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四十章 李布断指

  幽幽满星夜,晚风吹忆温。
  在这城后山坡顶端,最为居中的大树底下,仰头静望天空满星辰。
  躺于草地上,吹着夜风,不由自主地便想要去回忆往事,那份温馨永永存于心,至今难以忘怀。
  “我的娘亲,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离文竹安静的躺在草地上,李布也同他一样,享受着这份上一世无法体会的自由感。
  “从小,我的母亲便会为了我,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乃至于你我都无法想象的那种。”
  “而我的父亲,也就是当今离府老爷离武雄,自打我记事以来,他的眼里便只有财。”
  离文竹开始回忆,并且讲给李布听,他的声音很轻,带有部分情感,以及那份难以割舍的恩情。
  “还记得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因为母亲的地位不高,所以有的时候她自己都吃不饱。”
  “但是我的母亲却愿意饿着自己,填饱我的半个肚子,并且总是骗我。”
  “母亲骗我她肚子小,一口就饱,我那个时候还嘲讽她说,吃的那么少,难道是麻雀肚子吗?”
  “现在想一想,我当时真的好天真,好傻。”
  离文竹落泪,李布看到了,但是没有去点破自己的眼神,而是继续故作望星辰。
  “因为体弱多病,还总是吃不饱,所以我生起病来,也是很难熬的。”
  “为了给我治病,母亲多次去找父亲,那个时候离府还没有现在富裕,整座离城也还是个小乡镇。”
  “所以也因此,贪财的父亲自然不会为了我,而出钱买药,因为他看不起我母亲,更看不起我。”
  离文竹突然握紧了拳头,眼神变得些许威严,气息也不再那么平缓,而是加快了一定的速度。
  “因为没钱买药,母亲只能去求药铺掌柜,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小矮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认识小矮子吗?”离文竹这样问着李布。
  李布自然是不知道,离文竹叹了口气继续道:“因为母亲不想让我看到她的狼狈,因为在我的眼里,母亲永远开心风光漂亮。”
  “母亲把我送去药铺掌柜的儿子小矮子的房间,我便与他玩耍了起来,也因此交了个朋友。”
  “当然,在那个时候,我母亲就在外屋,我本以为是在交谈我的病,没想到……”
  离文竹停下了话语,李布扭头看去,发现他的手捂住了眼睛,嘴巴张开牙齿紧咬,默默地忍受着心痛。
  稍微恢复了一些状态,离文竹继续道:“我母亲当时在外屋,跪在药铺掌柜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
  “她在给我求药,我母亲为了我,跪在一个外人面前,替我求药。”
  “当时的离城,每家人都不富裕,药铺掌柜同样很难,但是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已经病重,再不医治,恐怕就会出事了。”
  “虽然不知道母亲最后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效果还是很好的。”
  “记忆中,母亲着急的进屋,而后把我抱着走到药铺外屋的床上,药铺掌柜便来给我看病。”
  “自那以后很久,药铺掌柜都是在免费给我提供药材,直到我痊愈。”
  “长大以后,母亲也虚弱的没力气干活了,那个时候起,我就决定要自己努力去孝顺母亲。”
  “我努力的跟着父亲的脚步做活,跟着其他的公子哥一起,他们在外潇洒,我在外锻炼。”
  “慢慢的,我帮着父亲带动家财,挣了好大一笔,说来也是运气,我寻到了一条绝对挣钱的线路。”
  “那条线路的主头目,与我是难遇知音,我们相互之间都很喜欢武剑作诗,所以也因此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自那以后,我在家中的地位开始升高,大家也都开始唤我为离公子,我母亲的生活也提高了档次。”
  “但是父亲一直以来都看不起我,我本以为他会因此而骄傲,没想到他时时刻刻都在打压着我。”
  “父亲总是威胁母亲,有的时候还让我难堪,母亲也是对待家里人满满的警惕。”
  “我想,如果母亲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每天谨慎的过日子,那么可想而知,这并不快乐。”
  “所以我决定带着母亲离家出走,去一个另外的地方自己生活,反正我们也不缺钱不缺什么。”
  “有了这个想法,我便带着母亲离开了,既然离家人待我们如敌,我们何必自讨苦吃。”
  “之后,我母亲住在柳桉乡南边的丛林中,而我住在寒下有屋,这么做也完全是为了母亲不被干扰。”
  “我知道,我肯定会被父亲监视,但是母亲不会,再加上那个地方很隐蔽,如果我不动作,母亲根本不会被父亲找到,这样的生活也很丰富美满。”
  “我时不时地就会去看母亲,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我会绕路去,现在想一想,那也算是一种幸福的生活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母亲到最后还是被寻到了,并且莫名其妙得了病。”
  “在我被陈夺抓住的那一刻,我都知道了,也在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的认为,我原来是个害人的累赘。”
  “害了寒下有屋,害了母亲,害了所有人。”
  李布起身,看着此时躺在草地上的离文竹,他说道:“别自责了,要怪,就怪你交错了朋友,被朋友卖了还帮他做事。”
  离文竹苦笑一声:“现如今我已经把那条挣钱的线路,交接在了父亲手上,这都是为了药,我已经没办法了。”
  “所以现在,不论父亲怎么说,我便怎么做,我已经放下了尊严面子,就好像当时母亲救我那样,这次换我来救她。”
  “所以李布,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我不敢去赌,我不敢拿我母亲的生命去赌。”
  李布道:“可是离武雄很明显是在吊着你走啊!”
