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游者 > 第六十二章 眼睛看不见了

  雷脑在毫无操控的情况下,自动开始预测先知先觉,这种情况发生的前提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自己即将遇到危险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开启,这就是那份来源于内心深处,对待生命察觉的超感。
  也就是说,女孩突然起身,是要对自己做出什么危险害人的事情了。
  快速察觉到了女孩的意图,李布正欲慌忙躲闪,只是雷脑虽然有了开启的感觉,但是却并没有出现什么预测视角。
  这顿时让李布愣神了片刻,难不成是幻觉吗?还是说自己刚才的那丝雷脑感,仅是半睡半醒的梦。
  仅是好奇呆滞的一瞬间,女孩便将手中的小瓷瓶迅速打开,随后从里边泼出了粉末。
  粉末是白色的小颗粒状,就像是一种更轻更加微小些许的面粉。
  只见那被女孩用力泼出的粉末,径直朝着李布的眼睛飞去。
  粉末的速度很快,根本来不及反应,再加之雷脑没有给出预测,李布便更加来不及躲闪。
  “啊啊啊!”
  随着粉末入眼,李布只感觉辣的很,就像是涂有辣椒面的沙粒进入了眼睛,瞬间闭眼看不到了任何东西。
  泼完了白色粉末,随着一阵阵笑声,以及奔跑的脚步声越来越淡,女孩似乎是跑远了。
  此时此刻,这条小路上,只有李布一个人跪倒趴着痛苦,想揉眼睛却越揉越辣,而且还无比难受。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
  想要找水冲洗,但是李布知道,在这方圆百里,压根就没有河流,唯一可以解决的方法就是借水。
  只是就此时这种漆黑的夜,敲别人家的门借水,可想而知的难度,更何况李布的眼睛现在还无法睁开,更别提寻找人家了。
  沿着小路还要走好一阵子才是离城住人地,无法睁眼,就等于抓瞎,这可是容易走丢的节奏啊!
  “奇怪了,为什么雷脑有了感觉,却并没有预测呢?难不成是今天一白天消耗足够大导致的吗?”
  没办法解决眼睛的烧辣,李布也只能一边痛苦,一边思考着各种原因。
  真是够令人无奈的,女孩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一如既往地恶作剧吗?还是说自己真的帮错了人,正如闻羽狐所言那般?
  想不通女孩的动机,李布尝试睁眼,发现这根本行不通,只要睁眼,辣眼程度就会提升,导致越发难受。
  “到底是什么东西?辣椒面吗?可那不是红色的吗?姑娘喷我的分明是白色的。”
  在地上挣扎了好久,没办法,李布只能凭借着记忆,扶着墙小心翼翼地朝着离府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着,李布一边持续思考,雷脑刚才会不会是被限制了?
  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想法,正是因为李布体验过雷脑疲惫的感觉,虽然刚才自己确实很累,但那仅是身体的疲惫而并非精神。
  这句话听上去或许有些矛盾,但是真实的感觉确实是那样的。
  就像是你已经困到不行了,却还是能够判断明天该干什么,这是一个道理。
  而雷脑的疲惫是什么感觉?那是真的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累到分辨不出任何常理。
  由此可以看出,刚才雷脑是能够开启的,却不知被什么给限制住了,导致自己吃了亏。
  “到底是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李布开始有了警惕,如此来看,这个世界上是有着某种东西能够限制雷脑的。
  根据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原理,李布认为,应该尽快再次找到那个女孩,尽可能的挖出具体原因,否则今后自己会吃大亏。
  肯定了这个想法,李布现在还要解决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该如何回去?
  因为摸着墙走了半天,李布总感觉自己走错地方了,再加上对这个地方不那么熟悉,这种感觉便是更大了。
  “这是哪啊?”
  周围除了鸟叫声,就没了其他的声音,安静的很,就连风吹沙尘落地的声音,也是清脆入耳。
  “嘶……啊啊啊!”
  就在这时,李布的眼睛越来越辣了,乃至于转变到了疼痛,就是那种来自于整个眼球的范围痛。
  这份疼痛传到了大脑里,乃至于后脑勺,最终是天灵盖,阵阵疼痛一波强于一波,压根停不下来。
  捂着脑袋,坐在地上,李布揉着太阳穴,希望可以因此减轻一些疼痛,但这都是徒劳。
  随着疼痛的延续,李布的耳根也开始发炎了,同样地阵痛传来。
  这都是源于眼睛被粉末直击,导致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这可怎么办?如何是好?”李布开始心慌了。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出现了这档子事,很难让人心安啊!
  这就好比你上大学,离开了父母,突然生病,而且你又不知道病情严重与否,又没人照顾告诉,出现的未知恐惧。
  李布此时就是这种感受。
  本来以为进了眼睛,过后也就差不多好了,可是谁能知道,随着身体的疼痛部位越来越多,李布发现似乎事情并不简单。
  或许事情的严重性要高于自己的想象太多,也或许是自己吓自己,睡一觉也就好了。
  刚刚心中想到了睡觉,李布的困意也因此袭来,疼痛伴随着疲惫中的困倦,李布打算就地寻一个位置对付一晚。
  有了这样一个决定,李布摸着墙,找了一个看似角落的位置,随即便是坐下。
  就在李布打算倒头就睡的时候,突然发现衣服湿了,地上有水?不对,角落里的水,那不就是……
  “。。。”
  李布脸黑了,运气没有那么差劲吧?碰了碰湿的地方,叹了口气,只能再次寻找一个地方凑合着睡一晚了。
  又找了一个角落,李布坐了下去,靠着角落,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我这是做了什么大错事吗?两世为人的我居然运气一如既往的差劲。”李布自言自语地吐槽,随后放缓思绪就要倒头睡去。
  “嘘,小点声,别被发现了。”
  就在这时,李布的身边传来了说话声。
  李布顿时好奇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在这里?夜晚不出门难道不是这里的常识吗?
  “哥,哥,那边躺着一个人。”
  “咦?还真是,谁呀他是?”
  李布立马一紧,心中大感不妙的想到,不好,似乎是被发现了。
  脚步声逐渐靠近,李布充分的感觉到了对方两人的气场。
  闭着眼睛,莫名其妙中李布总感觉自己被好几双眼睛盯着观察,极不舒服。
  “哥,怎么办?”
  突然,一个特别靠近李布脸蛋的声音传出,还吹着气说着话。
  李布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没想到已经靠自己这么近了?
  随着那句话音刚落,也不知道那个所谓大哥的干了什么,周围突然就安静了。
  相对应地,李布只觉得周身出现了大大的危机感。