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五章 金楼?禁楼?

  离城银楼,于西为门,于东内部有一高台,为的是叫价唱买一些珍贵的金银首饰。
  此时此刻,离文竹站在了高台上,随后高呼一声:“各位客官,请往我这边看。”
  离文竹声音不小,几乎是传遍银楼,其中带着无比富有的热情,夹杂着更多热闹氛围的意思。
  只可惜见他言罢,那些底下买金银首饰的绝大部分客人们,并没有去配合他,而是继续各买各的。
  离文竹举着双手,一副向往未来的模样,在这种情况下,却也略显尴尬,其中有几人倒是看了过来,便觉得越发尴尬。
  为了缓解,离文竹接着上一句开口大声道:“我今日站在这里,是为了向大家了解一下当下情况。”
  “我呢?是离府离武雄老爷身边的商人,管理的就是离府银楼金银首饰的财线,我……”
  离文竹突然停住了言语,因为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随着他之前的话语一出,也就是那句“离老爷的商人”溜出嘴边,众人齐刷刷的扭头看向他,那是多么的受宠若惊。
  “喂,臭小子,说话要有分寸,你说你是首饰财商,看你这年龄就不像。”
  “就是,小屁孩上一边儿玩去,饶我雅兴。”
  “你说你是这里行商线路的商人,你有什么依据吗?”
  听到众人纷纷质疑,离文竹低着头,右手食指点着眉心,嘴角微微上扬,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
  看到这副模样的离文竹,众买家皆疑惑了起来,随后只见离文竹伸出左手打了个响指。
  响指作响,顿时有一老爷子走了出来,众人见到来人,全部陪笑着小行见面礼,老爷子一一还之。
  没错,这座银楼的掌管,就是这老爷子,也是当初离文竹开线之后,找来的一个能人才人。
  老爷子名叫范庐,本是寒下有屋旁一小家百姓,因为身份的原因,所以才华被埋没了许久,终是被离文竹发现带到了这里。
  范庐年龄有四十七八,面色看上去已经很是苍老,但他却是个有野心的人。
  来到离文竹身边,范庐拱手弯腰行礼道:“离公子,不知您今日拜访,有失远迎!”
  众人听到范庐的言语,皆无比震惊的看向离文竹,更有甚者,摆出了一副巴结模样。
  “离?公子?”
  “范掌柜,你不会认错了人吧?”
  “范掌柜所言可是属实?”
  范庐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众人说道:“站在我身后的这位,就是真正掌管银楼财线的人,离府离公子。”
  此话响亮整个离城银楼,众人张大了嘴巴惊呼。
  曾经的离文竹很是低调行事,也不太喜欢出众,加上曾经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母亲,所以也不抛头露面,没人认识他更是合情合理。
  “都说离府众公子全部都是行商人,今日看来怕不是见到了真人公子,范掌柜,可是果真如此吗?”
  “没错,离府公子一人行商于一城,离城的行商公子,看来就是眼前这个不大的少年了。”
  “想不到来转转银楼,居然碰上了离府公子,简直是不亏此行啊!”
  离文竹听着众人的议论,蛮大方的微笑摆手,随后极具一个公子哥该有的形象站姿站在台子上。
  姿势,则是取决于他自己的一个小计划。
  “可是,公子就穿成这样?”
  此话入耳,猛锤离文竹的内心,他顿时嘴角抽搐,脸上落满黑线。
  范庐则此时开口解围道:“我们银楼公子一向低调惯了。”
  言语一出,众客点头称赞,不愧是行商之人,就算是仗着背景强大,也完全一副低调模样。
  “离公子,你刚才说了解情况,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还处于称赞阶段的时候,某买家已经提出了问题,众人闻声看去,而后顿时愕然。
  “离城中心场比武擂台总管,天韦王。”
  随着某人的介绍,众买家齐倒吸一口凉气。
  被提了个醒,离文竹这才想起,差点忘了正事。
  离文竹整理了一下衣着,而后开口说道:“今天来,就是问一下各位客官,我们银楼的首饰如何?”
  随着离文竹的问话出口,底下的买家也沸腾了起来,一个高过一个的回答。
  “离城银楼,那在周围所有小城中都是出了名的,首先就是诚信第一。”
  “何止是诚信第一,那办事能力,范掌柜的为人,那都是特别的高。”
  “真别说这银楼,照着这般继续下去,或许可以升个金楼,金楼就表示天下皆知,那样的话我们离城人可是也沾光了。”
  发现底下众人赞呼声很高,离文竹也是打心眼里的开心舒服,这么多年的努力,没白费。
  转头看向范庐,范庐更是一副谦虚的模样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这些底下的买家,因为离文竹是公子才虚伪高呼,还是因为银楼真的好而高呼。
  但是最起码从此刻的场景可以判断,银楼诚信确实是扎根了,否则他们都没有虚伪的言辞。
  伴随着高呼,离文竹心想,银楼既已经交给父亲,那就不算是自己的了。
  不过为了自己之前进楼时的那个想法,那个小计划,离文竹已经决定这么干了,就看李布配合不配合。
  从刚才的姿势开始,计划就已经开始了,微微想了想,离文竹将继续进行下去。
  决定了进行下一步的计划,离文竹微笑着继续开口说道:“看来,大家对我这个银楼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呀!”