  离文竹也坐了起来,同时无奈道:“现如今,又能怎样呢?实在不行,我就剁手拿药。”
  李布叹了口气:“我有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李布说到一半,离文竹突然慌张的站了起来,他看着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布疑惑,便也回过头去看,但是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怎么了?”
  离文竹道:“为什么有三个人在我母亲房间门口。”
  李布听到离文竹所言,这才朝着那边方向,聚精会神的看去:“还真有,我天,你这是什么眼神?”
  离文竹皱着眉头说道:“我从小到大都在这里玩耍,我自然比你熟悉,我们该回去了,可别出什么事。”
  言罢,离文竹朝着山下狂奔,李布挠着后脑勺:“熟悉?跟眼神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习惯性朝着一个固定方向看去吗?”
  “哎哎!等等我……”
  就在李布自言自语的时候,离文竹都快要下山了,李布这才赶忙去追,只可惜这下山,也是个技术活。
  “奇怪,他怎么那么快?”
  一步一步死踩着山地下坡的李布,好奇离文竹为什么跑的那么快,还不会摔倒。
  李布总感觉,如果自己照离文竹那样跑,结果肯定就是翻下山去。
  如此这般,李布一挪一挪的走下后山,按照之前来的那条小路,原路返回了离府,翻过后围墙,李布被眼下这一幕震惊了。
  李布看到,小矮子被一个男人抓着脖子举起,而离文竹的母亲却被两个人抬了出来放在地上。
  此时此刻,离文竹捂着脑袋,他所捂之处,流出了血。
  “发生了什么?”李布赶忙过去,却被一人拦住。
  李布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你们干的?”
  那个男子冷哼一声,嘴角上扬丑笑道:“不然还会有谁呢?”
  李布伸出了手指:“三个数,给我让开。”
  那男子很嚣张的一把抓住李布的三根手指,同时一口口水吐在李布身上。
  “哟!这不是那个侮辱老爷的混蛋吗?”
  “现在跪地求我,否则你的手指就会……咔嚓,咔嚓咔嚓……哈哈哈,懂了吗?”
  李布微微一笑,仅凭三根手指,加上自由的两只,便是死死捏住男子的手,男子作痛。
  与此同时,李布挥起拳头就要朝着那张脸打去,离文竹刚好就在这一刻喊道:“李布,住手,别打!”
  李布被这一声喊停,没想到那男子却在这一刻,双手用力,生硬的掰动李布手指,只听咔嚓一声。
  “啊啊啊……咳咳……”李布全身此时猛颤了一下,接着传来了刺心般的疼痛,以及手指上的阵痛。
  离文竹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自责了起来:“对不起李布,我又连累了你。”
  “这是我父亲的手下,为了我母亲的药,我真的没办法还手。”
  “这份恩我记下了,李布,求你别还手,我来日必定自断右腿,偿还你的断指之痛。”
  离文竹的母亲躺在地上痛苦,同时开口道:“小竹子,你没必要为了娘……”
  离文竹大吼打断道:“别说了娘亲,为了你,我愿意舍弃一切。”
  李布忍痛半蹲在地上,那人还是死抓着李布的手指不放,李布丝毫不在乎。
  看着离文竹,和眼前的离文竹的母亲,这份屈辱,这份任人摆布的模样。
  “起来,站起来,没听到吗你这女人。”此时那个举着小矮子的男人摔下他,来到了离文竹母亲的身边。
  离文竹着急了,那男子抬起手指着离文竹吼道:“别乱动,又想脑袋开花吗?想要药,就别乱动。”
  男子开始爆踢离文竹的母亲,离文竹火气越来越大,但是他身边的第三个男人在他面前将药晃来晃去。
  看着药,又看着母亲,离文竹左右为难,就在此时,李布狂吼一声:“都给我住手!”
  李布一声,喊停了所有人,三个男人,加上小矮子,以及离文竹和他母亲一齐看向李布。
  李布黑着脸站了起来,接着微微一笑。
  “你们三个,今天谁也别想健全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