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三章 李布的底线

  上一世,李布只想平平稳稳的生活,然而那种平稳却经不住各种各样的困难折磨。
  这一世,穿越转换到了一个当今帝主身份的身体上,李布不再打算平稳下去。
  因为人活着,是肯定没办法平稳的,你不去寻困难,困难便会像个不速之客,悄悄来到你面前,并且前后总有各种各样的因果关系。
  所以,如今的李布决定,不论如何,也要在这个世界混出个名堂来。
  最基础的,也是最起码的,总要知道柳下帝为何跑出皇宫,为何被人追杀?
  雪灵雀静那帝后的身份又是如何而来的?她是否欺骗了自己?
  等等一系列问题未解决前,李布都会有一种负罪感。
  具体何出此言?负罪感又是从何而来?那自然就是一种莫名其妙被追杀的预感先觉。
  曾经的柳下帝或许还有人认识,并且还在追杀搜查中。
  既然是被追杀,那么自己即将出乡成为游子,一旦被有心人发现或者察觉,只怕再现通缉场景。
  就好像上次,无缘无故遭到不知名战将暴打,如果这种事情再来几次,谁能受得了?如此这般,李布又如何能保证自己平稳的了?
  既然不能平稳,那就与之抗争,先寻到身世故事,再去完成柳下帝未完成的事情。
  这,既是李布当下最急切的目标,也是他去皇都燕长安的主要目的。
  与此同时,如果雪灵雀静,真的是受了轩下帝的欺负,那么他李布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因为冥冥之中,或许轩下帝与他这个柳下帝有着某种仇敌的联系。
  这也是因为当时第一次听雪灵雀静提到轩下帝时,这身体的内心猛然咯噔一下。
  因此,李布大致可以得到猜测,柳下帝有仇于轩下帝。
  不过对于现在来说,这都是后话了,当下最需要完成的任务。
  除了把最终场的比赛打完,拿些盘缠之外,就是能够顺利邀请离文竹加入。
  如果真的如同刘顺所言,离文竹的目标,既是去燕长安体验文风诗画,那么便是有机会邀请成功的。
  两个任务都在离城,所以告别刘榕母后的李布,此刻已经走出了屋子,此外,自然也会离开柳桉乡。
  最后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顺着近道胡同巷子绕来绕去,回到寒下有屋门前。
  李布深深看了几眼,便是告别了这里,也告别了柳桉乡,这个他于世界最先到来的隐蔽小乡。
  至此往后,便是头也不回的朝着离城走去,真正的游子身份,也在此刻,架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说无家之子即为乞。
  那么自由流浪的乞丐,带着久日的饥饿痛苦,抱着足够体验生活的态度,也不枉费逍遥二字赞称。
  从而再言那带着目的之四月半徒步,怀揣着梦想以及野心的动力青年,便是更加适合游子二字。
  如若是一伙无家之子,却各自抱有愿望目标以及梦想,便是实至名归的逍遥游者。
  徒步行走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由于距离不算太远,差不多半个时辰不到,便是站到了离城城门口。
  望着那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宽的城门城楼,再看着眼前百姓有拉马车,有领妻儿的进城。
  李布想起上一次来这里,仅是为了参加比赛,能够买的到粮食,也不算是白住寒下有屋。
  走进城门,随便寻了一对买挂件的男女,李布上前问道:“请问,离府在什么地方?”
  那对男女看了看李布,男子皱了皱眉头,女子则是心善的给李布指了个方向。
  李布微微一笑:“谢谢姑娘。”
  抬腿正欲要走,李布听到后背男子低声对着女子说:“以后遇到问离府在哪之类问题的人,别给他指,小心被发现抓走挨打呀!”
  李布倒是疑惑了,但是他也没问,或许问了也未必会搭理他了。
  路途中,李布奇怪的思考着,为什么问“离府在哪儿”这样的问题会被抓?
  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李布,猛然间发现自己似乎走错了,于是便再次寻了个人问。
  “这位小书生,请问离府在什么地方?”
  这一次遇到的,便没有先前女子那般乐于助人了,只见眼前的书生后退了几步,接着头也不回的跑了。
  李布顿时摸不着头脑了:“怎么回事?难不成离府二字是禁忌?”
