱看比武。
  这倒是蛮奇怪的,正如刚开始离文竹所言,这个地方的人,确实都没有这种乐趣。
  这个时候,李布再看高台上的天韦王,突然之间好佩服他,在一个不盛行看比武的时代,居然可以挣到那么多钱,简直是商业高手啊!
  李布的意识中,他认为天韦王是武功高手,也是富贵人。
  因为天韦王给李布的感觉就是如此,没有依据,就是单纯的感觉。
  若是非要说出个什么认知依据来,那么李布倒也是可以说上来几条的。
  此时李布的心中,就好像是有两个人格似得,互相问答。
  首先天韦王没有出过手,为什么会认为他很强?原因很简单,李布早就发现,众参赛者实际都害怕天韦王。
  这个时代人们的思想,害怕的无非就是三种人,一种官高的,一种武功强的,一种是有背景的。
  所以由此可见,天韦王是真的有些实力的,也或许是背后有什么背景也说不定。
  其次就是为什么会认为天韦王很有钱?到底是怎样的依据令你生出这般感觉?其实很简单,就是比赛奖赏。
  一般比武奖励不都是自己出吗?还是说那就是天韦王背后的背景发出来的。
  倒也不一定,李布心中胡乱想着这一切,就像有两个人在互问互答。
  经历了这一顿心理活动,李布突然发现,天韦王兴许真的存在着什么背景也说不准,但也不否认他的自身实力。
  “小布布?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来,快上来。”
  沈留的声音,此时闯入了李布的思绪,看着擂台上拿着酒葫芦潇洒而卧的老者,李布面色瞬间黑了。
  看来上一场是老者沈留赢了,简直毫无悬念。
  看了看高台上判官不急不忙的喝水,李布估计距离比赛肯定还有一些时间,于是他扭头便朝着小矮子的方位走去。
  小矮子同李布一起刚刚来到中心比武场的时候,他就去寻找何时位置,准备观战了,而李布则是朝着擂台靠近。
  随后便是李布的各种心理活动,以及对天韦王本身的猜想。
  此时听到沈留的声音,李布认为还不如去找小矮子聊天,那都比在这里等待开场要强太多了。
  发现李布快速的表情变化,以及毫无迟钝的转身就要走,沈留着急了,直接一蹬腿轻飘飘的站在了擂台下,跑到了李布身旁。
  “别走啊!一会儿就是你和我比武了,开心不?”沈留贴近李布,散发着一嘴的酒气说道。
  李布厌烦的推开他道:“我知道啊!那一会儿擂台上见不就好了,现在来找我干什么?”
  沈留咬着下嘴唇,羞涩的扭扭捏捏了起来:“我知道你已经等不及想和我比武了,我也一样啊!”
  李布看着沈留的动作,严重的感觉这和他的年纪以及身份毫无违和感。
  老者沈留继续说道:“我也同样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啦,你看看,本来就要见面了,你还要分开,多傻!”
  沈留的那句“多傻!”几乎是哈着气说的,令人听进耳朵后,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鸡皮疙瘩掉一地。
  沈留还在继续说着,李布则已经不想听了,于是加快了步子,可惜压根甩不掉老者沈留。
  于是乎,李布也只能无奈的听着他说:“你看啊!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聊一聊进入金赛的心得,这样一来不是可以更快的消磨时间吗?”
  听完这一句的同时,李布也已经站在了小矮子的面前。
  随后的李布,几乎是完全无视了沈留的言语,强行跟小矮子说道:“你又坐在这里呀?远了点吧?上次是人多,这次是为什么啊?”
  沈留依旧在说着什么,李布则是强行屏蔽了。
  小矮子看了看李布身旁奇怪的老者,又看了看一脸吃瘪的李布,回答道:“哦!这里习惯了,往常看比赛也就是这里。”
  李布点了点头,同小矮子一齐陷入了沉默,因为沈留就像个阿婆一样在身边磨磨唧唧,没完没了。
  沈留:“我喜欢你之前的那个组合拳,哎?你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对了,你觉得我之前的那个,就是那个抓着手指把人送出去的样子怎么样?是不是超级帅?”
  “还有一次,你记得吗?就是你和牛素的战斗,我的天太厉害了,你不知道吧?我可是全程认真看下来的,开心吧?”
  “对了对了,还有……”
  李布浑身上下,此时都黑了,几乎是没有了其他色彩。
  就连身边的场景,都是深蓝偏暗色的,时不时还会跑过各种各样的动物,比如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