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一百零五章 韩清的故事 二

  白医师看着昏睡的韩清,满是自信地开口说道:“临十学府,那里有着最佳的增强体质的方法,正适合调整病态体质,要不您考虑考虑?”
  原本听到白医师能够医治病态体质的口吻,老太太还很开心,正如漆黑的道路上亮起的小火苗一般,虽黑却有希望。
  但是白医师随之而来的一句话,却像是一盆水,冷酷无情地一盆凉水,就那样干脆利落地将希望的火苗浇灭。
  老太太心寒,那盆水也很凉,足够低的低温,使得希望之火再无重燃的机会。
  临十学府,那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要不凭财力,要不凭实力,要不就是凭背景。
  想到这些,老太太唯有用着哀求的语气,和白医师讲道:“白医师,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听着老太太的语气,白医师也是心软了下来:“病态体质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强体质,但是增强体质又不能像普通人那样。”
  “我的建议是去临十学府,哪里有着专门的增强体质的方法,不论是病态体质,还是疾病缠身,都是能够有效调理的。”
  说到这里,白医师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太太,以及两个小孩的穿着,随后恍然大悟,看来对方的家庭不是很富裕,也没有什么实力和背景。
  明白了这个道理,白医师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吃药和开心。”
  听到这个方法,老太太眼睛亮了,这个方法好,最起码是在力所能及的地方下功夫。
  老太太连忙问道:“白医师,这个方法具体怎么做?”
  白医师摸了摸幼年韩清的额头,开口解释道:“我给你开几副药,配合着药,再加上开心的心情,虽然不能够增强体质,但是最起码可以有效调理。”
  就这样,最初的解决方法定下来了,就是每天的开心活泼,以及草药调理。
  不久过后,两个孩子长大了不少,大约也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当然也正是此时,韩清姐妹的奶奶,于留下这样一句话:“姐姐,你的责任就是保护妹妹。”而后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韩清的过分伤心,导致她的病情再现,并且比幼年时期还要严重上几分。
  这般多重的打击,自然是使得姐姐成长了不少。
  为了不让妹妹总受其他男孩的欺负,姐姐便开始疯狂的训练自己,直至成为一个谁也打不过的胖子。
  如此这般,力大无穷的姐姐,便成为了韩清接下来人生当中的守护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十五岁的时候,思想的开化,使得韩清不再那么能够笑得出来,因此病态体质在这个时候也是越来越明显。
  总是生病,总是受伤,总是发烧,姐姐认为这不是个办法,于是便再次去寻找白医师。
  白医师帮着韩清看了看病,而后皱了皱眉头说道:“没别的办法了,临十武学的热身式加上适当的草药调理,本应该就是当初年幼时最好的方法,现在再那样做就晚了。”
  发现白医师也没有了办法,姐姐很是着急,那该如何是好?当初的家境贫寒,压根就没有那个实力上临十学府。
  就在姐姐犯愁的时候,白医师再次开口说道:“临十学府的果字门,有着一个皇朝退乡的高级武者。”
  听到白医师突然这么说,姐姐很是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看出了姐姐的疑问,白医师继续开口说道:“那位高级武者,就是当今临十学府果字门的大师父。”
  “我现在确实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了,对于我来说,我给你们的方法,就是去临十锻炼,必然会康复。”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果字门的师父,那是皇朝回来的武者,必定是见多识广,肯定是有方法的。”
  听着白医师的建议,姐姐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开口说道:“也就是说,不论如何,也要去一趟临十学府,才有可能让我妹妹病态体质好转吗?”
  白医师点了点头,姐姐叹了口气道:“好吧!就这么办了,多谢白医师的建议。”
  就这样,姐姐回到家中,开始给妹妹想办法,到底该如何才能够踏入临十学府。
  想了一晚上,姐姐第二天便朝着临十山走去,当她被拦在门外后,姐姐开口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进临十学习吗?”
  不得不说,姐姐这样的一句问话,导致看山门的临十弟子们大笑不止。
  “胖子?想进我们临十学府?就凭你啊?差的远了。”
  韩清永远忘不了,当时的姐姐,可是带着满身伤痕的回到家中,即便如此,还开玩笑称之摔倒所致。
  如此这般,姐姐每每出去,疲惫回家,韩清深知那是姐姐为了自己能够进入临十,在吃着双倍的苦。
  最终,也不知姐姐做了什么,韩清居然真的顺利进入了临十果字门学习。
  当然,韩清也在之后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自己之所以能够进入临十。
  并不是姐姐的举动感动了谁,而是韩清有一次陪姐姐逛街的同时,被临十果字师父的儿子,吴兵者看对了。
  妹妹进入了临十,姐姐也如愿了,同时姐姐还告诉了师父韩清的病态身体,师父也明白该如何去做,这便使得姐姐彻底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
  讲到这里,韩清病态的整个故事算是结束了,听完白爷爷的讲述,杨幺也是对韩清生出了怜悯之心。
  从小到大支撑着病体,和姐姐相依为命生活到现在,简直是不容易。
  杨幺与白爷爷同时沉默了许久,突然之间杨幺开口打破二人的沉默。
  “白前辈,那韩清这种病真的就只有那一种办法吗?”杨幺问道。
  白爷爷想了想开口解释道:“没什么办法的,天生的病态体质,和出生后营养不良的体质是两种体质。”
  “第一种的天生病态,几乎是毫无办法,只能尽可能的去保持心情,或者是适当增强体质。”
  “第二种出生后营养不良,这种相对来说好治一点,只要好好调理一下肠胃,很快就恢复了。”
  听完白爷爷的解释,杨幺点了点头,随后掏出纸笔,认真记下一笔。
  这一边的聊天和讲故事,算是告一段落了,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墙角。
  李布缓缓走了过去,这个时候的白爷爷还在给杨幺讲着韩清的曾经。
  李布靠近韩清,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后背,整理了一下语言,最后开口说道:“韩清,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说完这句话,李布看到韩清落泪了,于是他连忙扶着韩清坐下,接着开口问道。
  “可以给我讲一讲你在临十学府到底发生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