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二十五章 大布局

  弯月挂半天,晚风拂清冷,怎知长夜漫漫,琴中魔音,却也醉人心。
  寒下有屋一层西北屋,一少年坐于门口,一手古筝弹出了各种柔情。
  “段翰,你回来了?你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又拿出这破旧不堪的琴来?有心事啊?”
  段翰苦笑一声,仅自我陶醉其中,未回答他问。
  踏踏踏……砰……
  正是此时,当寒下有屋所有青年,皆在安静中做着自己的事情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见范大力带着一众乞丐闯了进来。
  看到来人,段翰冷笑一声,干脆了当的拽弦弹去,一个乞丐小弟的腿,瞬间被穿出了血。
  “啊啊啊……”
  看到这一幕,范大力眯上了眼睛:“还有练家子?”
  同样察觉到威胁,范大力身旁的一个高位乞丐问道:“老大,不是说赵山胡和陈夺,已经把这里的练家子,引去我们那里解决了吗?”
  “再者说,我们的主力也在那边营里,这种情况对我们来说很不妙啊!”
  范大力摇了摇头道:“不清楚,这里卧虎藏龙,还是小心为妙,你们去找石头和图,我来会会他。”
  高位乞丐点了点头,随后指挥着众乞丐开始搜查寒下有屋每个房间。
  与此同时,范大力朝着段翰一步步走去。
  “小兄弟看着面生啊?新来的吗?”
  段翰没有说话,而是一脸轻藐的看着范大力,这顿时让范大力有些生气。
  范大力仅知先下手为强,而后率先挥拳而去,段翰则起身踢起古筝,将其当成武器,与范大力展开了对决。
  二人交手五十有余后,段翰单依靠古筝,便是限制住了范大力的双手。
  “早知你心怀不轨,打着我寒下有屋密图的心思,小爷我已经等你多时了。”
  听着段翰的言语,范大力不屑一笑,随后踹断古筝,挣脱束缚后,一边进攻一边说道。
  “没发现你这练家子,是我的疏忽,不过恐怕你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了。”
  段翰微微一笑道:“哦?是吗?巧在我已经通知闻羽狐回家了,本来没什么事,现在看来是有了,再者说,用不了多久,陈夺他们也会回来救场。”
  听着段翰这井底之蛙一般的发言,范大力笑了:“哈哈哈,好好好,我等着他们。”
  段翰听着范大力的发言,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不过也没有多想,只能极力的去与他交手,尽量延迟时间。
  “大哥,我找到一张图。”
  “大哥,一块雕字石牌已经找到。”
  “大哥,我尽力了,只找到了一图一石牌。”
  听着身后小弟陆续的报告,段翰越发紧张,范大力则无比开心,二人表情恰好相反。
  “该死,怎么还不回来?往常这个时候已经回来了呀?”
  范大力望着段翰的紧张模样,发现他漏洞百出,于是三两下便击垮踹倒了他。
  踩在段翰的肚子上,范大力说道:“不用等了,他们短时间里不会回来,而我,便会拿着全部的石牌和图纸,完成我该完成的大业,哈哈哈。”
  段翰心急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范大力弯腰贴近段翰,摆出一副欠揍模样说道:“他们现在恐怕还在我们营里喝茶呢吧!”
  段翰瞪着眼睛,焦急中大喊一声:“快回来啊!陈夺,离文竹,刘顺,再不回来,寒下有屋的存在就该没有意义了。”
  言罢,段翰翻身一脚,踢开范大力后,他起身摆出武打起手式,同时大喊道:“只要拖住你,一定能守到他们回家。”
  寒下有屋这边,范大力已经展开了计划,与此同时,位于乞丐一派的营地中,纯享受一众居所仓库门口。
  李布逐渐靠近打鼾的巡查小弟,随后一副微笑模样面对着他,直到小弟觉得阴风刺激脸部,这才睁开了眼睛。
  “啊啊啊……”
  被这莫名其妙靠近的笑脸吓了一跳,巡查小弟拍着胸脯站了起来:“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谁这么无聊,原来是你啊!”
  巡查小弟的开场白着实惊煞李布,这使得李布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你不是应该说,什么人?然后直接动手打我吗?你这是什么反应?难不成你认识我?”
  巡查小弟被李布这一问提醒了自己,只见他皱着脸一拍脑门,就像是忘了什么似得。
  “哎呦!你看我这脑袋,本打算演出戏的,结果还给忘了,这搞得露馅了。”
  小弟自言自语着,随后他看了看李布,接着摆出一脸请求模样道:“那个,咱们可以重来一次吗?”
  李布被这家伙说的越发迷茫了,只见那巡查小弟说完这句话,便再次靠墙坐下假装打鼾。
  李布与雪灵雀静愣神了,刚巧就在此时,巡查小弟突然之间惊醒,然后起身自转了一圈,同时大喊:“什么人?哇呀呀呀!气哩咙咚呛,拿命……来!”
