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九十五章 吴兵者

  李布无比正经的回答着对方男子的问话,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否则怎么让他相信自己和韩清的关系?
  “哼!狂妄的家伙,你可知我是谁?”
  男子说话,李布摇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是谁?又不是什么名人圣人。”
  男子嘴角抽搐道:“好,你有种,你给我听好了,我是临十果门师父的儿子,吴兵者。”
  听到这个名字,李布笑出声了:“你就是和我娘子提亲的那个人啊?怪不得一见我就喊。”
  “你这名字也是怪搞笑的,吴兵者,哈哈哈,估计你这一生都当不了掌兵权的人了,毕竟你是吴兵者。”
  听着李布的嘲讽,吴兵者嘴角抽搐,气愤的脸上已经能够热菜了。
  吴兵者怒吼道:“不允许你侮辱我的梦想。”
  本来就是说笑,没想道掌兵还是他的梦想。这顿时令李布难以忍下去的狂笑不止。
  咣当当……
  正当李布大笑的同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似乎是剑鞘掉地的声音,皱了皱眉头,只见雷脑预测自然警觉。
  此时此刻,只听吴兵者大喊道:“混蛋家伙,你以为你是谁?敢和我这么说话?还有就是,我忍你很久了,你一个瞎子凭什么叫荷清儿娘子?”
  李布感觉对方可能已经拔剑,一言不合就开战兴许就是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想着这些,李布开口说道:“我凭什么不能叫?我李布是她的相公,我为什么不能叫?”
  吴兵者嘴角抽搐道:“你说什么?”
  听着李布说着这样的话,再看他们还没有松开的手,吴兵者怒吼:“你先给我松开,听到没有?”
  李布对着吴兵者吐了吐舌头。
  吴兵者暴怒道:“可恶啊!有能耐就与我决斗,韩清是身子骨最弱的女子,他需要一个真正厉害的人去保护,你有那个能耐吗?”
  这个时候,韩清开口说道:“不行呀!师哥,我布哥……我相公有伤,眼睛看不见的。”
  听到韩清突然的改口,李布敢肯定,她必然是讨厌眼前这个名叫吴兵者的人,否则也不会叫一半布哥哥突然改口相公。
  同样听到韩清改口的,自然还有吴兵者。
  吴兵者咬牙切齿,就连看不到的李布也是能够感觉到那份狠,此时假如在对方的嘴里放一个苹果,或许不出几秒就能够帮你榨成苹果汁。
  “荷清儿,你可是我父亲徒弟中唯一到圣女位的学者,你的优秀,你的聪明伶俐,是注定要与我成亲的,你现在带来一个瞎子,还称其相公是怎么回事?”吴兵者沉着气问韩清。
  随着吴兵者的这句话一出,韩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正是此时,李布再度开口道:“吴兵者你在瞎说什么呢?什么叫注定和你成亲?韩清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好不好?”
  吴兵者脸黑了,他已经忍了李布好久,就是不想听他说话,此时李布的一句话算是彻底激怒他了:“李布,身为一个男人,你敢不敢与我一起去练武台比试一番?”
  韩清并不想看他们战斗,于是正欲要拒绝,却被李布拦下,李布在她的耳边说道:“交给我就好。”
  言罢,李布上前一步,毫无惧色的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是要说好,必须是一对一,不能你们一起欺负人。”
  吴兵者答应道:“没问题,我们都是有武德的人,约个时间吧!我会带着所有学员去观战的。”
  话音刚落,吴兵者心中大喜,上套了吧?一个什么都看不见人敢于我一战?这分明就是逞强。
  到时候让他好好在韩清面前丢脸,最后我大显雄风,韩清必定会对我生出爱意。
  吴兵者自信自己很了解韩清,他明白韩清肯定是喜欢武功强大的,所以这也就是他与李布决斗的原因。
  李布想了想吴兵者的那句话,而后开口说道:“现在就可以,我现在就让我娘子带我去那个所谓的练武台,你自行看吧!”
  吴兵者听着李布的言语,面色冷了下来:“好,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就满足你。”
  话音刚落,吴兵者深吸一口气,随后对着周围观看的弟子们喊道:“去,给我通知果门全部弟子,到练武场队形站好,我要与之决斗。”
  一声号令,师父的儿子讲话还是有些分量的,原本看戏的弟子们,此时纷纷四处散开,去通知自己的好朋友,甚至是果字门全员。
  看着离去的弟子们,吴兵者笑着对李布说道:“狂妄的小子,等着看好吧!我才是可以保护韩清的男人,你不行。”
  说完这句话,吴兵者转身要走,李布开口道:“等一下。”
  吴兵者扬了扬眉毛说道:“现在反悔可是来不及了,不过如果你求我,我或许可以网开一面的。”
  “我知道你是冒充的,这么多年青梅竹马,我能不知道小妹的家事吗?”
  “来吧!求我吧!我送你出去,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李布无奈了:“本来不是后悔,不过既然你已经猜到我是冒牌的,那我们就公平竞争如何?”
  吴兵者冷哼一声:“狂妄,说来听听。”
  李布开始解释:“现在我们是公平的,我喜欢韩清,你也想要和她成亲。”
  “那我们不妨就以这件事来一个约定,我赢了,你以后别再打扰韩清。”
  吴兵者插话道:“那若是我赢了呢?”
  李布解释道:“我不会再打扰韩清,她之后的一切都跟我无关。”
  吴兵者微微一笑:“痛快,成交,不可反悔。”
  李布点了点头道:“绝不反悔,”
  约定确立,吴兵者便大笑着离去了,对于他来说,李布只是个看不见的,弱不禁风的男子而已。
  若是没有李布妨碍,他吴兵者敢肯定,以自己的能力,必然会得到韩清的芳心。
  望着吴兵者乐呵呵的离去,韩清叹了口气道:“李布,你真的要和他决斗吗?他可是我们临十学府数一数二的高手啊!”
  李布点了点头:“没关系韩清,为了你值得。”
  此时的李布是认真的,之所以摊开与韩清的冒牌关系,就是为了一件事情,正如刚才所说的约定那样,若是赢了,吴兵者不再打扰韩清。
  而自己……
  “韩清,带我去练武台吧!我就在那里等他。”
  李布说着,韩清便带着李布,超练武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