  离文竹话音刚落,也不知谁带头,众人便开始起哄。
  “什么银楼,现在这就是金楼,只是名气还没传的那么快罢了!”
  “对,这就是个小范围的金楼。”
  “金楼!金楼,离城金楼!”
  众人声音很高,也很杂乱,但是冲着这个呼声,离文竹也是越来越兴奋。
  兴奋的点不在于被称赞,而是众人已经顺利掉入了他所铺的计划中。
  不管底下的人是虚伪,还是真心希望,他的计划也已经成型,离文竹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他的计划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了父亲的面子。
  “金楼,金楼。”
  “禁楼!禁楼,禁楼~”这时,正准备进入银楼的李布,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禁楼?离文竹才进去多久,效率这么快吗?”挠着后脑勺,李布疑惑重重的打算进去看看。
  矮人大耳姑娘就跟在李布身后,他听到李布的自言自语,又听到银楼里喊出的声音,不知不觉也听成了“禁楼!”
  矮人大耳姑娘皱起了眉头:“不会吧!这么快就要楼败名裂了?”
  “该死的,小城就是小城,都是些为了利益不顾名声的家伙,不出众也是有原因的。”
  李布无奈了,他回答道:“拜托,你个大城来的,不知道情况,可不要随意诋毁我们小城好吗?”
  大耳姑娘生气道:“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小城有钱商人诚信缺乏,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
  “还以为来这里能买到便宜好看的首饰,是我错了,便宜都是假货。”
  李布叹了口气,耸耸肩膀,表示不想再理会这个傲慢的女子了。
  虽然不想搭理,但是李布却不忘低声说道:“真假不分,还怪别人,买了个一真一假的耳坠,还到处显摆,啧啧啧……”
  大耳姑娘嘴角抽搐:“你说什么呢?啊?是不是在说本姑娘?”
  姑娘打算去揪李布耳朵,李布岂能让她拽住,于是一伸手捏住了姑娘的手臂:“笨,啧啧啧……”
  姑娘气红了脸:“你……”
  姑娘还没说完,李布一甩手,姑娘吃力差点摔倒,当她站稳后,才发现李布已经走进了银楼。
  “喂!你给本姑娘站住!”
  来到银楼门口,李布发现所有人皆是一边举拳头,一边喊着“禁楼。”
  姑娘这个时候跑了进来,只因周围声音太大,李布听不到她说话,也不想听她说话。
  看到李布走了进来,身旁还带着一个始终想要靠近,却因为李布的躲闪而无法靠近的女子。
  离文竹皱了皱眉头:“这是干嘛呢?”
  发现李布在左右张望,离文竹继续自言自语道:“我说怎么来的这么慢,合着是寻了个姑娘,与那女子玩耍?”
  李布倒是没注意到离文竹,为了衬托现在众人买了假货而“禁楼”的愤怒,他倒是打算做点什么。
  李布一边躲着大耳姑娘的双手,一边看向身旁不远处的首饰柜台。
  微微一笑,李布穿插着人群跑了过去,大耳女子已经是着了魔的追去,似乎不还一手,都觉得气焰难消。
  跑到柜台,就在众人齐喊“金楼”的时候,李布一脚踹倒柜台,随后地上洒满了首饰。
  接着沿着那条线的柜台,李布一路向东的一个接着一个的踹倒,大耳女子则是追着李布跑。
  就这样,二人这般,就好像两个快要挨揍的顽皮孩子,在某人家商楼里捣乱似得。
  踢翻最后一个后,李布快步躲开大耳女子变成爪子的手。
  大耳女子也因此没刹住,摔趴在了翻倒的柜台上,一瞬间因疼痛而导致她老实了不少。
  李布干出的这一幕,乃是绝对性的吸引了银楼内所有人的目光。
  众买家皆扭头安静的看向李布,李布还是乐在其中的样子,只见他大步向前跳了一段。
  接着清清嗓子,大喊一声:“禁楼。”
  由于此时众人都安静了,所以李布这一声也是无比的清晰。
  听着那标准的谈吐,精确的四声,大家自然都明白李布口中这个词的意思。
  一时间的安静,就如同银楼大厅夜晚关门后的场景一般,没有人说话,他们都看着李布,李布则是一个姿势僵住了。
  右手拳头举过头顶,左手则是收于腰间,腿则是扎着马步。
  众人看着这十分突出的反调男,疑惑中开始短暂的愣神,李布左右看了看,突然的安静感觉很不舒服。
  离文竹更是呆了,他自己的计划中,确实是需要李布配合唱反调,验真假,证诚信。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李布居然会这么夸张。
  李布疑惑的看向离文竹,离文竹伸手捂住了脸。
  再看向那个大耳女子,后者则明白时机不对,于是羞涩的混入买家行列,站在一旁看着李布不说话。
  不知不觉中,李布这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