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八十一章 想通了

  简单逛了逛令湖街后,李布分别给自己和杨幺买了几身衣服,准备出游的时候换洗穿戴。
  原本杨幺根本不想要李布帮他买衣服,后来也是因为李布的几句话,勉强接受了。
  李布告诉他,既然以后结伴而行,那么难免就会有人受伤生病,到了那个时候怎么办?不就是需要小矮子杨幺来治疗了吗?
  但是杨幺又和李布非亲非故的,一生病一受伤,就去找杨幺,首先他为什么帮你?其次是就算帮了你,那恩情也是大了去了。
  所以说,给小矮子杨幺买衣服,也就当成了李布提前的一个还人情了。
  按照这个思路,李布和杨幺说了好久,他才答应收李布送的衣服。
  不得不说,杨幺换了新衣服,确实是比之前好看多了,也更可爱了。
  李布还给他的脖子上买了一个大大的围脖圈,套上去以后撑着脸,更显可爱。
  买过了衣服,李布也就没什么心情继续逛街了,他想要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出发,开始他这一世追求目标的第一步。
  走出衣服店,李布对着小矮子杨幺说道:“杨幺,我就不逛了,想回去了,你呢?”
  杨幺清了清嗓子,在李布嗓边喊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李布笑了笑道:“不必了,你也早些回去吧!我明天和离文竹去药铺找你。”
  杨幺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也回去了,你路上慢点,这听不见也看不清的,最容易出事了。”
  李布拍了拍小矮子的肩膀自信道:“没事的!你早点回去吧,我走了。”
  如此这般,虽然不知道离文竹去了哪里,但是道别了杨幺之后,李布便朝着离府自己暂时的房间走去。
  回府的路上,李布低着头失落地走着,当人在连连受挫后,总会选择独自在一个地方,安静地想些什么,李布现在就是这样。
  同样的一个坑,李布跳进去两次,此时此刻,独自走在小街上,李布也在想着到底值不值。
  李布想不明白,自己本是抱着善心,去帮助街头遇难的孩子,怎么反倒是自己落得一身悲剧。
  “怪不得没人去救,因为这一伙人的出现,已经改变了老百姓的想法。”李布自言自语的说着。
  没错,就是因为这伙人总是借着别人的善良,去完成自己的什么什么事情,导致百姓也有了免疫。
  难怪只有自己傻傻的冲了过去,周围的人压根就装作没看见,原因就在这里。
  根据李布的了解,百姓应该就是心最诚人最善的了,导致他们不去怜悯反而躲,这伙人是有多么的恶?
  想着这些,李布也自然是明白,自己的两次受害,肯定乃一伙人所为。
  因为不论是他们的小瓷瓶,还是似曾相识的一个套路,都是相同的,类似的。
  皆是依靠自己的可怜,吸引善良的怜悯,而后掏出一模一样的小瓷瓶,做出一样的事情。
  叹了口气,李布始终还在怀疑,自己那么傻乎乎的去帮助他们,到底值不值?
  回府的路上,李布就这样低着头想着这些事情,这就是他的性格,一旦有了什么事情,肯定就要选择独自一人散步静想。
  上一世,有了受挫的事情,李布总会听着音乐,行走在公园的小路上,吹着凉风,可以放缓自己的情绪。
  不知不觉,李布摸了摸自己耳朵上被老鼠咬的口子,此时的他,已经站在了离府的大门口。
  看了看门上的大牌,写着的“离府”两个大字,李布毫无含义地笑了笑,而后便踏了进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布开始点灯,不得不说,眼前模糊的他险些把自己的手给烫了,好在顺利点着了。
  灯明后,李布又将桌椅移开,整理出一个足够大的空地。
  缓缓站在空地的中间,李布闭上了双眼,此时的他格外安静,毕竟耳朵也被塞上了,想不安静都不行。
  回想着柳下帝独家的武学,李布开始练拳,也就是那个唯一可以想起的热身式,那个当时赢了比武的健身操。
  李布有感觉,那就是柳下帝的记忆中,肯定有着完整的一套武功,只不过李布只能看到一个热身式罢了。
  想要知道更多的柳下帝武学记忆,就只能去探索回忆,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实战出真学,以及练习引记忆。
  就像是你忘了一件事情,但是当你在做另一件类似的事情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个道理。
  不过此时的李布,练拳不是为了探索记忆,而仅是为了不让自己在思考一件事情的时候无事可做。
  正如散步思考一样,李布发现,其实练武的时候思考,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打拳热身式,李布反反复复打了数十遍,同时心中想着之前没想透的事情。
  汗水逐渐从李布的额头流出,李布也是倍感舒适,这个时候的头脑也是清楚了不少。
  不得不说,这练武确实是健身,而且还能够清除头脑中的杂物杂想。
  大约是做到了第十五遍,李布打完最后一个动作后,沉着气喊出一个字来:“值!”
  这个字的意思,就是之前李布所想的,自己傻乎乎的去救一个会害自己的人,到底值不值,李布说:“值!”
  为什么要这么说,李布刚才在心中仔细的想了一下,首先把这件事情剖析去看。
  就个人而言,自己去做,就是一件好人好事,但若是结合在一起,那么则显得自己很傻,极似农夫与蛇的故事。
  这个时候再看到底值不值,李布认为,既然自己的性格就是那种见不得孩子委屈的人,给予应该的帮助不是必须的吗?
  上一世就是如此,这一世亦是如此,他怎么能因为出现这样的悲剧,而改变曾经坚持了那么长时间的事情?
  但是反过来再想,如果明知会被害但是又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李布又该怎么办?值不值得去给予帮助?
  答案还是一个字:“值!”
  不管结果如何,暖心的事情不能不做,该有的警惕不能没有。
  所以说,下次如果碰到了类似的事情,自己就用着现有的能力,去进行帮助的同时,保护好自己,
  李布停止了打拳,他微微一笑躺在床上歇息,这也算是给了他一个教训。
  下一次不论遇到什么事情,先开雷脑,绷紧神经,提高警惕后,再去进行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这样一来,既提高了安全,也可以更好的摆平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