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五十七章 雷脑的耐久

  第二轮第一场,李布对战赵大狗。
  二人相对,站于擂台的中央,赵大狗脸上皆是笑容,李布则平平淡淡。
  判官已经敲响了手中之锣,表示战斗已经开始,赵大狗的表情就在此时变冷,随后猛然朝着李布奔去。
  二人距离相差不大,李布条件反射的精神紧绷,因此雷脑开始飞速旋转,乃至于隐隐约约看到了什么。
  没错,由于大脑运转速度的加快,李布看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赵大狗最一开始的进攻很普通,仅是给出一击蛮有力的拳头,李布自然是轻松躲开。
  而后的多次,都是赵大狗在进攻,李布在躲闪。
  此时观战的沈留开始皱了皱眉头,在看了李布的这两场打斗后,他感觉这个小子确实不一般。
  自己苦练近四十年的感知,直至今日却被一个年轻自己不少的少年掌握着,这顿时让他极不舒服。
  赵大狗一直在进攻,却一直在打空,这也导致他的力量消耗了足够大。
  所以,为了保存体力,赵大狗选择了减缓攻击速度,同时想着该如何去进行有效攻击。
  看着对方减缓了进攻速度,李布笑了笑,接着终于抬手打出一拳,赵大狗自信一挡。
  看到这个动作,李布似乎早就知晓,因为有着雷脑的配合,他几乎是百分百的看出了对方的所有手段。
  早知道赵大狗会挡,于是在最开始,李布就已经加大了力度。
  这一拳力道可是不少,当击打在赵大狗挡之的手臂上时,赵大狗的手臂猛然控制不住,被那一拳推着,直至自己的胸口。
  赵大狗吃痛,手臂上传来了刺骨的感觉,好在自己的骨头硬,不然这一下可是不得了。
  捂着手臂转了转,赵大狗怒视着李布,同时心中想着对策。
  对方李布往常看似平平淡淡,毫不在乎,加之弱不禁风的身子,毫无壮硕的体魄,实则是个力道不小的武者。
  但是他也并不是没有缺点,看上去,这李布似乎除了有着一定的感知外,就是一身蛮力了。
  想到这里,赵大狗笑了,因为根据他的判断,他知晓李布定是一个吃技巧的武者。
  而自己的强项,不就是技巧为主吗?
  看着对面赵大狗面色一苦一舔,李布好奇,于是原地开雷脑。
  雷脑,早在最初,李布只能在紧急时刻,或者是不自然的精神紧绷时开始。
  而成长到现在,李布已经可以熟练的操作了,这就是雷脑第二阶段的好处。
  第二阶段,锻炼的就是一个耐久度,只要耐久度满了,就有机会提升到第三个阶段。
  具体如何锻炼耐久度,那李布就不知道了,这不像小说中的修真,可以有方法积攒,最后猛然突破。
  雷脑耐久更像是一种如同人体肌肉的耐久一样,需要你或是靠吃蛋白,或是一直开着坚持到极限。
  也或者是每天按组来做,一组开多长时间,就如同练肌肉一个道理。
  产生这样的感觉,李布发现,自己兴许就是大脑开发了一小块别人没有的区域,所以才有了雷脑。
  这么想的话,之前刘顺说的突出者,或许就是大脑开发了一小部分的能人才子吧?
  想想也对,古时候的人,体质要比现代人强不少,力道也比现代人强悍。
  大脑开发未尝不可,因为身体能够承受得住。
  想到这里,突出者似乎已经有了解释,剩下的就是气劲了,气劲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那个当初围绕在刘顺手臂旁边的发光气体,又是怎么回事?
  想要解答这个,李布也只有继续去探索,才能够寻找到答案了。
  此时李布原地开启了雷脑,随后他看到的,则是一套足够绕眼的武技,似乎就是那种巧中有度的技巧式武学。
  望着那绕眼旋转的武技,呼呼啦啦的朝自己一秀而至,最终因为不熟悉对方武打方式,从而狼狈不堪,吃亏连连。
  李布晃了晃大脑,雷脑结束,赵大狗已经开始行动了,接下来的举动,果真就如同雷脑显示那般,绕眼的武技再现眼前。
  李布皱了皱眉头,这下可不好办了,在赵大狗还没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他会是一个蛇形的走姿。
  一但碰到自己,那么自己就惨了,就算是大体知道赵大狗会如何做,李布也是无法防范。
  毕竟仅是大体,而并不是熟悉,那一套武技,就像是武警的擒拿,绕来绕去,这让李布如何抵抗?
  望着近在眼前的赵大狗,李布额头冒汗,最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双手背后,齐腰宽站脚,一副保镖的模样站直。
  这举动让赵大狗没有想到,他以为李布不论如何,都肯定会被自己碰到胳膊手之类的,随后一套放倒。
  可是没成想,李布居然直接双手背后,难不成眼前这家伙的感知能力,已经强到先知了吗?莫非他已经知道自己会给他吃技巧了吗?
  飞速的想着,赵大狗还是否觉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有先知存在,就算是逆天的感知,也是做不到的。
  否决了自己的猜想,赵大狗认为李布可能就是单纯的自信,想要用自己的胸脯,挡住自己的进攻。
  “太狂妄了。”
  想到这里,赵大狗果断换了策略,转变成了弯腰击打双齐拳,想要一举击倒李布。
  这一幕的转变,李布自然是已经提前看到了,只见他微微一笑,将背后的双手拿出,准确无误的捏住了赵大狗打来的两个拳头。
  在雷脑中李布是能够看到的,他知道在自己捏住赵大狗的同时,赵大狗会立马靠着技巧摆平自己。
  不过李布认为,这一次是他想多了,不然李布也不会选择不退反进。
  发现李布捏住了自己的拳头,赵大狗微微一笑,正打算依靠技巧对付李布的时候,赵大狗便是僵在了原地。
  弯着腰,拳头还被限制了,无法动作胳膊,此时的姿势无比尴尬。
  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赵大狗的笑容逐渐消失了,这不符合常理啊!师父曾经说过,这一套技巧是不可能被限制的啊!
  赵大狗一脸苦涩,他殊不知,李布已经把他的技巧观察的透彻见底了。
  这就好像是打牌,我暗着来,你明着打,那我自然是会根据你的牌型,来决定我自己的出牌顺序了。
  依靠着蛮力,李布就这样猛然后跳,拽着赵大狗也跟着一起跳,直至跳到边缘前不足一人高的距离。
  此时此刻,李布对着身旁的一个参赛者笑了笑,对方顿时紧张了起来。
  只是李布并没有拉他下水的意思,而是再次向后一跳。
  就在即将落地的同时,李布选择了松手侧躺而下,随后伸出脚,对着此时还在空中的赵大狗,就是背后一脚。
  赵大狗失了控制,无法协调自己,于是只能在众人的眼神中,稳稳地站在了擂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