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十三章 沈留的真声

  默默坐在小矮子身边,李布一直在和他窃窃私语,同时忍受着身旁大肆问来问去,还把声音扩到巨大的沈留。
  无奈的李布只能和小矮子脑袋靠近脑袋,随后用着二人都能够听到的低声,讲述着明天出发的时间,以及今后的计划。
  还别说,这小矮子真挺兴奋的,一听到要出去游览,还能够见到医术高明的老前辈,那真就像是得到了玩具的孩子,开心的不得了。
  随着李布的介绍结束,话音也刚落下,小矮子就激动地问李布:“除了你我,离文竹,还有别人吗?”
  李布想了想说道:“有,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两个人一起同行,都是去燕长安的。”
  “他们有他们的任务,我们有我们的目标和计划,因此结伴而行,共同出发。”
  “这样一来我们相互之间也就有个照应,不论是谁出了什么事,我们都能够互相关照一下。”
  小矮子点了点头,片刻过后,李布微微一笑道:“小矮子,你知道我当下最想做什么吗?”
  小矮子好奇的看向李布,李布正欲要开口道之,却被身旁一直叨叨不停地沈留给打断了。
  “你肯定想和我在一起吧?不想跟我分离吧?我就知道是这样,放心吧!一会儿就是我们的主场,因为只有你和我。”
  沈留几乎是喊着说的,因为自打从之前来到这里开始,乃至于现在,李布都在无视着他。
  所以沈留也只能让声音越来越大,由此来引起李布的注意,就像个磨人的孩子,也就是要抱抱的小孩一样招人烦。
  李布简直是难以忍受,他几乎为了躲避这个沈留,同小矮子就差捂着耳朵讲话了。
  他可倒好,非但不收敛,反而还越来越过分,李布嘴角抽搐,随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沈留,沈留则是咧嘴无声笑。
  叹了口气,李布和小矮子说道:“快比赛了,等我结束了比赛,再和你告知我的那个想法。”
  小矮子点了点头,他倒是有些好奇了,会是怎样得想法呢?是关于游者团的?还是关于他的眼睛呢?
  无视沈留,李布一步步朝着擂台走去。
  他先前就注意到了,判官已经拿起了锣,鼓手也已经准备好了击鼓,这足以证明比武即将开始。
  李布踏上了擂台,挺直身板站立,沈留便也跟着李布,踢着腿蹦蹦跳跳地走上擂台,就像个顽皮猴子似得站在了李布对面,同时一脸乐呵呵的表情。
  看着对面的沈留,李布突然很想笑,又突然很有一番感慨,他觉得这位老者活的还真是自在。
  静静等待比赛开始,李布也在这个时候,打起了太极。
  根据先前的战斗,李布发现,似乎太极可以平复他内心的很多琐碎。
  不管是怎样的事情,只要打打太极,就可以缓解不少,也算是一种心态平息的方式了。
  沈留看到李布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也开始学着做,模样就像是学习跳舞的傻子,格外的逗笑。
  李布推手,沈留也跟着推手,看上去有些慢半拍,但也正因如此,才凸显他这一段的古怪搞笑。
  就这样,一人做一人学,持续到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高台上的判官终于敲响了锣,这便证明,最后的一场金赛比武,就此开始。
  李布结束了健身太极,气沉丹田后深呼了一口气,老者沈留也在这一刻同样照做,吐气。
  “好舒服啊!这是什么?”沈留用着十分舒爽的语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望着一时正经的老者沈留,李布则是再次黑脸。
  因为刚才沈留发出的声音李布从来没有听过,那语气,倒更像是一种专属于仙风道骨的仙者语气。
  李布脸黑的原因也就在这里了,合着这这位前辈搞了半天,这么长时间,都是在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假声说话?
  “怪不得总是显得毫无违和感。”李布无奈中自言自语。
  兴许这就是人家的一种活法呢?李布这样想着,毕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
  还真是一位比较别样,并且拥有着自己个性的老者,他有着自己的特点,李布对此也是万分欣赏。
  人活着,不就是图个开心,只要开心,有点特点未尝不可。
  比武已经开始了,沈留没有出击,而是开始跳舞,摇摆,还不忘用嘴给自己伴奏。
  望着恢复了原先那般烦人模样的沈留,李布刚刚对他产生的一丝看好和尊敬也是一秒全无。
  欣赏舞蹈,本是李布的一个爱好,现在李布发现,原来自己仅是喜欢养眼的舞蹈,而不是辣眼的。
  不论是街舞,还是什么天鹅舞,对于李布来说都很养眼,唯独看这沈留的舞蹈,总是那么的难受,辣眼睛。
  不得不说,这份辣眼的威力,属实是高过了孤独花粉的威力太多。
  此时再次回忆那可怕的孤独白色花粉,李布居然觉得粉末稍微可爱了几分。
  比武已经开始好久了,沈留的舞蹈也是越跳越有劲,可见他的身体素质是何其出彩。
  此时此刻,毫无动作的李布倒显得无比尴尬了,知道的认为是比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比舞呢!
  眼瞅着沈留狂舞,李布居然开始帮他脑补音乐,各种各样的乡村流音乐脑补上去,居然还有些合适。
  李布因此突然笑出了声,随着这一声笑脱口飞出,观赛的人们便齐刷刷的看向李布。
  目光的集中,导致李布很不自然。心跳加快,呼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都显得太小儿科了。
  好在因为沈留的辣眼舞姿,再次帮助李布吸引走了观众的视线,否则他都感觉自己可以飞升了。
  上一世没经历过被众人关注的滋味,现在每当经历一次,就会难受一次,这种难受就是来源于心中的,那份深深地不适。
  沈留的舞蹈,似乎一直不会停下来,李布倒也明白,这不就是在暗示自己,让他先进攻。
  这似乎就是老者沈留自己的一个套路,因为每一场的比赛,他都是这样淘汰别人的。
  先把对方吸引过去,然后用着自己过人的本领,或者是利用对方轻敌的心理,完美压制并且淘汰掉对手。
  李布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不认为先下手就会得到上风,但是任由沈留舞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苦苦思索了一下,李布还是决定上前打破这个局,毕竟他是有这个自信的。
  李布的自信,自然是来源于他的雷脑,以及柳下帝顽强的身体,独家的武学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