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章 战将

  寒下有屋的一众少年,因为李布的言语,而惊的合不拢嘴,表示这种结果他们都没有想到。
  本以为李布会被逼迫无奈,最后经过陈夺的审问,挖出潜在的那一伙乞丐,没成想来了个反转。
  没错,李布居然同意了陈夺的要求,并且愿意帮助他们抓住盗贼乞丐一伙。
  陈夺发现李布同意了,心中暗自窃喜,但是表面还要做做样子,重点是寒下有屋的少年们还看着呢。
  于是陈夺摆出一副皱眉凶眼的模样,狠狠看着李布,同时握紧拳头,满怀不爽的说道:“你确定吗?你真的要这么做?”
  李布叹了口气,极其无奈道:“那你要我怎么办?既不放我走,又冤枉我为盗贼,我总要做点什么来证明一下自己吧!”
  陈夺笑了,计划有门儿了,想到这里,他便装作咬着牙,硬生生挤出几个字道:“好,你有种,你打算怎么做?要我们放开你回去,你单挑他们?还是打算现在给你的同伙发信号?”
  “别以为我不知道,每次我们收集齐食物,你们总能够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偷走,这一次不论如何,我也要将你们全部拿下。”
  李布扶着下巴,看着陈夺的样子,看来多次被偷,他们也是容忍到了极点。
  李布半侧着脑袋,斜着眼看向天空,思索了片刻后,猛然正眼看向陈夺:“有了!”
  陈夺疑惑,李布解释道:“既然他们会在你们收集好食物后准时来偷,那我们倒不如大方炫耀自己食材多多,也好吸引他们前来。”
  听到这话,陈夺暗自点头,但是为了让周围的少年们相信且配合,他直接抬起手阻止李布说下去,接着自己说道。
  “不行,我们的食物本身就不是很多,再来?我们就只能吃土了。”
  李布接着陈夺的那句话说道:“我们可以埋伏起来,这样不就能够抓到他们了吗?”
  陈夺心想,还以为能想出个什么办法,原来还是这么老套,最起码铺点陷阱也好啊!
  吐槽一番后,陈夺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他自己满足了,毕竟对面这小子已经掉进了自己的坑中。
  虽然心里有着别样的想法,但是表面上陈夺还是冷笑一声,只要一直表现出不相信李布,那么也就能够让李布更多的解释,也好信服众人。
  自己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旁观者,陈夺一边心想,一边开口:“你以为我们不想吗?谁知道你们使了什么诡计。”
  “每次我们准备好食材,都会守护一段时间,只可惜,尽管那样,食材还是会在当天夜里奇怪的丢掉。”
  李布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愁眉不展:“食物都守不住……”
  在道出这句话时,李布感受到了寒下有屋一众少年那不服的眼神,所以也就越说声音越小,与此同时,开始思考对策。
  忽然一拍桌子,李布笑了:“没关系,你大可信我一次,我们继续大肆宣扬,随后你们把收集的食材要每个人分开藏起来,这样可以减少丢失。”
  陈夺听到这话,感受到寒下有屋众少年倒吸一口凉气的举动,于是他表现出一副坐不住了,且直接站起身来的紧张模样。
  如此这般,陈夺无比紧张的看着李布:“你怎么知道的?我们把食物分开,为何你能够知晓?这可是我们内部的消息。”
  李布张大了嘴,接着晃晃脑袋,清了清嗓子道:“那没问题了,既然都这样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进行。”
  陈夺道:“我怎么信你。”
  李布捂着脑门道:“既然已经把食物分开了,那么你怎么还这么惧怕吸引盗贼一伙前来?”
  陈夺低下了头,随后笑着抬起,只眼盯着李布:“你是不是想要带着自己人,对着我们耍什么花招?”
  李布叹了口气:“如果你再这样对我没有信任,那我们的行动难以团结,这样只会失败。”
  此时僵在了这里,离文竹不知何时上二层转了一圈,刚好这个时候来到院子,只见他走到陈夺面前,随后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
  听完离文竹的言语,陈夺点了点头,皱着眉看着李布,同时开口了。
  “记住,我们仅信你一次。”
  听到这话,李布笑道:“这样甚好。”
  离文竹的意思,其实就是大家都感觉可以信李布一次,反正被偷也不是一次两次,兴许这次能成功抓到这么一伙人。
  听到这话,陈夺自然是放松了,大家都信了,自己也就不用再演戏了,直接步入正题。
  不过怀疑的模样不能放下,于是陈夺表现出纠结,持续做出一副不相信李布的神情。
  看着陈夺的模样,李布也只能表示无奈,这对面的壮汉似乎就像个傻子一样,他也只能默默忍受着。
  “我们明天就开始大肆宣扬,晚上埋伏在各个地方,眼睛不离开食材的位置,我就不信他们能够隔空取物。”
  李布这样说着,陈夺也相继点了点头,同时大声对着看戏的那群少年说道:“都听到了没有,为了我们的食材,我们该怎么做?”
