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十六章 寒下有屋闻羽狐

  “少侠有点狂啊!”一个样貌偏老的白衣人出现在了李布眼前。
  李布看着他的模样,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说道:“老先生,您也是参赛者吗?”
  白衣老者点了点头,随后一边摸着他下巴那没几根的胡子,一边开口说道:“是啊!最近缺点酒钱,过来取些!”
  李布嘴角抽搐的自言自语:“您这身子骨,还有您这语气,这可比我还要狂妄啊!”
  老先生狂妄的很自然,很轻松,这无疑不是激怒了周围参赛众人,他们顿时把李布和白衣老者视为了千载仇敌。
  由于比赛规则限制,参赛者不能在休息区动手,否则取消资格,外加有高手坐镇,所以没人敢造次。
  不过虽然李布和白衣老者暂时安全了,但是只要他们上了赛场,必然就不会像此时这样风平浪静了。
  第二轮选手上场了,李布趴在窗外栅栏上观看,这一次是一个胖子对阵一个壮汉。
  壮汉的表情凶神恶煞,胖子的表情则与壮汉截然不同,他是和蔼可亲的一个模样,憨憨笑笑的拍着自己的大肚子。
  随着比赛的开始,壮汉一声怒吼,接着做出一个求抱抱的动作,朝着胖子冲了过去。
  此时壮汉的模样像极了一头有角的熊。
  胖子没有躲闪,他打算硬抗壮汉这一下。
  察觉到胖子的意思,壮汉明显扬起嘴角邪邪一笑,似乎对于自己的这个攻击很自信。
  就这样,壮汉猛冲,胖子憨憨笑笑且原地站着不动,直至壮汉撞在他的身上,同时一记熊抱树施展在了胖子身上。
  胖子力气没有壮汉大,被抱住后两个臂膀也自然给他束缚了起来。
  壮汉得意,迅速转到胖子身后,接着抱紧胖子做出一记弯腰后仰,打算把胖子的后脑砸进自己身后的擂台上。
  就在这时,胖子的优势显得很大,壮汉由于动作原因,导致下体腿部站立不稳,胖子猛的震动下压,还真就把壮汉压在了身下。
  “噗,咳咳!”吐出一口气,壮汉用劲全力想要推开胖子,只可惜胖子宽度过大,倒是反之将壮汉给困住了。
  “停停……停停……呼呼。”壮汉有些喘不上气,胖子开始反击了。
  胖子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壮汉也有幸得到了氧气的滋润,大大喘了喘,乃至状态恢复后,却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
  胖子虽然起身坐直,但是却坐在了壮汉腿上,壮汉更是没办法起身,倒显得极为羞辱。
  恼羞成怒的壮汉,开始将胖子后背当成自己训练的沙人,一拳接着一拳挥出,力道不小,胖子也有些承受不住,最终躲开了,壮汉得自由,立刻站起。
  胖子显得有些笨拙,壮汉再次得到优势,只见他一脚一脚踢出,每一脚都踢在了胖子的肚下大腿。
  此时胖子腿疼有些站立不稳,于是他开始学之前壮汉的模样,一个求抱抱的动作,随后朝着壮汉冲去。
  壮汉踢不开胖子,一直在后退。
  胖子感觉这一招很不错,于是便一直这样追着壮汉跑,外场看来显得极其猥琐。
  壮汉打不动,干脆放弃了,不过他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对抗方式,那就是假动作。
  胖子由于身材宽肥,所以会显得笨拙迟钝,这便是壮汉的优点所在。
  靠着一直骗胖子乱跑,壮汉寻到了乐趣,虽然这在外场看来更加猥琐。
  在李布眼中,这像极了猪八戒蒙面找妹妹。
  不过最终胖子由于体力的问题,还是被壮汉绊倒翻下了擂台,比赛结束,壮汉顺利进入最终场。
  由于此次参赛选手较少,所以比赛仅分为两个阶段,分别是对抗场和最终场。
  对抗场胜者,会自觉进入最终场,最终场的胜者会进行评奖对战,就是多人守擂,守擂成功的最后两个人会得到奖金,其余的自然淘汰。
  第二场对抗场结束,即将到来第三场,刚好是此时,白衣老者舔了李布一下,李布浑身打了个冷颤,并且有些恼怒的转头看向老者。
  白衣老者妖孽的说道:“我在最终场等你哦!最终得奖的,必须是你和我……”
  言罢,老者开心下楼并且上了擂台。
  李布皱着眉头,心里这个不爽,不过随着老汉的举动,大家看待李布的表情也不一样了。
  李布被众人异样观察,气氛又突然安静的可怕,尴尬几乎写满了李布全身,李布握着拳头嘴角抽搐道:“我是无辜的……”
  “……”
  “嗯!”
  默默中隐约透出的“嗯”显得异常不对劲,李布咬牙切齿,最后也只能无奈看比赛。
  白衣老者对阵的是一个清秀少年,少年手握折扇,一副书生雅士模样,昂头挺胸,正气凛然,谈吐优雅,行步端庄。
  白衣老者则是与之相反的屌丝形象,一上场就抠鼻子,还不忘闻一闻再弹飞,此举而不止,还要脱了鞋搓一搓指缝,继续闻一闻。
  虽然一袭白衣,但是却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一点仙风道骨的模样都没有,唯恐只有换上一身乞丐的服饰,或许才能够配得上他现在的举动。
  比赛开始,书生没有动,而是开口自报家门:“在下闻羽狐,柳桉乡寒下有屋穷书生!”
  闻羽狐自报家门,老者自然也要跟上,于是白衣老者说道:“哦,闻鱼狐啊!原来你也喜欢闻动物,我也喜欢,不过我不太喜欢闻鱼,太腥,我叫沈留,幸会幸会!”
  闻羽狐点了点头,随后接着说道:“请!”
  沈留摆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哎哟!别了,还是你先来吧!晚辈优先。”
  闻羽狐微微一笑,沈留打算等他让回来以后,自己直接动手,来个出其不意。
  闻羽狐耸耸肩膀道:“那好吧!”
  沈留没想到闻羽狐会直接认下,以为还要让上几回合,谁知他直接动手了。
  只见闻羽狐碎步迅速来到了沈留面前,沈留倒是毫不在意,自己始终站在原地,并且就好像一张随风飘的纸似得,轻松躲闪闻羽狐的攻击。
  闻羽狐的攻击大多都是用折扇柄敲,一边转动折扇,一边左右交替,同时进行敲击,但是这反而无法击中沈留。
  仅是这一幕,李布便是震惊了,按照乞丐武功记忆的常识,沈留的武功或许就在当下李布之上。
  沈留一直没有动手,但是闻羽狐也很有耐心,一直在寻找破绽,二人就这样僵持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之间,沈留身子骨柔软似蛇,就那样盘着闻羽狐的左腰来到他的身后,速度可谓极快。
  闻羽狐被这一幕惊住了,此时沈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闻羽狐感觉到了失败的气息,因为他已经来不及转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