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奇怪的韩姐

  “大姐,你到底是要干什么?”李布摸不着头脑。
  姐姐站到了门口说道:“没什么,就是单纯的不让你出门。”
  李布站了起来,刚才被气劲攻击,腿微微有些软,不得不说,这种刺激内部的高级武功,确实是令人难受。
  李布扶着桌子站起身来,此时杨幺也是疑惑重重的站了起来,饭都吃不进去了。
  杨幺开口问李布道:“李布,怎么回事,是不是堵门不让我们走了?”
  李布侧着头对杨幺说道:“不知道,突然就这样了。”
  “哎呦!咳咳……”门外传来了韩清跌倒的声音。
  李布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有些着急了,焦急想要出去看看,但是却被姐姐堵着门,死活出不去。
  李布右眉上方青筋暴起:“大姐,快让我过去,你妹妹可能受伤了,你不着急吗?”
  姐姐阴沉着脸说道:“这么多年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好吧!但是你不担心我害怕她出什么事,快让我过去看看吧!”李布想要强行钻缝过去,却被姐姐再次推开。
  李布有些毛燥,一时间出不去也没办法,于是他只能坐回到桌子边不动弹了,姐姐眉毛挑了挑说道:“放弃了?”
  李布冷哼一声,随后夹起碗中大姐给他的那块肉送进嘴里:“嗯!好吃,你这肉真不错。”
  姐姐有些失落了,但是脸面上却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
  同样坐回到桌子前,姐姐开口道:“一会儿你们走的时候,拿点什么不?吃的喝的都是有的,怎么说你也是救了我妹妹……”
  未等姐姐说完,李布腾的一下站起,随后飞速朝着门外跑去,姐姐眼疾手快,一个飞踢送去,李布吃痛,直接飞出了屋外。
  摔出门外,李布吃了一嘴土,这一幕倒是吓了韩清一跳。
  愤怒起身,看着身后的肥胖女子,李布怎么总感觉眼前的这个姐姐很奇怪,是不是什么人变成了姐姐的模样来陷害韩清的?听说古代是有什么易容术存在的。
  姐姐跑出门外,对着被惊吓呆愣的韩清吼道:“推你的手推车,然后把那些东西搬上去,你应该知道都有什么。”
  妹妹韩清点了点头乖巧道:“好的姐姐,我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不就在仓库里吗!”
  听到韩清这话,李布皱起了眉头吼道:“韩清,停手,别干了。”
  韩清疑惑的看向李布,李布开始认真了起来,他仔细的观察着姐姐的每一个微表情微动作,因为他感觉,眼前的姐姐,或许真的是个假的。
  具体的原因很清楚,仓库的位置就在手推车的旁边,为什么眼前的大姐非要让韩清把手推车弄到屋门,然后再从仓库搬东西,这不是很傻的行为吗?
  况且,就算是很傻的行为,那为什么姐姐要阻止李布帮忙呢?
  这不是典型的故意让韩清旧病复发吗?别说病态体质,就算是正常人干完,也很少有不气喘吁吁的吧?
  对此,李布认为,眼前的姐姐很奇怪,并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处处向着韩清的好姐姐。
  “从刚才你就一直怪怪的,堵着门不让我出来帮忙,你到底是谁?”李布开始装起了侦探,一副早已知晓万事的模样,很是潇洒,就差背景音乐配合了。
  姐姐回答道:“有什么怪的?我让我妹妹干点活不对吗?你是客人我堵着你,为的是不劳累客人,我有错吗?”
  李布摸着下巴摇着头说道:“理由牵强,不严谨,你分明就是想害韩清,她的病态体质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姐姐呵呵一笑:“搞笑,那行,你不嫌劳累你就帮吧!到时候可别到处说我们韩家不照顾客人,让客人干家活。”
  李布冷哼一声:“不会的,我自愿的,你想多了。”
  听着李布说出这话,姐姐暗自点了点头。
  无奈的同时白了大姐一眼后,李布便朝着韩清走去:“韩清,我帮你吧,你歇一歇。”
  看到李布走过来了,本就已经因为刚才李布的言语心暖的韩清,突然之间很是开心。
  韩清显出一副微撒娇的样子说道:“这个太重了,我刚才推了半天,硬是摆不动啊!”
  李布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帮你。”
  正当李布打算上手摆推的时候,他的身旁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休想……”
  雷脑秒开,两个身影同时出现在李布的眼前,一个是预测的感知轨迹,一个是真正大姐的所在位置,此时此刻,大姐朝着李布攻了过来。
  “气劲?”李布震惊。
  慌忙躲开姐姐的一个飞踢,李布脸黑了:“还真是灵活的胖子。”
  “你干你的活,看什么看?”姐姐失手后,突然对着身旁的韩清怒吼。
  韩清被吓了一跳:“姐姐……我……”
  姐姐瞪了韩清一眼:“你什么你?赶紧的,一天天属你最闲最舒服了。”
  韩清要哭了,李布皱紧眉头,双眼再度怒红几分。
  李布开口说道:“过分了吧大姐?韩清也是受苦的,如果她不是病态体质,肯定不会这样。”
  “我理解你为了妹妹承担了不少,有气是肯定的,那你对我撒气就好了。”
  姐姐对着李布,摆出一副瞧不起看不上的嫌弃眼神道:“你?你算什么?”
  李布摇了摇头:“对,朝我撒气吧!等气消了,你的妹妹以后还是要你宠爱的。”
  韩清此时扶住李布的胳膊说道:“布哥哥,你带我走吧!”
  李布皱起了眉头,这一家是怎么搞得。
  看了眼韩清,李布拍了拍她那扶着自己的手说道:“没事,你姐姐就是气憋大了,撒出去你姐还是你姐。”
  姐姐冷笑一声:“韩清,你想跟着李布走啊?”
  韩清落泪了,她不敢回答。
  李布对韩清说道:“你先进去休息一下吧!这里交给我。”
  听到李布这话,姐姐怒吼一声:“回什么回?搬!你不想还临十吴师父恩请了吗?让你帮他搬个东西这个墨迹。”
  韩清抹了把眼泪道:“不是的姐姐,我搬。”
  李布一把抓住韩清道:“你去休息,我替你搬。”
  姐姐一巴掌拍在了李布肩膀上,接着二话不说又是一拳直奔脸面而来。
  李布慌忙躲开,与此同时也松开了韩清。
  姐姐吼道:“搬!”
  李布正欲阻止,却被姐姐再次拦下:“想帮忙吗?过我这关。”
  “我说,你还是她姐姐吗?”李布质问。
  大姐道:“这个你别管了,想帮忙就过我这关,至于韩清,爱怎样怎样,与我无关。”
  李布懵了,什么叫爱怎样怎样?还与你无关?
  沉下了面色,李布此时敢肯定,眼前的人,肯定不是原韩清大姐,绝对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