  周围吵吵闹闹了起来。
  “没问题陈大哥!”
  “听到了,哈哈哈,我看这方法可行。”
  “反正我们还有一个防范,没什么可怀疑的!”
  周围纷纷道出可行,陈夺也算是得到了些许安慰,计划可行,这一次必将成功。
  陈夺:“好了各位兄弟们,回去睡吧!明天我们就开始进行。”
  少年们一个接着一个回去了,李布此时再次叫住了陈夺:“今天能否留我住一夜?”
  听到这话,陈夺转身看向李布,这可不行,好不容易得到大伙一致肯定,不能被这些细节毁掉
  “你肯定知道我们食物的所有地方,我可不敢让你住进来。”
  李布再次无奈,得,这是把自己当成神仙看了。
  眼睛呆呆的看着他们全部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布只能把桌凳拼接一下,凑合着睡一晚。
  为了摆脱怀疑,所以李布绝对不能离开这个院子,这样也好保证自己的在场证明,省的他们丢了什么都怪自己。
  闭着眼睛,就在他快要睡觉的时候,一股跳楼感传来,这是熟悉的梦境,表示大脑在检测身体健康,是一种常见现象。
  但是这种现象,却是启动了他的能力。
  眼中,他看到一人鬼鬼祟祟进入某个房间,随后便是通过后门来到了寒下有屋后边,接着跑去了河边。
  这一举动引起了李布的怀疑。
  李布睁开眼睛,刚好赶上了重演。
  “我倒是要看你想做些什么!”
  根据之前陈夺的言语,李布感觉在这寒下有屋,必然是有眼线卧底,也就是探子。
  只是李布发现这探子也太明显了吧?各种动作,各种声音,就好像不被自己发现,绝不行动的样子,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种他在拍戏的感觉。
  “这……好专业啊!”不过李布没有怎么怀疑,他认为或许古代人和现代人有着不同的方式思维吧!
  此时此刻,李布已经把电视剧里的古代,和此时此刻的古代,画上了一个等号。
  眼瞅着神秘人进入了那个有后门的房间,李布便是跟着那个身影,来到了寒下有屋后边。
  正当李布打算继续跟随的时候,侧边飞速奔来一个战将,似乎是冲着李布来的。
  “柳下帝,你要我好找啊!”
  那人速度极快,上来便是一记飞踢。
  能力启动,李布连忙躲闪,战将紧跟,最后一套组合,直接将李布击倒,而后吐出了一口血。
  尽管是能够预测先知,李布还是败了,可见此人实力很强。
  “你是谁?”李布问道。
  战将高傲的抬着头,利用下眼光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布:“几年不见,你变弱了呀!柳下。”
  听到这熟悉的口吻,李布仅觉得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不过可以理解的,必然是此人源于乞丐的身世。
  恐怕这将军所认识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这去世的乞丐。
  但是他为什么说我变弱了?难不成乞丐曾经很强吗?那我是否能够凭感觉打出几套呢?
  凭借着这样的想法,李布起身率先打出一拳,战将可想而知的躲开,随后战将跟上了一拳,李布依靠能力躲开。
  二人就这样你一拳我一掌,别说,李布还真的找到了点感觉。
  “真没想到,柳下帝竟然能够在这样一个地方隐居,还真会找地方。”
  一边对拳,战将一边说着,李布没有还口,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战将继续说道:“你的仇还报吗?你就打算这样忍受下去了?你忘了你捡的野女儿,你的小丫鬟妹妹,还有你哥哥……”
  每多听一个字,李布的眉毛便会皱紧一些,看来这乞丐的曾经有很多故事。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李布开口了:“我不是柳下,我叫李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战将嘴角抽搐,随即猛然挥出一拳,在击倒李布的同时,他开口大喊道:“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李布吐血,好在乞丐身强体壮,并无大碍。
  就在这时,外边一队骑马士兵转悠,他们举着火把,只听某兵说道:“将军大人呢?”
  隐约听到这话,想必战将也听到了。
  “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言罢,战将疾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