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章 特殊能力

  人皆有曰:“说人于临死前,能快速回忆平生过往云烟。”
  然而我却携此能力,来到了一个看似祥和的世界。
  唐之贞观七年(公元633年)
  柳桉乡,是一个现时期鲜为人知的隐蔽村落,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正值夏有六月半,可谓晨凉午暖,是个游街买卖的好天气。
  晨过午至,暖阳已稍稍刺激皮肤。
  此时躺在街头某户人家门前的李布,经不住刺阳的洗晒,更何况穿的衣服还很厚,于是乎,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
  弱弱的眨了眨眼,李布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神经无法传输带动肌肉的信息,就好似毫无感觉的精疲力竭。
  “怎么回事?我怎么动弹不了了?”
  李布尝试起身,并且急于起身,毕竟他的衣物些厚,在这正午阳光的眷顾下,显然觉得汗洗是一种十分难受的过程。
  忍受着粘衣的折磨,李布猛然拔身,却感觉自己如同杯中水想要推动杯子,似乎魂与体并未合一。
  失落的躺着,李布开始回忆,他隐约记得,似乎是因为病重,于是他在围床亲朋担心伤心的眼神下,离开了那个世界。
  随后睁开眼睛,他就到了这里。
  望着自己那一身寒酸破烂,却紧裹身体多层的衣服。
  以及头脑中些许存在的乞丐意识,加之电视上常见的街头活动者的模样,李布肯定自己是来到了一个流浪汉的身体里。
  “穿越了吗?”
  如此一来,也就是说,魂体不配合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还未适应这个身体。
  毕竟曾经自己的体质偏弱,而这乞丐的体质,却是异常不符合现状的强。
  如果不是衣服,还有头脑中那一丝源于记忆基础的乞丐意识,李布都险些认为自己是某健身教练。
  凝聚精神,李布全力刺激肌肉,这才勉强能够控制乞丐身做动作了。
  随着他的努力,也象征性的证实了他的想法。
  多次刺激,基本可以操作起身站立,李布也更是满头大汗。
  站着懒惰却也晕累,于是李布靠在这户人家门边的墙上,他开始思考。
  曾经,他的生活称得上一个“苦”字,几乎就是在各种累的围绕下生活,毫无享受,毫无轻松,毫无舒心可言。
  离开了那个世界,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陌生的地方,又是陌生乞丐的体内。
  乃至于身体多处传来的不适,加上掐了一下脸蛋传来的刺痛,这足矣判断此非梦境。
  这是否证明,他的新生活就此展开了。
  如此一想,李布的脸上逐渐出现笑容,摆脱了苦世,迎来了新的生活,那么此时此刻,他应该做点什么呢?
  新的生活确实让李布开心了不少,但是这未知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如此一想过后,李布不由自主地,便开始深思探索乞丐的记忆。
  通过回想乞丐的记忆,李布才算知晓,这乞丐曾经居然是皇宫里的人物。
  想到皇宫,李布不得不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地方?修真界吗?
  李布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历史古代,而是修真界。
  因为他比较喜欢古装仙侠电视剧里的场景,特别是此刻记忆中这类似仙侠风的皇宫。
  不仅如此,李布还十分渴望自己能够去到那样的一个地方,修行什么的,想想就很开心。
  除了回忆中看到了皇宫,李布则想要继续进行记忆探索,于是他开始往深了回忆,只可惜接下来出现的,便是一片漆黑。
  似是出现了乞丐并不想回忆的事情,于是短暂封存了。
  看来远的记忆是无法探索了,不过近期发生的事情,还是能够回想而出的。
  因此,随着李布对乞丐近期事情回忆的开始,他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改变,出现了情景再现。
  喧闹的街边,乞丐失落的坐在一旁,只见他拿着酒瓶一边畅饮,一边吟诗,虽然文笔不怎么样,但是却也逗笑了不少旁观。
  伴随着破碗与开元通宝碰撞的声音越响,乞丐也越来越有兴致,诗风也变得较为狂妄。
  碰撞的声音越来越多,就像是动听的乐曲,乞丐闻歌起舞,这一举动,却吓跑了围观,但是乞丐却没有因此停下舞蹈。
  通过记忆,李布知晓乞丐已经时日无多,这是他打算临死前留给大家,留给世界的最后一段街头表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胖胖的男子出现,约摸着二十出头,他直接拿起破碗,转身就跑。
  乞丐看到这一幕,怎能平静下来?虽然没想过会得到这么多钱,但是他已经打算把这钱送给恩人刘家祖姥姥,岂能随意让给他人?
