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三十二章 安稳的佳肴

  夜中深沉睡,隐有复残梦。
  境中千军万马度,
  己身一人端于上上座。
  痛出肩背腿,翻身平躺,总觉头脑重。
  梦醒,李布眼睛红肿,浑身没劲,想睁眼睁不开,心不想起身,却又睡得昏沉,睡得难受。
  “我……你们人呢?”
  “我们……怎么去……啊?”
  隐隐约约间,李布的头脑响起回声,似是什么人在争吵。
  “那好……那你走……别管……”
  “你……干什么……本事?”
  猛然晃动大脑,李布昨晚没睡好,不过精神头是够了。
  强忍沉痛的脑袋睁开眼睛,李布用那酸麻的胳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憋着劲踢开那一层又一层的厚被子,伸了个懒腰,李布这才发现,原来是段翰在于刘顺争吵。
  段翰抓狂道:“你们?呵,什么你们我们的,跟我比起来,你那算什么?”
  刘顺背对着段翰,一副气的无奈模样,摆摆手说道:“我不想跟你解释,如果你觉得你是对的,那你就去吧!”
  段翰冷哼的点了点头:“好,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还有,我告诉你,你只见了一个五兽侠盗团的人。”
  段翰抹了一把鼻涕继续道:“而我,是五个,拜拜了。”
  言罢,段翰走了,刘顺额头顶在了墙上,双手过头握拳一下一下的捶,就像是受了打压的那般模样。
  “好,你走,你走了就别后悔。”刘顺开口大喊,虽然他知道不论自己怎么喊,肯定都没用,但是却完全能够发泄一下,仅此而已。
  “你醒了!”
  发现李布起身,刘顺缓和了一下情绪问道。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站了起来,刘顺继续问道:“怎么样?睡好了吗?”
  李布看了看地上的铺单,耸耸肩膀回答:“还可以。”紧接着李布问道:“你们怎么了?”
  刘顺苦笑一声说道:“段翰说,范大力一伙并没有全部凑齐翠绿石牌,因为段翰自己那一块送去了自己弟弟那里。”
  “翠绿石牌,本就是我们答应老者守护的东西,结果他却把石牌随便当成古玩物送给了他弟弟。”
  “我稍微说他一下,结果就吵起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带偏了,不知不觉吵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担心弟弟出事,所以想孤身一人去找,我本打算让他加入我们,我们一起去,结果吵着吵着,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言罢,刘顺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都怪我,平常我是很冷静的一个人,怎么最近做事如此暴躁了。”
  李布听着刘顺的言语,走过去拍了拍他:“没关系,你现在正在经历信任折磨,能把自己压成这样,已经很冷静了。”
  没错,刘顺收了老者平生所学,并且答应老者拿着翠绿石牌去桃花源。
  然而现在石牌被抢,换做是谁也会疯狂的,如果说直至现在有谁能够毫无反应,不是没良心的,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刘顺开口道:“对了,我昨晚睡前想了一下,你去皇宫,我去寻翠绿石牌,你我同路行,但是仅仅只有你我还远远不够。”
  “所以我想起一个人,他也一直很想去那里,而且也有着自己的目标。”
  李布疑惑的看着刘顺:“是谁?”
  刘顺回答道:“离文竹。”
  李布惊讶道:“离文竹?他去燕长安有什么事情吗?”
  刘顺想了想说道:“燕长安名诗人,名画家,名剑客有很多,那里一直是离文竹的向往,但是可能因为他家某些事的原因,所以直至现在都没有去实现。”
  听着刘顺的话,李布说道:“离文竹还喜欢行诗作画吗?”
  刘顺点了点头。
  李布半张着嘴巴,顿时有些心动,如果可以带上一个人,岂不是更好。
  刘顺此时说道:“所以,现在你我都有任务。”
  “你去离城,找到离府,离文竹就在那里住着。”
  “你去拉离文竹入团,我则是去追段翰,我们四人倒时就在西北山后明阳城会合。”
  李布点了点头,突然刘顺开口警告道:“万万要学会小心行事。”
  “这个世界很危险,当我们翻过围山,再往外走就等同于是战场。”
  “所以现在一直有那样一句话,众人齐心前进方可远,无团独游寸步也难行。”
  “所以记住,出门在外,不论如何都不能放松警惕,我们将以游者的身份,出现在江湖上。”
  李布沉默中点了点头。
  镜头一转,也不知过了多久,看太阳已是正午时,毒辣的阳光直射。
  此时寒下有屋的大门被两只手拉合关上,那正是李布刘顺所为,做完这一切,二人站在了门外发呆片刻。
  看着寒下有屋的大门,刘顺满是回忆的说道:“寒下有屋,也住了一阵子了,别说,还生了感情,或许等我完成使命还会回来吧!”