  只见巡查小弟一口戏腔,在他说最后一个“来”字的同时,身子猛然定格,眼睛瞪得溜圆,正视着李布。
  李布点了点头,随后与雪灵雀静对视一眼,二人一齐拍手称赞。
  “好好好,好好好。”
  雪灵雀静似乎是上瘾了,居然兴奋大喊了起来:“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这一喊惊了李布,他立马捂住雪灵雀静的嘴,随后贴近她的耳朵低声道:“小点声,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需要低调。”
  雪灵雀静这才回神,接着羞涩中包含尴尬的轻捂自己的嘴:“不好意思,柳哥哥,激动了。”
  巡查小弟被这二人夸赞,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多谢夸奖,其实我真的很喜欢戏,只是没钱学。”
  李布望着巡查小弟,点了点头道:“有梦想是好的,那你应该努力去实现啊,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当小弟呢?”
  巡查小弟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啊,我家里母亲重病没法下床,在这里我能拿到不少好食材,也可以带回去给母亲品尝。”
  “如果我努力了自己的梦想,那我母亲怎么办?倒不如留些精力照顾,所以也就没时间去唱戏学戏了。”
  李布同情理解的拍了拍巡查小弟:“生活不易呀!不过看你挺有天赋的呀!可惜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巡查小弟羞涩道:“你就叫我鸡蛋吧!我打生下来就一直这么被人叫的。”
  李布挠了挠脸蛋,耸耸肩膀道:“鸡蛋,这名字挺好的。”
  李布倒也理解这名字的普通,不过雪灵雀静却在这个时候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鸡蛋?你叫鸡蛋?哈哈哈。”
  李布嘴角抽搐,连忙再次捂住她的嘴:“你知道你的缺点是什么吗?”
  雪灵雀静哒吧哒吧眼睛,瞳孔其中充满神色的看着李布,表示疑问。
  李布瞅着她这个模样,叹了口气道:“你总是不能安静。”
  雪灵雀静听到这话,低下了头乖乖的站着不动了。
  鸡蛋这个时候开口道:“不碍事的话,我带你们转一转这里吧?我也好再回忆一番,这个地方有我多年的回忆,别说还挺难忘的。”
  这话一出,顿时让李布紧张了起来。
  察觉到李布的警惕心,鸡蛋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院内没人的,都去了寒下有屋,唯一留在营里的,只有我们七大主力。”
  鸡蛋这样说,李布却不能平静了:“你的意思是说,这里的乞丐,绝大部分都去了寒下有屋?留在家的只有七个人?”
  鸡蛋点了点头。
  李布皱起了眉毛,有点想不通。
  鸡蛋拍了拍李布的肩膀说道:“没事的,别太在意,放松点,就像我一样。”
  望着鸡蛋那并不紧张的神色,李布疑惑的问道:“如果没猜错得话,你是七大主力之一,那么我岂不是你的猎物?”
  鸡蛋苦笑一声道:“我只是个没用的废物,我想开了,等我找机会拿回属于我母亲的东西,我就回家种地,反正我的人生也就是这样了。”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本来的任务是看着你的行踪,然后去报告陈夺那家伙,呵呵,就是个不被重视的一个任务罢了,我也懒得去做。”
  “我知道,你是武家,虽然我是主力之一,却也懒得动手了,像我这种炮灰,在这个团队只有挨打背锅的份。”
  鸡蛋突然之间自暴自弃,同时说出了一点线索问题,李布想了想,决定尝试一下,问一问关键的线索,因为他感觉这次的计划似乎不简单。
  “鸡蛋兄,你所言是何意?怎么感觉你在这里并不乐观?”李布问。
  鸡蛋回答道:“你不知道,之前安排任务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
  “我得知范大力背着我们这些人去我们自己家里抢夺资源。”
  “所以质问他,并且讨要抢去的东西,结果却是可笑的。”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昨天我回家,母亲一脸严肃,还用她那无力的手打我,我问母亲怎么了,母亲说我是强盗,结果因为这个导致她病更重了。”
  “最后我才知道,是范大力带人抢了我母亲的东西,里边有祖辈流传的镯子,很珍贵,那可是我母亲的命,结果被抢去了。”
  “不仅如此,范大力还当着我母亲的面,说我和他是一伙的,都是强盗。”
  “说我每次拿回去的肉,饭菜,都是欺压百姓,抢夺烧打带回去的。”
  “我……”鸡蛋说着说着,便是哭了起来,那是一个男人的失声痛哭。
  李布正打算上前劝说些好听的话,结果鸡蛋再次开口。
  “是他先无情,别怪我无意,李布兄,我们做个交易吧!这也是我刚才想了很久的。”
  李布疑惑道:“什么意思?”
  鸡蛋解释道:“在你和陈夺进仓库的时候,我就已经偷听了你们的对话,看来你还蒙在鼓里,所以那个时候我就想好了一些对策。”
  李布皱着眉头,鸡蛋继续道:“李布兄别急,听我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