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七十一章 雷脑倒转

  大概知晓了眼睛模糊的情况后,李布的心情也是沉重的。
  想要让眼睛重现清晰视力,桑树芦荟则是关键的康复药物。
  虽说知道了如何能治,但是这桑树芦荟并不好找,这便是李布心情的沉重所在。
  长呼出一口气,李布微微缓和了心情,既然已经决定了在游走的途中寻找,那么现在着急也没用。
  “劳烦你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这算是帮我大忙了。”李布十分诚恳地朝着小矮子说道。
  小矮子则是摆了摆手道:“这没什么,我就是告诉了你几句话而已,也没帮上什么实际的忙。”
  李布笑了笑,拍拍小矮子的肩膀道:“这几句话,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实际的大忙了。”
  李布这么说一点也没错,如果不是小矮子告知李布,类似的眼病需要如何治,他又怎么可能明白这些?
  如果不是小矮子,他或许现在还处在不解的界限里徘徊。
  此时此刻,李布就好像眼前的迷雾终于打开,有了方向前进,只是路途比较坎坷罢了。
  再次跟小矮子道谢后,李布走出药铺看了看太阳,时间也差不多快到残阳时了。
  小矮子看着李布的举动,同样起身向外走去,想起李布先前说的那句:“我打到金赛了。”而后靠近李布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还有比武没比完呢?”
  李布听到身边传出的声音后,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就是最后一场的金赛。”
  顿了片刻后,李布开口准备和小矮子道别:“差不多时间了,我要回比武擂台准备金赛了,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
  小矮子点了点头,李布正欲要走,小矮子却在这个时候,伸手拽住了李布的袖口。
  小矮子开口说道:“等我一下李布,我也想去看看。”
  李布好奇的看了看药铺挂牌,又看了看小矮子说道:“你这样的话药铺不会有事吗?我看你父亲好像也不在。”
  小矮子道:“没事的,我把门关了,反应比赛也用不了太长时间,看完了我就回来了。”
  说着,小矮子便立刻跑回去准备收拾了一番,又快速将门关好锁好。
  做完这一切,小矮子伸了个懒腰放松道:“好了李布,我们走吧!”
  李布耸耸肩膀笑了笑,随后起身朝着中心比武场走去。
  途中,小矮子回想起之前那个问过李布,但是他却没有回答的问题,决定这个时候再问一遍。
  想到这里,小矮子便开口问道:“李布,你还记得当时那个女孩手中的小瓶,也就是孤独花粉瓶长什么样吗?”
  听到小矮子的问话,李布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同时开口说道:“哎呦!你这可是问住我了,我要好好想一想。”
  若是说没印象,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而且李布也确确实实的是看到了那个小白瓶子。
  仔细回想,李布挠了挠头道:“大致可以给你描述一下,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小矮子低下了头,片刻后抬头说道:“因为很多类似的眼病病人,都说是被小瓶子所伤,所以我们想因此查出到底是什么人在搞乱。”
  “我们之前也是问过的,只是他们都说只知道是瓶子,不知道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上边写的什么,画着什么。”
  “之后我父亲和我,每当出现这类病人,肯定是要问一句小瓶模样的,说不准就有人看到了呢?”
  了解了小矮子想要知道小瓷瓶的目的后,李布开始仔细的回忆。
  一边回忆,一边开口说着,回忆到什么地方,就描述什么地方:“我记得当时女孩是枕着我的腿给我讲她的那些苦事。”
  “那小姑娘一直在把她的故事重复讲,反复讲,所以我听到最后也有些困倦。”
  “刚好就在我快睡觉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不对劲。”
  “但我以为是错觉,所以没怎么在意,没想到之后没多久,那小姑娘便掏出小瓶,直接打开朝我的眼前泼了过来。”
  听到这里,小矮子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场景,大部分人都是因此而得病的。”
  李布点了点头继续回忆:“我想想,那个小瓶的特点我好像是知道的。”
  小矮子激动的竖起耳朵听,李布则是开口描述:“小瓷瓶首先是白色,其次就是长得像一个缩小的大花瓶。”
  小矮子摸着下巴思考:“大花瓶?白色?这线索太广了。”
  顿了顿,小矮子继续问道:“那李布,你能想起花瓶上的纹路是什么样的吗?总不会是全白吧?”
  李布半侧着脑袋看天,同时摸着后脖颈回忆道:“好像并不是全白。”
  李布的记忆,当时看到那个小瓶确实是非全白,但是回忆纹路的话还能想起来吗?
  当李布产生了这个想法后,他的眼前一阵晕眩,突然之间他感觉自己好难受,好恶心,好想吐。
  但是有一点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就是此时的雷脑,在倒转。
  随着速度的加快,李布的眼前模模糊糊中开始上演一段段的经历,就如同去世前的那一幕一般无二。
  脑内开始运转昨夜发生的一切,李布看到这种情况,为了不失去这次的回忆机会,于是他立马镇定下来。
  上演的回忆是模糊的,就好像是做梦时看到的场景一样。
  李布此时聚精会神的观察,特别是小姑娘取出小瓶,打开小瓶,泼出花粉的这一刻,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
  虽然有些模糊,但是李布还是看到了小瓶上的大体花纹纹路。
  “我知道了!”当雷脑效果失去后,李布开心的对着小矮子说道。
  小矮子莫名也有些激动,看李布这样似乎是有好事情要告诉自己。
  李布这时开口道:“我想起小瓶的大体纹路了。”
  话音刚落,李布便迫不及待的寻找了一块石头,在附近的土地上开始画。
  小矮子靠近李布,仅是静静地观看,而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怕打扰了李布的思绪。
  李布凭借雷脑的帮助,开始认真的画纹路,虽然比较模糊,但是基本可以知道是怎样的。
  一边画着,李布也一边好奇的想着。
  雷脑刚才似乎就是把自己重新带回去看了一遍,只是倒回去的场景并不像录像那样保存的完好无损。
  仔细一想,这就等同于是雷脑,把李布给带进了自己的记忆中,帮助李布在极限用脑的同时,回忆那些还未忘却却想不起来的事情。
  因为那份模糊,并不像是此时眼睛的迷糊,而是一种记忆,梦境,独特的若隐若现,
  正如同去世前,能够看到之前忘却的回忆,是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