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九章 太急太极

  猛虎拳,特点和之前刘利树的喙手差不多,都是把动物的优点,象形到人体上,发挥其最大作用。
  牛素此时运用的,就是象形拳之猛虎,他的优势,本是猛虎拳之脚攻,现在腿受了伤,只能换成扑和抓。
  因为猛虎拳对于牛素来说,除了最熟悉的腿攻外,其次就是扑食象形和手技抓之象形。
  选择了本回合先出手的牛素,先是利用一个熟练的扑食,来到李布的面前约五步的位置。
  随后,双手摆出爪子状,一前一后,前爪身前,肌肉紧绷,后爪身后过头,猛扎马步,一腿伸长一腿弯曲,整体去看,威风十足。
  看到这个起手式,李布知晓对方要开始认真战斗了,而且是抱着一个急切想要开战的心态。
  上一世,李布对虎拳是多少了解一点的,现在看牛素的起手式,却发现与自己认知的不太一样。
  不过再一想,这个世界都与自己的认知不同,何况一个虎拳。
  冷冷一笑,李布则是摆出了一个太极拳的起手式,说是起手式,倒不如说是李布已经开始缓慢的练习太极拳了。
  就像是晨练的老爷爷,在广场练拳,李布此时就是这样,柔中带钢地开始打起了太极。
  牛素以为李布的举动是起手式,在等待了几十息后,李布还没停下,牛素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感觉对方这所谓的“起手式”,未免有些长了点吧?
  又过了好一会儿,李布依旧没停下,牛素一脸的黑线,这个李布怎么总是让人猜不透?
  场面安静了好久,大家都在看着李布打太极,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牛素再也忍不了了。
  “李布,等待对手准备起手式,是因为尊重武者,你现在在干什么?你那是起手式准备吗?你这起手式也太长了点吧?”
  牛素有些复杂情绪化,乃至于有气说不出。
  李布面无表情的看了牛素一眼,同时身子微微停顿了一下。
  看到这个举动,牛素以为李布听到自己说的话,即将就要开始战斗,索性立马准备好了自己的起手,等待李布的下一步举动。
  但是牛素万万没想到,随着他的起手式刚刚准备好,李布便再次开始练起了太极拳,压根没有战斗的意思。
  牛素嘴角抽搐,他一指李布道:“李布,你是在无视我吗?你是觉得你没准备好,我就不会动手吗?”
  “我告诉你,我给你一次机会,准备好与我认真对决,否则我管你准备多久,倒时可别怪我不客气。”
  李布听到这话,又顿了顿,同时面无表情的继续看了牛素一眼,后而张大了嘴巴,一副惊讶样。
  看到这一幕,牛素认为李布可能是被自己的那句话唬住了。
  想到这里,牛素就要准备展开战斗,于是他再次准备好虎拳起手式。
  牛素认真等待李布的动作,李布也同样注意到了牛素的模样,于是他仅是呆了呆,而后继续打着太极。
  牛素:“。。。”
  牛素厉声大喊道:“李布……”
  李布停顿,几息后再次开始打起太极。
  牛素受不了了,他直接朝着李布扑去,李布则是快速换了个地方,继续打太极。
  牛素的眼睛已经气红了,也不管那只伤腿了,直接用自己最自信的虎踢,朝着李布击去。
  李布暗下里微微一笑,同时雷脑运转,牛素破绽百出。
  在牛素靠近李布的时候,李布则是借助着他击过来的劲力,顺势拽着他的腿,将其甩下了擂台。
  李布做出甩的动作时,不忘加上一句:“你输在太容易急躁!”
  一句话结束,牛素已经落下擂台,看他那不服的脸色,李布朝他吐舌笑了笑,牛素瞪着眼睛就要上台继续决斗,只可惜被天韦王的部下拉了出去。
  李布耸耸肩膀,看来这牛素是被气着了,一会儿自己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
  李布摸着下巴,无比认真的思考着,当然,这一战李布也顺利进入二强,也就是银赛胜者其一。
  打到现在,李布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已经能够拿到奖励了,就算是银子当盘惨,也足够他好长时间的饭钱了。
  就算是顿顿吃馒头,也够支撑他漫长的逍遥游行,足矣。
  想到这里,李布满足的走下擂台,下一战是沈留和另一个武者。
  沈留的战斗,实话李布压根看不下去,其一是沈留的战斗方式看的有些别扭,其二是李布对看比武并不太感兴趣。
  探索柳下帝的武学记忆,也仅是出于一个保护意识,以及一个探索兴趣。
  走出擂台,来到了准备区一层,便有人来到了李布的身边。
  那人穿的衣服比较朴素,不过大体可以看出是天韦王的部下。
  天韦王部下这时就站在了李布的面前,拦下李布,他便急忙开口说道:“李布是吧?决赛是在午后残阳时,现在可以休息了。”
  话音刚落,那人就慌忙离开了,看来还挺着急的,应该是事情比较多,所以显得比较利索。
  李布耸耸肩膀,看来决赛是在下午,而且是差不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
  走出准备区,来到比武擂台的对面阴凉地,此时沈留和他的对手已经开始准备了。
  李布粗略观察了一下,大致判断是沈留胜。
  有了这个判断,李布也就不会再去观战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看太阳,时间还早,李布要赶忙去小矮子家药铺看看眼睛。
  眼睛的模糊程度是越来越厉害了,李布害怕真出什么事情,于是在赶往药铺的路上,也逐渐加快了脚步。
  “把这个带回去,早晚各一次,就可以了。”
  大步踏进小矮子家的药铺,此时小矮子还在给一个老阿婆抓药。
  过程看似比较繁琐,李布也不去打扰,仅是站在一边等着。
  待老阿婆走后,小矮子跳下踩着的凳子,瞬间矮了不少。
  “李布?比赛怎么样?”小矮子开口问道。
  李布回答道:“打到金赛了。”
  听到李布这话,小矮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是吧?这么强啊?”
  李布谦虚道:“还好吧!运气运气。”
  小矮子微笑一声:“还真谦虚,哈哈哈!”
  李布耸耸肩膀,小矮子看了看李布,二人沉默了片刻,小矮子这才开始问到主题:“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李布叹了口气,开始给小矮子讲自己眼睛的经历,也就是昨夜发生的一切,以及过后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