  锁好大门,刘顺看了看李布,随后开口说道:“李布,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从今以后,我们一伙人就是逍遥游者,好了,注意安全。”
  “希望我们明阳城见面的时候,是四个齐聚吧!祝你拉人成功,也祝我能够说服段翰,告辞!”
  刘顺留下这样的言语后,便转身极速跑离了,留下李布一人,独自站在了寒下有屋的门口。
  迎着刺肤阳光,李布徒步来到刘榕母的家门口,最后观察一番后,径直入院,再而进屋。
  “哟!你来了?”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在屋子里随便转了转,看了看。
  刘榕母开口道:“女儿她去买菜了,不在家。”
  李布笑道:“哦哦,好的,我只是再多看几眼,或许几天后我就会离开这里了。”
  刘榕母问道:“哦?你要去哪儿?”
  李布坐在刘榕母对面,开口说道:“准备去皇宫。”
  刘榕母点了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也要告诫你几句。”
  李布坐直了身子,洗耳恭听。
  刘榕母开口道:“在这个世界,你万不可以大意,从我们这里去皇都燕长安,需要路途三个月。”
  “加上中途,你们定会遇到各种事情,延缓时长,最快也要四个半月才能够顺利抵达燕长安。”
  “除此之外,且不说路上吃住,如果碰到抢劫的强盗,也怕你束手无策啊!所以……”
  刘榕母顿了顿,李布刚好耸耸肩膀插话道:“没关系的,我会武功。”
  刘榕母扬扬眉毛,满是慈祥的笑道:“会武功?人家有团队,少则十人多则吓人,如果条件允许,最好能够途中收集同伴相随,否则寸步难行。”
  “你此次前往燕长安,必然是游子身,一路上定然困难险阻。”
  “记住一句话,不要轻视任何人,即便是比你小的孩子。”
  刘榕母的言语虽然带着玩笑式,但是李布也能够察觉到话中暗藏的严肃,于是他开口说。
  “放心吧!刘祖姥姥,我有相随的人,一共四个,我们约定好了明阳城见面。”
  刘榕母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其它的我也不告诉你了,本来想要告诉你一个武学至尊,但是我认为你还是有天赋自我发现的。”
  李布听到这话,心领神会的明白了其言之意,所谓的武学至尊,不就是那气劲吗?
  气劲的两个拥有方法,一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发现,另一个是依靠别人的息,来催发自己的气劲。
  看来刘榕母还是希望李布自己发现,毕竟一手和二手还是有差距的。
  只可惜李布已经知道了气劲的存在,恐怕也只能练二手的了。
  就在李布以为自己以后如果有机会,肯定也只能练习二手气劲的时候,刘榕母给了他一个暗示。
  “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就用那纯粹的气功打跑了混子,你的武功我还是放心的,但是路上一定要小心为好。”
  这一条暗示很明显,何为纯粹,何为气功,稍微仔细想一想,那不就是在告诉他。
  曾经的柳下帝,气劲是自己本身发现的,而且是柳下帝身体里拥有的,想要运用气劲,只需要李布感受并且顺利催发罢了。
  有了这样一个消息,李布明显开心了不少。
  “我回来了娘,马上给您做饭。”
  听到王海洛的声音传来,还有那进门摆动物体的声音,刘榕母说道:“做多点饭菜,我们家来客了。”
  王海洛好奇的进屋观看,而后惊讶道:“哟!是小哥来了,想吃点什么?”
  李布望着这个妇女,微微一笑道:“我吃什么都可以,我随便,谢谢了!”
  王海洛也回之一笑道:“好吧!那我知道了。”随后走去外屋开始准备饭菜。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布又与刘榕母聊了聊她年轻时有趣的故事,没过多久,便从外屋传来了饭香。
  “开饭喽!”
  “正宗醋芹,还有我在外学会的新品,酥饼和胡饼。”
  放下筷子,王海洛又去了外屋,李布看着这三道菜直流口水。
  刘榕母笑道:“吃吧吃吧!是不是在寒下有屋挨饿了?”
  李布苦着脸点了点头,别说挨饿了,压根就没吃饭,还一直战斗了一晚上。
  但是出于礼貌,李布还是忍着暂不动筷,长辈没动,晚辈怎么能随便拿起就吃?
  “来来来,还有大白米,快吃啊,干瞪眼干啥呢?”王海洛一边笑着,一边忙活。
  “最后凉菜,花生豆腐冷,好了,猜你们会喜欢。”
  李布都流口水了。
  刘榕母慈祥的大笑道:“好,这顿饭给你送行,以后未必吃的上了,来,多吃点。”
  刘榕母给李布夹了一筷子芹菜,李布道谢,随后三人开心的坐在一起有吃有聊。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李布近年来最后一顿,最安稳,最开心,最美味的饭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