  于是乞丐踉跄着步伐,在不被甩掉的前提下,一直追到了此时李布所在的这户人家门前。
  之后的记忆就模糊了,李布看着眼前的人家,猜测可能是因为没要回钱来,所以乞丐含着不甘离开了。
  既然现在自己继承了乞丐的身体,那么怎么说也要帮着他把钱要回来还给恩人,如此这般,也算是无憾了。
  想到这里,李布上前敲门,久久无人回应,就在李布愁眉苦思的时候,门开了。
  门内一个胖男子出现在李布的眼前,正是记忆中的那个家伙,由于记忆模糊,所以此时此刻李布才算正式看清了他的样貌。
  只见胖子揉着臃肿脸蛋内夹着的眼睛,似乎是懒觉未醒,一只红嘴嘟着却也不及脸蛋厚,除此之外,右脸还生有一痣,痣上三根长毛。
  李布看着这样一个人,就提不起丝毫的好感,反而想要痛揍他一番,不过这仅是内心的想法罢了。
  白了胖子一眼,李布开门见山:“昨天你拿了我的破碗,还回来。”
  听到这么直白的话,胖子显然有些生气,加之些许起床气,胖子转身关门走了。
  李布被门拍在外边,看着近在眼前的木门,他对胖子的印象越发差劲了。
  “这人怎么回事?一点礼貌也不懂!”李布不爽的同时自言自语。
  门已关,但是李布总不能就这样走了,如果那样的话未免显得太软了。
  可是李布见到那种胖子,就会不自觉心生胆怯,这种毛病早在上一世就存在了。
  “呼……”
  深吸一口气,李布看着自己此时的身体,虽然是流浪汉,但是总感觉这家伙的身体强于曾经的自己太多,因此也是勇气大涨。
  正当李布准备换成拳头敲门捶门的时候,木门再次打开了。
  那个满身懒肉,长相令人厌恶的胖子再次出现在眼前。
  胖子甩出一个破碗,摔在了李布的肚子上:“拿着破碗该去哪去哪,别在我这里,臭了我的门。”
  李布听到这话,心有不爽:“你……”
  欲言又止,李布弯腰捡起破碗,突然想起什么,起身直腰霸气道:“碗中金呢?”
  胖子冷哼一声,轻藐道:“就你那点铜币,还碗中金?笑话!”
  李布皱了皱眉头道:“对我来说,那可是我还恩报恩的铜币,虽不及金,却堪比其价。”
  胖子吐了一口,怒吼一声威胁道:“没有,赶紧走,赶紧走,打扰我休息。”
  见胖子转身带门要走,李布一巴掌拍在了胖子富有弹性的左肩上,随后强行压下怯意道:“流浪人的钱你也抢,你还有什么善念?当心落下报应,万劫不复啊!”
  胖子愤怒了,他一挥手击开李布的胳膊道:“神神叨叨的,找揍呢吧?”
  胖子下巴上抬,一脸肉抖,同时左右撸袖子,李布小步后退,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下一刻,胖子挥出一拳,李布心跳加速。
  只见那拳头速度很快的来到了他的面前,这个时候,李布只觉得历史再现,惊人相似的场景,这不正是他上一世离开人间时的感觉吗?
  “难不成,又要凉了吗?”
  拳头打在了脸上,但是李布没感觉疼,随后视线模糊,晃头清醒后,李布愕然发现,此时拳头还没来到面前,刚才发生的只是幻觉。
  望着那气势汹汹的拳头,李布似乎感觉到了拳头的方向,这场景就好像刚才的幻觉重演似得,下意识向左歪头,便是顺利躲开了。
  李布惊呆了,胖子更是惊讶了。
  “呀哈?练家子?”
  胖子再次出拳,李布同先前一样,轻松躲闪,胖子打不住李布,也有些着急了,干脆连脚一同上。
  李布一直躲闪,随后下意识抬脚,轻松绊倒了已经出腿的胖子。
  胖子肉砸地面,拍出一圈灰来,接着心中有了惧意,毕竟他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连滚带爬的跑回家中,李布没去追赶,毕竟此时他也是惊呆的状态。
  这种能力似曾相识,能够提前预支下一秒会发生的状况,这不是预判吗?不,准确的来说,这就是先知呀!
  但是这种能力或许只能用于危险时刻,看来是上一世带来的“后遗症”。
  此时胖子走了出来,将一袋子铜币丢在李布脚前,大力关门回屋了。
  望着地上的铜币,李布笑着摇了摇头。
  胖子看来是总碰到练家子,并且挨揍过,所以才会对所谓的练家子印象深刻吧!
  捡起钱袋子,李布寻找记忆中刘家祖姥姥的家。
  记忆得知,刘家祖姥姥的子孙都在远方,所以孤寡一人,当初救了乞丐一次,乞丐对她也是永世不忘,滴水恩涌泉报。
  一直以来,都是乞丐在帮着刘家祖姥姥生活,已经像个儿子一样孝顺了。
  寻到了方向,李布正要前往,就在这时,有人急忙跑到李布面前,同时口中大喊。
  “不好了,你这乞丐昨天去哪儿了?刘家祖姥姥出事了你不知道吗?”
  李布内心突然不自控的一紧,似乎是乞丐身体的条件反射。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