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八章 韩清的故事 五

  不得不说,吴兵者到后来简直就是过分到了极点。
  当李布问出:“那之后呢?”这一句话时,韩清便继续开始接下来的讲述。
  自从上一次的经历过后,吴兵者便开始到处去讲他和韩清的关系,见谁就跟谁说一次。
  基本上就是吴兵者先朝着对方开口问道:“师弟,我和韩清将来是要成亲的,你信不信?”
  信则是满意,不信则百般解释。
  如此这般地持续了一年左右,导致大伙都烦了,但是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配合着摆出笑容去祝福与恭喜。
  韩清对此自然是不相信的,虽然每天都会被人叫:“嫂嫂!”甚至是开各种玩笑,但是对于她来说非也,因此回话时总会是一句:“别误会,他只是我的师哥。”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吴兵者也确实是感受到了大伙的不耐烦,甚至是已经厌倦的意思,于是他开始进行下一步了。
  这一天韩清刚好要去学堂上课,已经是午后下午的时间了。
  此时韩清就走在路上享受着山间的花鸟风景,不料转了个山路的弯,便被途中突然出现的吴兵者和一大伙学武的弟子们挡住了去路。
  由于下午是他们的休息时间,也可以说是练武时间,所以就相当于是没什么事情可做。
  正因如此,吴兵者才会聚集这么多的弟子,就是来看他表演的。
  吴兵者此时开口笑容满面的说道:“我跟你们说,现在韩清已经是我的娘子了,你们以后都必须要叫嫂嫂!听懂没?”
  随着吴兵者这句话一出,众弟子们便是顽皮般地齐声大喊道:“嫂嫂好!”
  如此三个字进入韩清的耳朵,瞬间让韩清羞红了脸。
  这种羞,其实区别于那种爱人之间所产生的羞涩。
  也就是说,这种羞涩并不是遇到喜欢之人的害羞,而是一种被众人所关注,突然之间下不来台的羞涩。
  “瞎说什么呢?吴师兄你怎么这样?”突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的韩清,只能跺跺脚这样开口说道。
  但越是这样,却越发容易受到众人的误会,所以随着韩清的一句话说出口后,众人便开始起哄。
  “韩清,吴师兄,韩清,吴师兄……”众弟子们这般齐刷刷的说着,意思就是韩清和吴兵者是一对鸳鸯,所以一人一名喊一次。
  一时间韩清越发羞红了脸,不知不觉的却有些恼羞成怒了。
  大伙的声音越来越大,韩清都快急哭了。
  但是眼前的人可是师兄,不能无礼,所以不可骂不可上手打,最终实在是无可奈何了,韩清便只能推开吴师兄,快速朝着学堂跑去。
  此举一出,韩清虽说是跑过了挡道的众弟子,但是却能够清晰的听到身后的声音。
  “害羞了害羞了,嫂嫂害羞了。”
  “吴师兄,还不快去哄哄?”
  “对了吴师兄,到时候可别忘了请喝喜酒。”
  “……”
  跑离了他们,韩清弯腰扶着膝盖开始咳嗽,一边咳嗽,一边喘气缓解着奔跑时所致的乏累。
  “为什么突然都这样了?我什么时候和师兄成为了夫妻?”
  此时此刻的韩清,不得不开始思考这件事情了。
  如果说纯属大家起哄,吴师兄并不在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倒也好说。
  但是现在偏偏是吴师兄开始带着众人起哄,这确实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为什么会这样?”
  当初的韩清,一直以为吴师兄那般仅是闹着玩的,没成想现在发展成了这样。
  时间又过了几天,吴兵者也是平静了几天,韩清也在这个时候认为他或许不会再做什么了。
  于是乎,韩清也将原本害怕再被骚扰的心,缓缓放下了。
  刚好正是这段时间,吴兵者又有了动作。
  “嫂嫂在那边,你们快看。”
  某一天的上午,韩清正在锻炼热身式,刚好有一个吴兵者的跟班看到了她。
  由于练武场有很多,皆分布在练武台山下的许多个平地位置上。
  所以一般学子们都是有着固定的位置练武,刚好韩清的所在地和吴兵者那一波学员不是一起的。
  算算辈分,吴兵者那一波学员,韩清都是要叫师哥或者师兄的。
  但是说巧不巧,正是这一天韩清独自练习健身的时候,被那一波学员的其中几人看到了。
  韩清发现他们在看到自己后,突然跑离了两个人,仅留下一位师哥来,她就知道那两位一定是去找吴兵者了。
  韩清大感不妙,于是正打算回住舍,却被唯一留下来的那一位师哥给拦住了。
  “哎?嫂嫂,去哪里呀?我们大哥最近总是找你,还给你买了不少新衣服呢。”
  吴兵者的小跟班,也就是韩清的小师兄,此时伸出手拦着韩清,同时口中这般言语。
  韩清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啊?吴师兄给我买了衣服?别呀!我不要的。”
  小跟班接话道:“为什么不要呀?怎么就不要了?那可是大哥给你买的,我们大哥对你多好?你说呢嫂嫂?”
  韩清想离开了,但是小跟班却拦着就是不让走。
  这顿时令韩清有一些心情不愉悦了,也因此导致她的病态体开始有了旧病复发的征兆。
  “你让我走吧!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韩清对着死活拦着自己不让走的小师兄说道。
  但是小师兄怎么可能轻易放走韩清?吴师兄可是给韩清准备了好东西,绝对不能败在自己的手上,这便是小师兄此时心中所想。
  如此这般僵持不下,不过很快,吴兵者便带着一众学员来到了韩清此时所在的练武场上。
  “韩清小师妹?我的娘子?等着急了吧!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吴兵者一来,便是对着韩清这般开口说道,导致韩清越是难受了。
  韩清捂着脖子往下三指,也就是胸口上方的位置,无比难受道:“咳咳,什么惊喜啊?”
  吴兵者咧嘴一笑,而后拍了拍手,过而便是走上前四个弟子,手中皆拿着漂亮的衣服。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弟子则是一人手中一朵花,献在了韩清的面前。
  吴兵者这个时候上前一步开口说道:“以后,这就是给我洗衣服做饭,帮我织衣打扫的正妻了。”
  这句话是吴兵者对在场所有人说的,而后跟着的一句话,才是给韩清说的。
  “怎么样娘子?四件衣服,都是送给你的,喜欢吧?”
  韩清看着眼前的这个阵势,顿时有些气喘不上来的意思。
  心情的压抑,加上吴兵者无缘无故的称呼,导致韩清的病态体质旧病复发。
  不多时后,韩清便开始发烧,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大哥,大哥,嫂嫂晕过去了好像。”
  吴兵者白了那个跟班一眼道:“瞎说什么?这是被我给震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