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十一章 答应接受李布

  李布单手抓起对方胸口的衣服,脑袋在左右躲闪对方拳头的同时,身体肩膀硬扛着对方的进攻。
  由于李布出现的突然,并且还那么轻松的推走了与自己关系较近的相识,山胡没有跟上去,而是呆在了原地。
  对付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并且还是盗贼乞丐一伙的人,李布自然不会像山胡那样充满顾虑,对于李布来说,眼前的不过是个贼罢了。
  轻松击晕了山胡的相识,李布也将视线集中在了范大力身上,范大力感觉到了情况不对,于是他侧翻了一下,退出了与陈夺的交手区域。
  “这群没有用的饭桶!”范大力狠狠瞪了那六个倒地的同伙。
  此时,刘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范大力的面前,战意颇强烈的他,看范大力的眼神都是充满硬气。
  范大力望着眼前的刘顺,毫不在意的说道:“虽然现在的局势对我不利,但也不是你这种不知名的小角色能够击垮的。”
  二人就此开始对战,李布想要上前,不过却被陈夺拦住了:“就让他解决吧!这家伙好不容易有机会证明自己。”
  李布疑惑的看向陈夺,陈夺开口解释:“刘顺是个内向的人,他向来不爱出风头,不爱讲话,但是却是非分明,脑袋清晰。”
  “我们一直想要让他能够证明自己在寒下有屋的战力,但是他一直没兴趣,搞得大家认为寒下有屋只有我一个会武功的。”
  听到这话,离文竹猛戳自己道:“还有我,还有我!”
  陈夺“切”了一下,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对,还有你……”
  听着陈夺说这话,离文竹总觉得气氛不对,同时自己还开心不起来。
  于是离文竹干脆在陈夺面前开始自夸,一人自夸一人扑灭,二人就此僵持着。
  李布则没有去搭理他们的争吵,而是仔细的观察着刘顺的动作。
  就像之前那样,刘顺站在原地不动,仅用自己的两只胳膊,便是挡下了范大力的所有进攻。
  这一幕让范大力也颇为震惊。
  可以看出,刘顺的反应很快,速度也不慢,并且可以在战斗的同时思考战术。
  最后一击,刘顺依靠自己的高速度直拳,吸引范大力去尽力挡,此时的范大力自然是全神贯注,却没发现刘顺突然出脚了。
  被刘顺抬腿画圈似得动作绊到却没倒,范大力条件反射低头看向脚底。
  就在此时,刘顺的直拳突变肘击,范大力的思绪早已来不及操作自己去解决。
  于是就这样,先脚绊后肘击,前后不出一秒钟的时间,范大力经不住力道,便是侧着身子倒下。
  发现范大力毫无进攻能力的朝着地面倒下,刘顺再次抬起脚来,左右分别踢出。
  悬空的范大力压根没法化解,于是飞了出去,还擦着地面滑行了一段距离,随后吐血。
  “咳咳,想不到,寒下有屋还有此等高手。”
  范大力这时刚好就在大门口,于是他都不管自己的同伴,独自一人拼命撞开人群和大门跑了。
  此时在刘顺的眼中,范大力已经被列入他最讨厌之人的名单当中。
  范大力已经逃跑,没有人去追,也没有人能堵住,而是让他顺利离开了。
  其余没跑的六个人,已经被陈夺带人配合着绑了起来。
  做完这些,陈夺便让寒下有屋其余人都回屋了,刘顺也回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时院子已经冷清,仅剩离文竹,赵山胡,陈夺,李布四人还站在这里。
  陈夺看了看李布,开口道:“欢迎加入寒下有屋!”
  李布倒不觉得惊讶,不过还是开口说道:“终于决定相信我了?放下对我的警惕了吗?”
  陈夺看着李布,死死盯着此时嬉皮笑脸的那个乞丐,总觉得心中不是那么对劲:“警惕并没有放下,不过我可以接受你住进来,但是你在我眼中,还是一样的神秘,你到底是谁?”
  李布耸耸肩膀,具体是谁他又何曾不想知道,上次突然出现的战将,加上自身乞丐记忆当中神秘武术,这都足以证明他曾不普通。
  “离文竹,给他找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陈夺这样对着离文竹说着,离文竹嫌弃的看向李布,并且还有些心疼衣服。
  原因一是穷,二是不舍,三是亏。
  望着离文竹的表情,李布尴尬一笑道:“放心,我会先洗澡再入住,既然决定摆脱乞丐身份,那么我一定要做到,就当是我借的了,往后用银子还你。”
  其实不用陈夺说,李布也想着借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挣钱相还。
  听着李布这样说,离文竹才点了点头:“没事,一件衣服而已,送你了,至于嫌弃与否,那并不存在。”
  李布微笑点头:“谢谢!”
  答应李布入住后,陈夺看向赵山胡,赵山胡心知肚明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随你去我们乞丐一派住的地方,我猜测范大力会做好万全的准备‘迎接’我们的。”
  陈夺眯着眼睛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以为你会要求继续住在这里!”
  赵山胡看着那六个被陈夺绑在一起的熟人,随后开口说道:“我会选择继续住在这里,但不是现在,其次,我不觉得你绑他们没有任何理由!”
  陈夺说道:“是吗?”
  赵山胡苦笑一声道:“要抓,也是抓头目,你怎么会选择抓一些范大力放弃的队友?除非你有目的,这么多年,我了解你。”
  陈夺摸着下巴,沉默的同时看着赵山胡。
  赵山胡继续说道:“范大力最自信的地方就是手下人多,所以他不会在意这几苗人,就算是你现在放掉他们,也影响不大,因此,我猜想你有目的。”
  陈夺听着赵山胡的解释,开口笑道:“没错,我打算逼着他们说出范大力在何处,也好充分准备一番,狠狠算计一下他们,也让他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得而复失的感受。”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李布表示无奈,这两个人还真是来劲,不过李布却显得兴趣不大。
  他们怎么计划此时就不干自己什么事了,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去河边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嘛!
  突然想起了什么,李布转身看向陈夺:“你们会去乞丐盗贼一派的居住处吗?要不要带上我一个?”
  李布突然兴高采烈的说着,这顿时让陈夺赵山胡二人惊愕。
  李布看着他们的表情,无奈解释道:“我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吧!但是我没有铺盖呀?所以我想……”
  赵山胡秒懂道:“你是想去我们那里偷被子?”
  李布耸耸肩膀道:“不,其实我就是想为寒下有屋出口恶气!”
  赵山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