  本以为一切会很顺利的李布,没成想居然会在寻找离府的途中栽坑。
  凭着感觉在这边街道转了半天,与此同时李布又多找了几个人询问。
  结果皆同先前一样,不是不说话,就是闻问便跑,最后总算是遇到了说话的,一句话也差点没把李布气死。
  “李府?姓李的王爷府吗?那都在燕长安,像这种小城……哎?你去哪儿啊?说好的回答出来就给铜币的……喂……”
  黑着脸找了半天,李布快要心态爆炸了,就这样,一直从午后,找到了差不多下午四五点的样子。
  “说,离府究竟在什么地方。”李布抓了一个路上的乞丐,瞪着眼睛问。
  乞丐看着李布,冷哼轻藐的看了他一眼,李布顿时嘴角抽搐道:“给你铜币。”
  听到有奖励,乞丐便立马开口说道:“我后背这堵墙的后边就是你要找的离府。”
  李布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跑了。
  不多时后,李布出现在了离府大门口:“暂时身无分文,等我打比赛赢了钱,只要有缘再见,我定会给那个乞丐买一顿饭吃,当做表示感谢。”
  自言自语过后,李布走到离府门前,走上台阶,他发现大门刚好开着,于是想都没想,就要往进走。
  刚好就在此时,两个看守大门的小吏,突然出现在了李布面前。
  两个小吏一个微胖长相憨傻,一个偏瘦左右脸不匀不齐,并且还是一副蛮横模样。
  瘦小吏率先说道:“什么人,胆敢擅闯离府大门。”
  李布看着这般表情的瘦小吏,心中顿时有一股极其想要一巴掌呼过去的冲动。
  这是什么地痞流氓的表情,好歹也是上层小吏,有点模样行不行。
  你身边的胖哥都没你这么蛮横的,真的是后有老虎,下有王狗。
  狐假虎威的人,最令李布作恶。
  虽然内心深处比较讨厌这个人。但是表面上该有的礼貌,还是需要有的。
  不管对方怎样的蛮横,这种情况下最起码自己不能被他影响了。
  于是李布开口说道:“这位大人,我来找我的朋友有些事情。”
  “刚才我发现这里没人,所以我才打算进去看看,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瘦小吏听到李布这么说,便是满脸得意洋洋,但是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李布。
  每天呆在这里受气,好不容易藏在墙后堵住一个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
  正当瘦小吏还在思考,该如何刁难李布的时候,旁边那个人畜无害的胖小吏便是开口说道:“找朋友啊!那好吧,进来吧!”
  李布正经乐意听这个小胖子说话,发现他同意自己进去,便是开心的回了一个微笑道:“那就太谢谢这位大人了。”
  胖小吏憨憨一笑,有些被夸赞的红了脸:“没,没关系。”
  胖小吏言罢,瘦小吏猛的给了他后脑勺一记巴掌,同时开口说道:“没什么关系,还没关系,还红脸,你傻啊!”
  瘦小吏言罢,瞪了胖小吏一眼,而后转身对着正欲要进门的李布阻止道:“你等一下,我来问你几个问题。”
  李布被迫停下脚步:“好吧!你问。”
  发现李布没了先前的态度,瘦小吏有些生气了,看着瘦小吏不满的模样,李布这才察觉。
  刚才自己简单易懂的一句话,似乎并不是什么礼貌客气,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也已经说了。
  李布并不在意,但是瘦小吏可不会就这么算了,他抓住把柄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不让你进你还有脾气了?”
  “说,你来这里找谁,谁是你的朋友。”
  瘦小吏厉声问着,李布耸耸肩膀说道:“我的朋友吗?他叫离文竹,我来找他有点事情。”
  一听到离文竹三个字,胖小吏与瘦小吏同时表现出了敌意。
  这样的变化顿时让李布惊舌,这是什么情况,离文竹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这是李布第一感觉。
  瘦小吏左右动了动下巴,表现出一副磨牙的样子,随后表情凶狠蛮横道:“你找离文竹?你是寒下有屋那边的人吗?”
  李布没多想的点了点头道:“对呀怎么了?”
  瘦小吏冲着李布的脚前吐了一口道:“我就知道,凡是找离文竹的,都是那寒下有屋的邋遢鬼们。”
  看着脚前的口水,李布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刘顺说过万不能动手离府,低调行事小心谨慎,这傲慢的瘦子已经趴在地上了。
  胖小吏此时开口问道:“既然是寒下有屋的人,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们有规矩,凡是告诉外人离府位置的,都是重棒罪。”
  听到胖小吏这么说,李布才算是明白了,离城人之所以不告诉自己离府所在地,就是因为有规矩限制。
  瘦小吏冷哼一声:“多余跟他废话,老爷说过,寒下有屋者,来之必打。”
  言罢,瘦小吏拿起自己的棍子,就朝着李布打去,胖小吏也连忙拿起棍子打去。
  李布自由轻松的躲闪着,对于这种不会武功,而且还没有气劲的废柴,再加上自己潜在的武功基础,都不需要用预测先知,就可以完美躲闪。
  瘦小吏一直打不住李布,反而显得有些狼狈,于是气由心生,开始横扫。
  李布只能疯狂后闪,这棍棒可是不短,几乎立起来也就比瘦小吏低一头。
  躲着躲着,李布突然发现胖小吏出现在了身后,于是便玩心大起,只见他猛然蹬地跃起,而后侧身翻到了旁边。
  随着李布的离开,此时胖子面前除了瘦小吏再无别人。突然的猛攻导致收不住手,结果却悲剧了。
  砰……
  胖小吏一棍棒敲在了瘦子胸口,瘦子胸口出灰,而后倒地大骂:“你个傻肥肉,你没长眼呀?”
  胖小吏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收住。”
  瘦小吏起身捡起棍棒道:“赶紧跟我解决了这个没娘养的。”
  一句没娘养,听到了李布的耳朵里,李布瞬间皱紧了眉头。
  这句话对于上一世孤独身份的李布来说,可算得上是触及了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